大唐专家首次详解MEC:对5G价值巨大 挑战在网络而非应用

作者:黄海峰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7.04.20 15:01 来源:通信世界网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经过2016年的发展,MEC(移动边缘计算)不再是过去神秘的概念,已经被业界所熟知。相比4G,5G业务更需要网络边缘下沉,当前5G又渐行渐近——这让MEC发展迎来春天。

如今,诸多产业链企业投身到MEC落地中。其中,较早发力MEC的大唐移动,已推出NEOsite+AgileSite的室内增值网络方案,提升运营商4G价值。

177729485.jpg

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网络产品高级专家 曾宪铎

目前,大唐移动与三大运营商在MEC方面合作紧密。据悉,结合自身的LTE-V、5G基站的技术,大唐移动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多地开展了联合试验基地的建设。而且,大唐移动已与中国移动签署C-RAN(Workshop of Wireless Cloud Networks)合作协议,推进C-RAN产业化进程。

“MEC处于一个与垂直应用业务协同发展、相互促进的阶段。尤其是随着5G技术的发展必然会促进杀手级应用的出现。现阶段大唐移动对MEC的定位是为运营商4G网络提供增值性服务。”近日,大唐移动网络产品高级专家曾宪铎如此告诉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他还详细分享了大唐移动对MEC的理解、试点的进展以及未来的发展建议。

MEC给运营商带来三大价值

MEC被认为是从扁平到边缘及面向5G的网络架构演进;面向超低时延需求,MEC实现网络的优化;MEC还是大流量内容“本地化”的关键。作为无线领域老牌厂商,大唐移动如何看MEC网络给运营商带来的价值?

曾宪铎表示,从5G应用热点高容量、低功耗、大连接等主要场景来看,5G无线接入网、核心网需要重构才能满足无线网络发展要求。

在热点高容量场景中用户体验速率1Gbit/s,峰值速率达到10Gbit/s,流量密度达到10Tbit/s每平方千米以上,这将对回传网络造成巨大压力。因此就需要业务向网络边缘尽可能下沉(下沉至边缘数据中心或者更靠近无线侧的传输设备),以尽早实现业务分流。

在低时延的场景中,运营商期望端到端的时延在毫秒数量级上,而当前的网络传输时延和业务处理时延在50ms左右。这也需要业务向网络边缘下沉,减少网络传输和多级业务转发带来的网络时延。

“包括上述两方面的场景需求,使得以网元为中心的4G网络架构向以服务为中心的5G网络架构转变。”曾宪铎表示。

在3GPP R15中,5G协议模块作为服务,可以根据业务需求灵活部署于网络的各个位置(边缘或者中心),为构建边缘网络提供了技术标准,使得MEC可以按需、分场景灵活部署在无线接入云、区域边缘。如此一来,MEC可帮助运营商为用户提供大规模、大流量的高清和超高清视频业务,满足工业、农业、交通等低时延业务需求。

综上所述,MEC给运营商带来的价值非常明显,曾宪铎介绍主要体现在3方面:一是通过对宽带业务的本地分流,将有效提升运营商网络的利用率;二是通过内容与计算能力的下沉,运营商网络将有效支撑未来时延敏感型业务以及大计算和高处理能力需求的业务,稳固运营商的入口地位;三是MEC作为边缘云计算环境和业务平台,将为运营商构建网络边缘生态奠定了基础。

MEC可使能部分5G业务

基于MEC的业务正被认为是5G一个场景,是5G试金石。而就5G与MEC的关系,曾宪铎表示,大唐移动认为MEC是5G的一个关键部分:一方面MEC通过开放网络能力与大数据、云计算平台结合,使得第三方应用部署到网络边缘;另一方面虚拟化技术发展成熟,传统网元设备向虚拟化网元,功能演进,网元功能可以按照场景部署在网络相应的位置上,使得MEC与网元功能相互协同,为垂直应用提供网络边缘能力。

据悉,3GPP规范侧重于定义5G网络架构、接口协议和标准交互流程,而MEC重点是本地化业务,通过开放的MEC架构,不断将成熟的模块(比如视频转化)、成熟的算法(比如增强现实、车联网等)沉淀到MEC服务体系中。第三方可以基于开放的接口,灵活使用这些模块或者算法,创建特色应用。这些应用反过来会促进MEC服务模块不断完善,构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网络边缘生态系统。

