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悠天翼田培金:聚焦物联网的大数据作为未来布局的核心方向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7.07.28 16:20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7月27日,由中国电信和Qualcomm公司联合举办的“2017年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以下简称“天翼展”)在广州广交会展馆隆重举行。在展会期间,通信世界全媒体总编辑刘启诚对爱悠天翼CEO田培金进行了深度专访。

微信图片_20170728150154.jpg

爱悠天翼CEO 田培金

采访实录如下:

主持人:我们进行下午第二场的专访。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了山东智慧生活数据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培金田总,跟我们谈谈他们在物联网大数据这个领域在做什么工作。因为刚才我看到这个名片的时候,我还说爱悠,我说这是什么公司,我还很好奇,后来刚才听田总讲是一个品牌。我刚才跟您简单沟通,您说也参加了三年的天翼展,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公司的情况,这个爱悠品牌下面,我们在做什么工作?

田培金:我们公司是山东智慧生活数据系统有限公司,主要以智慧家庭和智慧社区的平台和终端产品的研发、运营为主,其实未来也是基于物联网的大数据作为未来核心方向的布局。公司最早起步是从1998年开始成立,我们那个时候主要和运营商合作一些业务,比如说它的移动网,比如说它的政企业务。到了2012年之后,我们也在整个行业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我们也开始进行自主化的转型,然后自主去积累研发团队,开始去做自己的平台化产品,当时也是看好了运营商未来网络发展到4G或者更成熟的阶段之后,这种丰富的末端增值应用会有一个很大的市场空间,所以我们又切到了物联网这个领域。从2014年,我们开始成立了这个品牌,开始去布局、运营智慧家庭和智慧社区这一块的业务,现在也是第三年来参加天翼展会。

主持人:您原来跟运营商主要在移动网络的?

田培金:移动网、固网、政企业务都有合作。

主持人:这个你是做它的网络维护,还是做它的业务?

田培金:业务拓展,包括它的网络工程都有涉及。

主持人:你现在在物联网的阶段,你跟运营商是怎么样合作的?

田培金:物联网这一块市场应该更广阔一些,它和市场上很多的行业都有很多的结合,比如说偏向于产业落地方面的地产、装饰行业、五金建材等等,包括广电和运营商也是它核心的一个落地的方向。现在我们在和运营商合作的过程当中,尤其是和电信这一端,我们是基于几个方向。第一个是我们从技术上,以我们自己的网关能力和上海电信研究院在做对接,实现我们的网关能力和电信的天翼网关进行这种互联互通。另外就是我们整体的平台和解决方案去和电信的业务进行融合、结合,比如说和它的移动网的结合,比如说和它的光纤、光网布网结合,再比如和它的一些行业应用,比如说智慧城市建设里面相关的一些细分应用,多少都有一些涉及吧。

主持人:说白了,你是建一个平台?

田培金:对,平台和产品,借助运营商的管道链接。

主持人:说白了,你的客户也是它的客户,你是在替运营商做客户?

田培金:对。

主持人:它需要接入嘛。

田培金:对,因为本身运营商也需要在它现有的业务,它有一个很丰富的高速公路了,上面需要跑应用。

主持人:我明白。您提了叫智慧运营商解决方案。

田培金:应该是偏物联网的智慧应用。

主持人:我刚才听您在一些家庭社区,现在进入智慧家庭,现在叫智能家居,这个领域很多厂商都在做,运营商也在做,系统平台厂商也在做,设备厂商也在做,家电厂商也在做,甚至连现在手机厂商也在做,大家都在做。我们爱悠的智慧家庭,你的优势在什么地方呢?

田培金:从两个方向来说吧,首先我认为运营商在去做智慧家庭这一块的业务也好,或者第三方的公司,参与到运营商的这个体系来落地智慧家庭也好,首先第一点,你必须要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了解。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来说,包括我们和客户在沟通的时候,在这次展会上,我们也说了,我们是所有的智能厂商里面最懂运营商行业的,因为我们之前大概有10年多的从业经验,包括我的核心团队里面的高管,有的都出身于运营商,所以对这个市场特别了解。

第二点,我们在去做运营商市场的过程当中,我们的业务和运营商业务的深度融合,这一点做得特别好,不会说我单纯地卖设备卖给运营商或者卖给运营商的客户。而是把我们的业务和物联网的业务融合到一起,比如说存费送设备或者买设备送宽带,或者基于它政企业务的融合等等,而不是单纯的来推销或者卖产品,是因为业务的深度融合,这是我站在我的角度上总结的两点吧。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您总结得非常好。现在因为物联网刚刚起步,大家更多的时候都在一种探索之中,其实这个探索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您一直在深耕这个领域,转型这么几年来,尤其发展到智慧家居这个领域,现在我们究竟会遇到什么问题。因为我做媒体,我见过好多企业,每个人都弄一个平台,互联互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家每个人都弄一个系统,其实谁都不买谁的账对吧?

