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运营商的十字路口,中国电信总经理刘爱力解读数字经济新动能

责任编辑:刘婷宜 2018.06.28 11:36 来源:通信世界网

随着4G网络布局的不断深化以及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迅猛发展,中国市场2G和3G用户向4G用户迁移已经基本完成,三大运营商的4G用户渗透率也已超过70%。一组更为严峻的数据是,目前中国移动手机用户总数达15亿,超过全国人口总数(14亿),市场趋于饱和。在这一市场背景下,电信运营商该如何找到新的业绩转折突破口?

用户竞争当然是下策。当前,三大运营商目前对于用户的竞争,早已成为对存量用户的争夺和迁转。对于用户在不同运营商之间变化的现象,中国电信总经理刘爱力在2018年世界移动大会—上海(MWCS 2018)上明确指出,这种竞争方式是“一碗汤、汤一碗,倒过来叮当响,倒过去响叮当,倒过来倒过去,还是那碗汤。而且这碗汤每倒一次,行业价值就会下降一次。”

那么,面对用户与流量经营日渐靠近的天花板,行业究竟该如何迎接新挑战?当天,刘爱力作了题为《注智数字经济,共创美好未来》的主题发言,向业界分享了他的思考,并介绍了中国电信近年来致力于做领先的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的转型实践。

收入增长遭遇天花板后,电信业应掘金数字经济

争夺用户、流量经营看似已经成为运营商目前的主要竞争点。

工信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我国移动互联网累计流量达210亿GB,同比增长196.3%;其中通过手机上网的流量达到206亿GB,同比增长212.3%,占移动互联网总流量的98.1%。

按照刘爱力提供的数据,今年1-4月,三家运营商手机上网流量同比最多增长3.5倍、最少也增长了1.4倍,DOU(用户月均流量消费额)同比最多增长2.9倍、最少也增长了1.3倍。

刘爱力指出,随着运营商不限量套餐的全面推广,手机上网流量和DOU还会持续高速增长,这必将带来固定资产投入及运营成本的增长。所以,隐忧也随之而来。

在他看来,不限量套餐的推出,意味着行业的收入增长终将遭遇天花板,运营商极有可能面临增量难增收的困境,而运营商不断打出的“捆捆捆、送送送”促销牌,在这种同质化竞争下,最终将使得运营商的边际效益为零。

毋庸置疑的是,在4G时代,用户和流量红利的爆发式增长一度成为运营商收入的重要来源,但随着行业天花板日渐低垂,在收入增长的乏力以及边际成本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增量不增收”已经成了运营商难以回避的现实。那么究竟该如何打破现有的行业天花板?

刘爱力为运营商打破现有困境点出的一条清晰路径是:“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电信业前景广阔”。

刘爱力认为,当前,世界经济正在恢复性增长,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强劲复苏的主要力量,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已从2008年至2012年的年均20%跃升到2013年至2016年的年均30%,2017年达到了34%,呈现逐年加大的趋势。

“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正是得益于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其占GDP的比重从2008年的15.2%提升至2017年的32.9%,信息化与各行各业的融合所形成的产业数字化正成为数字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刘爱力表示。

固守传统还是锐意创新?指路全球运营商共同前进方向

当传统业务已经杀成一片红海,数字经济为信息通信业带来全新的增量空间,并打开一片美好前景。

按照2016年《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的定义,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和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在全新的时代,经济活动中的核心生产要素发生变化,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如何构建数字网络这一新时代的基础设施和载体、如何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等一系列课题,都成为新的挑战。就如同刘爱力所说,面对技术变革和需求变化,运营商已经走到了需要战略抉择的十字路口。

“一个方向是固守传统领域,成为传统业务继承者,专注于网络、营销等核心能力,在相对封闭的市场环境中,提供连接服务;或者干脆成为哑管道,经营纯粹的基础网络设施,仅为用户提供裸接入服务。”刘爱力解释称,另一个方向是开拓新兴领域,成为智能管道,与互联网公司等合作,提高用户服务质量,利用监管政策保护核心连接业务;或者进一步成为综合业务提供商,在提供智能管道的基础上,使能合作伙伴,共同拓展数字应用服务;或者更进一步成为“管道+平台+内容”运营商,在为最终用户提供连接服务和使能合作伙伴的基础上,开发一系列新的数字内容产品,获取更多的应用服务增值。

站在这一战略抉择十字路口面前,在刘爱力看来,成为综合业务提供商和“管道+平台+内容”运营商已逐渐成为全球主流运营商的共同战略选择。

“面对新形势,运营商需要开启数字化转型之旅。”刘爱力举例称,在业务提供方面,需要从封闭的管理系统向开放的API平台架构转变,从有限的传统业务组合向多样化的数字业务组合转变,从有限、相对封闭的供应商向开源的生态系统转变;在运营模式方面,需要从传统流程型产品开发向敏捷迭代开发转变,从有限的数据开发向大数据运营转变,从传统的营销渠道向线上+线下、社区+农商、平台+连锁、专业+合作的融合渠道体系转变等等。

中国电信数字化转型提速向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迈进

“数字经济必将为电信业带来美好未来。” 刘爱力指出,从经济社会发展看,电信业已经成为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行业,正在成为数字经济的催化剂、粘合剂、推进剂,未来必将成为经济增长的“倍增器”、发展方式的“转换器”、产业升级的“助推器”。

在发言中,刘爱力再次强调了中国电信企业转型的决心,他指出,中国电信要转型为领先的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发挥‘三剂’和‘三器’作用,筑力网络强国,服务社会民生,共创美好生活。

实际上,中国电信自身的数字化转型步伐其实早已迈开。早在2016年,中国电信就提出转型升级新战略,致力于做领先的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按照中国电信的思路,中国电信持续推进的企业转型升级,着重推进网络智能化、业务生态化、运营智慧化,为用户提供综合智能信息服务,引领数字生态,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和社会治理创新。

以中国电信在网络智能化方面的布局为例,早在2016年,中国电信就启动了CTNet2025网络重构计划,推动网络演进,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通过引入SDN/NFV和云技术,逐步将原来软硬一体、分散管理的网元实现“软化”“云化”,集约化管理。

刘爱力介绍称,在NFV方面,中国电信部署了vIMS网络,将31省的VoLTE业务集约到三大区六节点中进行控制和管理。在SDN方面,中国电信在主要的云资源池部署了SDN,将资源池内的网络配置周期从周缩短到分钟级;针对园区中小政企客户,开发了基于SDN的随选专线产品,已经商用,用户可以在网页上即时开通,随时调整。

“未来,中国电信的目标网络将更加简洁、敏捷、开放、集约。”刘爱力介绍称,网络架构将分为基础设施层、网络功能层、协同编排层等三个层次,未来的网络将颠覆现有的网络架构、管理流程、产业链生态,对运营商和产业链各方而言,挑战和机遇并存。

有目共睹的是,作为国有特大型通信骨干企业和社会信息化建设的主力军,中国电信近些年来在推进社会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打造信息化应用,助力数字经济发展等方面成绩斐然。

技术迭代引发的一系列变革正不断发生,但这一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路漫漫其修远兮。“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刘爱力以这一诗句表达了自己对数字经济必将为电信业带来美好未来的信心,对于中国运营商来说,战略转机已经翩然而至。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