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混改能否拯救中国联通?

作者:老解1972 责任编辑:孟月 2017.07.25 10:13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全媒体特稿

中国联通自4月5日起因涉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简称“混改”)相关的重大事项而停牌至今已经超过3个月时间。

虽然股票停牌,但市场竞争仍在继续,7月19日中国联通对外公布了2017年6月份的运营数据。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相比,虽然中国联通的移动出账用户数据在上半年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但增长数量仅为中国移动的三分之一左右。

1500948933143053741.png

但最出乎人意料的还是中国联通的固网宽带用户数据,其上半年的增长数量仅为中国移动的九分之一左右,特别是五月和六月这两个月,其全国范围内的净增用户数仅为5.1万和1.6万,简单计算6月份每个省平均只新增了500个用户!

1500948933338018562.png

虽然中国移动凭借凌厉的价格攻势在2016年10月就实现了对中国联通固网宽带用户总数的超越,但其在传输网、IDC数据中心、CDN资源、国际宽带出口等基础设施方面与中国联通相比仍然存在着差距,因此中国联通在2017年3月召开的“光宽带+”发布会上雄心勃勃地打响了针对中国移动的宽带反击战,并且还在3月和4月一度扭转了2月份仅新增9万用户的尴尬局面,然而到了5月份形势却急转直下,在6月份还爆出个月增不到2万的大冷门来,宽带业务一溃千里之势已然难以逆转。

正如笔者在解读三大运营商2016年财报的文章《4G商用三年,中国联通何以走成败局?》一文中所提到的,继4G败局已定之后,“一旦中国联通因为投资受限而在宽带业务上不能如愿重回领先地位,或许预期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成了中国联通最后的救命稻草”。

按照中国联通发布的上市公司停牌公告,其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方案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复,中国联通将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等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那么,针对中国联通当下溃不成军的颓势,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否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拯救中国联通呢?

笔者以为,仅靠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2016年股东大会上所透露的引入战略投资者和员工持股等改革措施还远远不够。战略投资者购买股权可以缓解资金压力、员工持股能调动员工积极性,但仅仅靠钱和人的因素,中国联通依然无法改变其各项业务全面落后的被动局面,更不要说撼动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竞争格局了。

以2016年的财报数据来看,中国移动的业务收入是联通的2.6倍,经营利润是联通的44倍,自由现金流是联通的27倍;到2017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的4G用户数是联通的4.3倍,固定宽带用户数是联通的1.2倍。如此巨大的差距,岂是靠传言中的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投入千亿资金、带来一些业务合作机会就能弥补得了的?

因此,相信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也非常清楚,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是为中国联通转变竞争劣势提供了一个机会,而中国联通最终能否成功地实现逆转甚至击败领头羊中国移动,在笔者看来,还需要借助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机会逐一落实如下三条战略构想:

其一,以退为进,争取更多政策扶持。

中国联通是大型央企第一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选择中国联通做试点就是因为在三大运营商的市场竞争中,中国联通所处的弱势地位最为明显,政府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中国联通的竞争实力,激发市场活力,实现相对均衡的竞争格局。所以,是中国联通的市场劣势为其带来了这次混改的机会。

改变中国联通的市场劣势,要靠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政策,更要靠能确保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功的更多其他政策。试点性质决定了作为央企混改第一枪的联通混改必须要打响,这为中国联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争取各种有利于改变其弱势地位的政策扶持。正如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2016年股东大会上所说:“具体操作来说,各部委都有不同规定,改革就是要突破很多过去的不合理的规则,但还需要时间来进行方方面面的沟通,我们已经和10个部委进行了沟通,中国联通也希望通过这次改革为国家深化改革做好示范”。

相信联通董事长和这10个部委沟通的,不仅仅是战略投资者的名单和投资金额,更重要的还是在引入战略投资者之后能拿到什么样的政策来确保联通的弱势市场地位得到明显改善,否则,以中国联通的羸弱态势,传言中的战略投资者如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等互联网企业是何等精明,为什么要拿数百亿资金来填国企的坑呢?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联通公布的半年度运营数据越差,其在7月17日至8月17日这继续停牌一个月的部委沟通、方案审批过程中所获得的政策红利就有可能越多。所以,笔者倾向于认为中国联通6月份全国固网宽带用户净增仅1.6万、比中国移动差了160倍的结果,就是其以退为进策略的重要体现。

其二,审时度势,确定合理取舍目标。

自工信部2013年底发放TD-LTE牌照至今,4G商用已三年多时间,工信部统计4G用户数达8.88亿户,占比已超过65%,其中中国移动一家就占了近6亿,而中国联通的4G用户还不足1.4亿。

在今年3月16日的2016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就已经承认中国联通错失了4G时代的商机,并同时将其2017年的4G网络投资同比削减31%,计划15万的建站数量也比上年度减少了56%。业内有论者认为是中国联通迫于资金压力的无奈之举,并且认为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战略投资者的资金到位后,中国联通的4G基站大规模建设将重启。

而笔者则认为中国联通在审时度势之后,已然接受4G败局而将突破目标放到了5G上

根据工信部、中国IMT-2020(5G)推进组的工作部署和三大运营商的5G商用计划,我国将于2017年展开5G网络第二阶段测试,2018年进行大规模试验组网,在相关国际机构公布5G正式标准后,2019年启动5G网络建设,最快于2020年正式商用5G网络。

对照这份5G商用时间表,如果中国联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能在今年8月份获得批复,落实相关战略投资者引入直至资金到位估计最快也要到2017年底或2018年初,而2018年已是5G大规模试验组网的年份,所以混改引入的资金将会直接投入到5G试验和5G建网准备中去。