田培金:这一块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互联互通这方面,刚才提到的,但是我们这一块恰恰就是来解决它这个问题。

首先第一点,我们智慧家庭业务的主流协议,我们用的是一个国际标准的Z-wave协议,这个协议来说,在全球所有的厂商,如果采用这个协议了,它的所有产品自然就是互联互通,不用说。假如说我是A公司,我用了这个协议,B公司也用了这个协议,我们两家的产品是互联互通的,因为它背后有一个Z-wave联盟,你所有的产品做完之后,你必须要去做认证,做完认证之后,相当于在全球所有的厂商之中解决了互联互通的问题。

第二个,我们在现有技术研发的基础上,我们把ZGB、WI-FI、蓝牙的这种互联互通,我们提了一个概念,叫熔岩技术,就像火山的熔岩一样,把一切给它熔化掉,在未来的家庭网关上,我们会多种协议互联互通。比如说现在有用433的,有用蓝牙去做的,这个很简单,只要有爱悠网关在这儿,你的设备和我的设备、第三方的设备,我们都可以做到互联互通,所以说在这个落地的过程当中,互联互通确实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也在着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今天这一次来参展的很多厂商问,我们也看到了好多的厂商,我们也想去和他们合作等等,其实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我们不能说别人的平台不好,不能说别人的产品不好,这时候有一点需要考虑,假设运营商也好,或者它下面的合作商,如果选用了一些采用非标准协议的一些厂商的产品,可能以后所有的产品就必须再从这家厂商去走,你没法做到扩展,就是互联互通很难做到。

另外,讲到落下过程当中,可能有一个消费认知这一块需要整个行业来对消费者来进行一个教育,这一块大家可能说是经过2014年、2015年,到了今年再来参加展会的时候,我也是能明显感觉到整个运营商体系里面,包括他的合作商、渠道,对于这个物联网、对于智慧家庭的认知有了一个新的提升,这一块我觉得也是一个教育,全社会需要去教育的过程。

主持人:但是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智慧家居或者智能家居的角度,其实大多数厂商都是从自身的产品或者系统角度考虑的,很少有人从我是一个住家,从用户的角度考虑。

田培金:对,这就是产品体验问题。

主持人:对,大家都想,比如我这个冰箱,我怎么联网,空调怎么联网,窗帘怎么联网,温度怎么控制,现在好像老百姓对这个感觉还有点遥远。

田培金:是的。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田培金:这个确实是,因为现在大家看到物联网的这个风口之后,可能很多的一些厂商扎堆进入到这个领域,尤其是2014年的时候,谷歌收购Nest,32亿美金,结果广州、深圳也好,全国各地多少厂商都扎到这个行业。但是有很多产品都是坐在办公室或者坐在公司里面想出来的,没有真正从实际生活中出发,去提炼消费者的这种痛点、需求以及他的体验化的需求。比如前段时间我们看了一个产品,明显的用一个开窗机要解决开窗户的问题,但是这个产品做出来之后,遇到了一个问题,很多窗型,有左右开的、上下开的,还有推拉的,不同的窗型怎么去适配,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停电了,你的窗户就开不了了,遇到这种安全隐患的时候,比如说火灾发生了,你这个设备反而阻碍了逃生的通道。所以这个产品从生活当中来,再回到生活当中去,而不能说坐在办公室里,我们自己说看到某个方向热,我就扎进去,然后以我的创意做出一个产品,这样往往很难去做到很好的落地。

主持人:对,我们之前开玩笑说,大家就觉得将来这个冰箱,我冰箱前面加块大屏,显示这个里面的温度多少,里面这个牛奶放两天要过期了,说这个菜不够了,后来发现没用,不如一个老太太,家里有一个老太太,冰箱缺什么,她比谁都清楚,确实从用户的角度,物联网有点想当然。

