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5G高频规划三连 发看我国频谱规划的布局与前瞻

作者:何廷润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8.07.12 08:01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近期,美国政府发布5G高频段(即毫米波频段)频谱的最新规划,至此,美国政府已经抢先布局,发布了三个高频段规划,在业界引起了较大关注。当前,我国正在快速部署与建设低频段的5G网络。此时,观察研究美国发布的3个5G高频段频谱规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美国急于在5G高频段规划与配置领域扭转颓势

美国在3个5G高频段频谱规划文件中,最先公布了相关的频谱规划;第二个文件则给出了推进5G频谱划分、优化5G高频段频谱使用的规定;第三个文件确定了频段的使用规定,包括对单个运营商在规定频段可以拍卖的总量限制、带宽要求与卫星等业务的共存要求等。美国FCC在发布的3个系列文件中,对5G宽带服务、卫星和联邦政府的频谱使用,以及不同频谱接入方式进行了平衡,以满足多种使用需求。这3个文件层层推进,步步细化,各项工作逐步落到实处。从中不难看出美国政府在强力推进5G发展中的焦虑感和环环相扣的紧迫感。同时,3个文件也显示,美国力图再现其在5G高频段频谱国际话语权的迫切渴望。

频谱规划与配置将走上分工合作、协商一致之路

斗转星移,世事变迁,在今日的全球频谱规划领域,美国已经基本失去了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和在全球推进的强大动力。以国际电信联盟(ITU)为主导、以协商一致为目标、以分工合作为手段的全球5G频谱规划配置方式,正在成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优化选择。

回顾历史,我国频谱规划、配置与管理领域经历了十分严峻的挑战。从TD-SCDMA为我国以自主创新的姿态争得了进入国际标准“俱乐部”的地位和平台,到TD-LTE在国际化大背景下有了更广阔的舞台,进而在5G领域实现从跟随向引领的转型,这正是我国在全球移动通信领域取得成功的生动写照。因此,在5G时代的竞争中,取得与国家战略利益相符合的话语权,并在充分沟通与协商的前提下形成全球统一的频谱规划与配置至关重要。

在2016年5月召开的第一届全球5G大会上,我国提出了“强化频率统筹,依托国际电信联盟,加强沟通协调,力争形成更多5G统一频段”的倡议,也是我国5G频谱战略的指导方针。因此,在5G高频段的规划战略中,既要有紧迫感,更要有让中国5G高频段规划融入全球体系,并努力实现从跟随向引领地位转型的举措。

从全球对5G高频段的研究和规划情况来看,多个国家和地区均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深入研究。在各国加快研究与出台5G高频段规划的大潮中,我国秉持协商交流、求同存异的原则,为5G高频段的研究和规划做出重大贡献。今年5月,在国际电联5G毫米波特设工作组第五次协调会议上,中国根据参会预案,在多个重点研究案例中发挥了引领作用,共向大会输入13篇文稿,均被会议采纳并写入主席报告。目前,中国累计输入文稿43篇,在多个案例中均率先给出研究结果。同时,我国先后向ITU-R TG5/1工作组提交5G高频段兼容共存研究报告近30余份,其研究广度、深度全球领先,持续发挥着引领作用,也显示了我国在ITU中影响力的显著提升。

同时,我国在5G高频段的研究和规划中贯彻协商一致、求同存异的原则。在今年4月亚太电信组织(APT)召开的2019年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WRC-19)第三次准备会上,经过与相关国家的共同努力,亚太地区26GHz用于5G系统达成了初步共识,这是5G毫米波国际协调迈出的坚实一步。

管理体制与能力建设亟需提升

美国在频谱资源规划与配置领域雄踞全球之首多年,形成了完备且运行顺畅的法律法规与规则体系,成为美国针对全球频谱“热点”及时发布频谱规划的有力保障。而我国至今在移动通信领域没有正式发布国家级频谱战略规划,重大的频谱规划与配置,多以国家职能部门的通知形式,将频谱直接配置给相关业务或单位与部门。关于因频谱规划与配置而产生的战略作用、布局与意义,皆散见于相关会议、总结、相关部门文件或领导讲话中。正是我国至今忽视国家频谱战略规划的研究、制定、公布与推广贯彻,才导致在频谱规划领域从跟随向引领的转型中难以形成全球引领者的能力与地位。笔者认为,以国际上统筹5G频谱规划为契机,加快提升我国频谱资源规划管理体制与能力建设迫在眉睫。

来源:通信世界杂志第19期,7月15日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