其实,早在今年3月的2016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就已经明确表示:为应对5G时代的来临,决定不派发2016年度末期息,以为未来筹建5G网络的资金作好准备。

所以,中国联通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取得突破的目标,必然不是4G而是已在日程表上的5G,并且中国联通目前在争取的扶持政策也一定与5G密切相关。

其三,精准打击,力抢5G先机优势

在3G时代,中国联通曾经辉煌过。

2009年3G牌照发放,拿到全球技术和产业链最为成熟的WCDMA牌照的中国联通快速向市场推出3G商用服务,并在当年10月联合苹果公司在内地推出iPhone终端,次年9月又引进iPhone4,由此开启了3G时代的数年辉煌。其间,最为著名的桥段就是受困于TD-SCDMA网络的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坐飞机头等舱看到周围全是iPhone用户而心惊肉跳于高端用户全被联通挖走的故事。

从历史业绩上看,中国联通在2010年到2013年期间的服务收入增幅基本维持在10%以上,并且远超行业平均水平,铸就了其3G时代短暂的辉煌。其后,随着工信部在2013年底发放TD-LTE的4G牌照,并且推迟到2015年初才向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发放FDD牌照,中国移动才借机在4G市场上实现了从一骑绝尘到一家独大的竞争格局。

1500948933849003546.png

因此,对于深切体验过政策冷暖的中国联通而言,要想在5G上重返辉煌,必然就要通过混和所有制改革的机会争取到最大力度的政策扶持来实现针对中国移动的精准打击。而一旦中国联通把能否在5G上实现对中国移动的超越作为衡量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来与各部委沟通混改方案的时候,笔者相信如下这几件事情的发生表明中国联通已经打响了朝向中国移动的5G第一枪

·  6月5日,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公开征求对第五代国际移动通信系统(IMT-2020)使用3300-3600MHz和4800-5000MHz频段的意见,明确3300-3600MHz和4800-5000MHz频段为5G工作频段,并要求用频单位和计划用频单位在7月7日前反馈意见,详细列出以上或拟建议频段的使用现状、未来计划及关键时间点,给出如何规划以上频段用于5G系统的意见。

·  6月24日,中国联通宣布同一天时间分别在深圳和上海取得了5G试验的新进展。在深圳利用3.5GHz的试验频段率先开通了首个5G新空口(NR)外场测试站点,并完成相关业务验证;在上海外场实验基地,完成了5G高、低频区域连片部署,打造了联通首个5G高(3.5GHz)、低频段(1.8GHz) 双频试验场景。

·  7月14日,停牌中的中国联通发布《继续停牌暨停牌进展公告》,称“联通集团报送了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方案,并于近日获得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因涉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相关的重大事项,本次非公开发行具体实施方案,包括投资者名单、定价、投资金额、所占股比,仍需按照要求上报相关部委认可后方可实施”。

·  7月14日,工信部网站发布新闻《无线电管理局加快推进5G频率规划工作》,报道无线电管理局谢远生局长主持召开无线电管理局专题会,听取了当前国际5G系统频率规划研究最新情况汇报,研究分析了我国5G潜在候选频段的规划进展情况。

·  7月14日,工信部网站发布新闻《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复新增5G技术试验用频》,在2016年1月确定3.4-3.6GHz频段用于北京和深圳两地5G技术试验的基础上,批复新增4.8-5.0GHz、24.75-27.5 GHz和37-42.5GHz频段用于我国5G技术研发试验。试验地点为中国信通院MTNet试验室以及北京怀柔、顺义的5G技术试验外场。

众所周知,3300-3600MHz是国际上较为成熟的5G主力频段,如果三家运营商平分,则各占100MHz左右,带宽压力巨大几乎无法适应5G业务需要。因此,对于三大运营商而言,在其7月7日反馈给无线电管理局的频谱规划意见中每家均提出独享3300-3600MHz的要求都是理所应当的,但在这三家之中,唯有中国联通是可以拿独享3300-3600MHz频段能够有效确保联通混改成功来为自己加分的

而且从工信部其后批复新增4800-5000MHz用于北京怀柔和顺义的外场试验这一结果来看,中国联通获得3300-3600MHz,并把中国移动推向建网成本更高的4800-5000MHz以确保其在5G建网中占有先机的策略貌似已经靠混改的政策扶持取得了应有的效果:4800-5000MHz的国际通用性差、产业成熟度低以及高频建网的成本投入高等劣势势必会为中国移动当前所力推的3.6GHz单独组网的5G试验以及建网策略造成极大的困扰。

如此一来,如果中国联通在5G时代的开端就能象其在3G时代的成功一样提前取得成熟熟的产业链支持和较低建网成本的竞争优势,则其对中国移动实施精准打击并力求在5G竞争上打翻身仗的目标已然成功了一半

更进一步地,如果中国联通在与各部委针对混改扶持政策的沟通中,能够将自己获得5G牌照的时间比中国移动提前一年或者6个月,则其通过混改引入的资金就能在5G建网效率上发挥出最大的效应,再通过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可能的战略投资者在5G业务上形成排他性合作的联盟,则中国联通在5G时代击败中国移动并重返辉煌将不再仅仅是梦想,而到那一刻中国联通也势必将作为央企混改的成功案例而被广为颂扬。

【结语】

7月23日的周末,针对京东与百度将入股中国联通的最新传言,中国联通再度发布澄清公告,明确表示“本公司与潜在投资者的谈判工作尚在进行中”。

笔者相信,设若以惨不忍睹的最新运营数据和即将发布的半年报为基础和潜在投资者进行谈判,中国联通所面临的讨价还价的压力不言而喻;但如果能以笔者所猜想的5G政策扶持和光明前景为谈判筹码,相信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动权就能牢牢地掌握在中国联通这一方。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