因此,曾宪铎认为,下一代网络架构设计主要原则包括云化的数据中心、智能化的流量调度以及内容与计算能力下沉,MEC作为内容与计算能力下沉的实例,可率先在现有网络中进行验证,进而提前使能部分5G业务。

与运营商试点室内增值方案

如上所述,随着4G移动数据业务快速发展,大唐移动推出了NEOsite+AgileSite的室内增值网络方案。曾宪铎表示,大唐移动该方案将MEC与SmallCell结合应用到网络中,在MEC云计算平台上向第三方应用开放位置服务、分流服务,带来室内移动办公、室内导航、热点视频服务、视频电话服务等功能。

而当被问及该方案的部署情况时,曾宪铎表示,大唐移动正结合LTE-V、MEC、5G基站的技术,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多地开展了联合试验基地的建设;在面向5G的MEC研究中与中国电信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共同在网络边缘移动性管理、业务内容加速缓存等方面开展产品化的研究工作。

而在与中国移动合作方面,目前大唐移动已与中国移动签署C-RAN合作协议,推进C-RAN产业化进程。其中,针对面向客户需求的无线云化网络应用场景方面,大唐移动主要研究无线云网络提供第三方服务的能力,如专有覆盖、垂直行业应用、面向业务的分布式部署等。

正在探索和优化中建MEC生态

但我们知道,MEC应用的发展,不仅是从运营商角度出发,而是要充分考虑不同行业多元化情况,满足不同的行业定制需求。对于MEC的部署场景与试点,大唐移动有哪些经验?

“大唐移动在MEC的网络应用中,更加专注如何为运营商提供多元化的服务。”曾宪铎介绍。例如大唐移动基于AgileSite的MEC方案,利用大唐移动在无线接入网方面的积累,开放无线网络信息能力;并利用无线测量报告中终端用户的信号强度、位置信息以及业务承载等信息,为诸如入室内导航、数字轨迹、用户画像等一系列创新应用提供基础数据。

此外,MEC进一步发展,也需要包括运营商、设备商、应用开发商、第三方垂直企业等多个产业环节达成共识,构建生态。因为MEC不是一家企业可以完成,涉及到产业方方面面。作为产业链的一员,大唐移动目前多管齐下推动产业合作。

谈及如何构建生态,曾宪铎介绍,首先大唐移动会与运营商携手构建移动边缘云环境和业务平台,奠定一个MEC生态的基础。

同时,大唐移动会充分利用在行业应用中长期积累的经验,积极整合、孵化、吸引相关第三方应用入驻进来,形成面向客户的、多样化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当然这是一个探索和不断优化的过程,需要与各干系方广泛合作,才能共建MEC生态。”曾宪铎表示。

MEC发展挑战并非是应用不足

如今,有业内人士认为,MEC网络发展一直被应用缺失所阻挠,需要业界挖掘杀手级应用,探索MEC的商业模式。曾宪铎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我们认为,目前不能说应用支持不足问题阻挠了MEC网络发展,因为在现阶段4G网络本身能力还有提升的空间,支持MEC能力的开放需求不够强烈。”

在他看来,当前网络用户体验速率在十几兆到几十兆之间,单站峰值速率不超过1Gbit/s。运营商在此基础之上应用网络边缘、在网络分流侧的需求不强烈。

事实上,目前毫秒级、高实时性的业务还仅在局部网络中完成;普通的实时交互型移动网络应用在十毫秒级时,能够满足应用需要,类似于车联网、工业互联网、AR/VR等高实时性业务也在快速发展阶段。

从这种背景看,MEC处于一个与垂直应用业务协同发展、相互促进的阶段。尤其是5G技术的发展必然会促进杀手级应用的出现。“现阶段大唐移动对MEC产品的市场定位是为运营商4G网络提供增值性服务。”曾宪铎表示。

在采访的最后,谈及产业快速发展的驱动力,曾宪铎总结说,用户需求、网络技术、甚至运营模式都将驱动MEC的发展。

“除了上面谈到的新业务需求以及网络技术对MEC的驱动作用以外,运营模式也有可能促进MEC的发展,例如定向流量减免以及无限流量都将促进用户对视频、游戏等宽带业务的使用,从而驱动MEC的发展。”曾宪铎最后说。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