田培金:在今年的AWE展上,我去参加这个展会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的家电厂商,我在我的冰箱做一个大屏,上面可以听歌、可以看电影,其实谁会跑到一个冰箱前面听歌、看电影。所以有很多的功能出来的时候本身就是一种伪需求,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对,包括在厨房里面一边做饭,一边看,没人看,烟熏火燎的。

田培金:其实有很多人在做饭的过程或者在烹饪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放松或者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对,他没心思给你做那些。

田培金:我如果为了看电视,我这个饭就不能专心做出来美味的饭菜了。

主持人:对,智慧家居,我们从媒体角度,我们经常看这个东西,我们觉得还得需要一个过程,就是这个解决方案,像您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在推这个东西,正好跟您有机会来探讨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跟运营商,包括智慧家居、智慧社区,现在有没有一些成功的案例?

田培金:有,这一块既然说我们对运营商这一块比较了解,之前也是从业者,包括这一次展会,很多省市级的电信公司的人员,以及他们下面的代理商,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其实他们不再是关心产品的问题。

主持人:不关心技术和产品的问题。

田培金: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个产品或者这个业务,我要去做,做了的话,我怎么去落地,我怎么把它做起来,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恰恰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文章。比如说我们会根据运营商的业务形态,比如说他分移动网的业务、分固网的业务,在它的组织结构里面,它分它的个人事业部和它的政企事业部,我们会基于这几个板块,会把我们的业务和物联网、智慧家庭、智慧社区,会进行一个有机的融合。比如说基于运营商的店面,我们会打造这种智能化的体验式销售的专区、专柜,这是在它的店面里面去加载面向于C端的消费者去进行智能的一种体验式的销售。

另外一点,我们会和他的业务进行一个融合,比如说和他的移动网。现在我们也知道电信也好,或者其他运营商,都在推主卡和副卡。主卡可以用在手机里面,副卡可以用在智慧家庭的一些设备里面,包括以前说预存话费送手机。其实现在手机大家每个人都两三部了,不太需要手机了,是不是我们现在可以预存话费,我送物联网的设备。

另外一点,包括宽带,现在宽带的竞争也比较激烈,中国移动、广电都拿到牌照之后,开始去做宽带业务了。以前我们看到小区里面挂三条条幅,一个是中国电信一年光纤,百兆光纤多少钱,联通比它便宜20块钱,广电挂一个条幅,比它还要便宜20块钱,拼的全是价格。现在来说,比如说我们怎么样去绑定用户,怎么样能做更多增值的业务,我预存3年的宽带费,我可以把智慧家庭的整体设备给你包到这个套餐里面去,这样会进行一个结合。

再一点,比如说现在地产,国家也在提智慧城市,智慧城市往下去细分,最小的一个细胞就是家庭和社区。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和运营商的百兆光纤,和它的业务融合到一起,打造一个整体的智慧地产解决方案。第一,给这个地产商带来一个说它的楼盘是智能化的楼盘,它卖房子的时候不再强调的是区位优势或者南北通透,它就说我打造的是未来的智慧生活体验,智能楼盘。另外来说,给它提供一个智慧社区的平台,未来它的物业可以基于这个平台提供一些智慧化的服务,也不用每个物业再去楼栋里面贴广告,通知今天要干什么,明天要干什么。其实可以通过一个智慧化的平台,到消费者的手机上,今天停水,明天停电,消费者对于一些投诉、建议、报修、故障等等这些申报,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实现。这样的话,给地产就打造了一个完美的智慧地产的解决方案,但是这一切都需要一个连接的通道,其实就是运营商的宽带,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这个光纤入小区也好,或者入地产,这个整体项目来说,我们就会带着运营商的政企业务直接进到社区里面去。这一块我们现在是在辽宁电信,包括山东电信,当然还有联通,都有一些实际做好的项目,也有很多合作伙伴到我们那里去考察的时候,我们也会带着他们到实际的项目当中去体验、去看。

主持人:田总,您这个我是非常感兴趣的。为什么呢?我们作为一个媒体,我常常跟编辑说,我们不能浮在上面,为什么呢?包括去年中国移动在宽带业务,就是光纤用户,因为它现在全官网,全官网用户已经7000多万了,已经超过联通了。后来我说我们不能只是说中国移动的用户7000万,那就是一个数字,你一定要了解到中国移动下一步光纤入户之后,它还能做什么。其实原来我采访过公司,谈的就是智慧小区的管理,跟物业结合起来,我们恰恰对运营商宽带的发展,不是您刚才讲的,原来我们就是拉条幅,你100,我就80,你80,我就60,最后降价降到谁都挣不着钱。

田培金:对,比如说我们在威海那边,有一个地方叫乳山,乳山有银滩。

主持人:对,那边卖房子挺多的,全卖给外地人。

田培金:对,全卖给外地人,现在就出来一个问题,他们一般夏天的时候才过来住,剩余的时间全空着,这个时候整个地产,房子的管理就成为一个问题。以前是一年就住两个月,就是这两个月有人住,其余的时间全封闭,其实整个屋里发霉,那个霉味特别重。这个时候有了整个智慧地产或者智慧社区的方案在里面的话,物业可以给他提供很多的安保服务,同时他可以定期通过智能家居去监控他家里的一些情况,定期去通通风、换换气,整个房子说白了就可以智能地管理起来。一把智能门锁可以授权给家政,定期去他那儿打扫一下,而不是说我要把钥匙放给物业,让物业再去给我找家政公司,现在乳山那边,政府也在强推这种智慧社区。现在来说,我们也是配合当地的运营商来去把运营商的业务和我们整体包在一块儿,去做政府智慧社区的落地。

主持人:智慧社区的空间确实非常大。

田培金:对,既解决了老百姓的生活体验,又解决了地产商未来发展的增值空间。从以前卖房子,到未来运营这种智慧社区的服务。

主持人:你还解决了政府管理的问题。

田培金:对。

主持人:政府对这一块挺重视。

田培金:对,政府现在要做网格化管理,所以我们智慧社区也都是开放性的平台,可以把政府的那种网格化管理的需求,然后给它导入进来。

主持人:像这样一个智慧社区投入大吗?

田培金:投入,根据地产的规模大小,包括地产商自身的一种预算,包括它在每个房子里面需要投放的硬件预算,这个可能从几十万到100万、200万不等,但是有一点来说,大家没去关注,其实国家在智慧社区这一块的扶持力度也非常大。举个例子来说,在山东其实就有一个智慧住区的项目,就是说哪一个地产项目如果做了整体的智慧社区,其实政府层面会有50万、100万、150万、200万不等的补贴或者奖励,这就是住建体系来提供的,我们这个时候也是协助地产商在做这种政策的申请。

主持人:这个可能是新建小区好弄,老旧小区改造起来就比较困难。

田培金:老旧小区改造,现在可能主要是解决社区公共环境这一块的智能化。

主持人:包括物业的管理,现在的业主哪有时间,你说我交物业费,能不能开发一个管理平台。

田培金:现在我们的平台就已经实现了,因为现在对于年轻的群体来说,我需要去交物业费的时候,现在我需要去上班,我没时间,等我下班了,物业也下班了,我所有和物业的沟通基本上就没有时间去沟通了,所以现在通过一个智慧社区的平台,所有的都实现了。

主持人:因为我们现在支付什么都挺方便,通过这个东西。

田培金:对。

主持人:谈到最后,我觉得非常感兴趣。

田培金:谢谢,这都是从实践当中来。

主持人:物联网的时代是很广阔的,我昨天还跟他们聊,我说物联网的世界广阔得像太平洋,不是一个红海,太大了,任何一个企业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有一点,你要精准定位,你精准不了定位,你进去之后就把你淹没了。

田培金:一定要深入下去,现在很多的厂商,就是同行,大家仍然还是在做供给,我就是卖产品,我就是卖平台,而不是说把这些项目深入地落下去,你如果一切都漂在水面上的话,我觉得价值就不是很大。

主持人:你只是单一地提供那个东西。

田培金:对,中国的供给永远是过剩的,你怎么样能够深入下去,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细化,精耕细作。

田培金:对。

主持人:田总,非常高兴,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但是我希望下一步,我有机会,我真的想跟您好好地把这一块弄清楚,因为现在的运营商,各省的运营商,希望找到这种成功的模式,谢谢田总。

田培金:谢谢。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