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混改之路仍需求索

作者:陈亮 责任编辑:孟月 2017.08.02 08:36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CWW)20年前,中国联通以搅局者的姿态杀入了“铁板一块”的通信市场,打破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在固网和移动网的垄断格局,虽然没能实现后来居上,但对通信行业的网络、业务、服务等方面起到了实质性的促进作用,国内通信水平的持续增长离不开中国联通的直接和间接贡献。如今中国联通又将再一次扮演吃螃蟹的角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曙光已经初现。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随着诸多猜测被一一否决,人们不禁感到好奇:一边是谨守和维护旧有规则的国有企业,一边是以颠覆传统规则和领域为座右铭的互联网企业,两方的牵手将会走向何方?

混改是否真能各取所需?

对于混改,业界普遍的看法是积极的。毕竟中国联通目前的行业竞争地位十分尴尬,3G时代的优势消耗殆尽,4G的所谓制式优势被证明只是宣传噱头,连本以为绝对不会被中国移动超越的宽带业务,在强大的攻势面前也只能屈居末位。这种情况下,已经“想尽”和“用尽”一切传统竞争手段的中国联通,急需新的招式来破局。

首先,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通过业务融合或引入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营销手段,确实有可能带来混改后新联通收入和利润的提升。然而,对于同样注重收入和利润的互联网企业而言,通过联通的合作是否能够带来自身收益的发展,是互联网企业同样必须慎重考虑的。例如,有人认为互联网企业可以借助中国联通的现有渠道进一步拓宽业务、构建新的体验模式,但我们必须承认,运营商的现有渠道体系都是针对电信业务规划建设的,单靠所谓的运营商渠道(自有实体渠道、社会渠道、电子渠道等)来拓宽互联网产品市场,恐怕要大失所望了。而且,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提升收入利润和市场份额还需要放眼整个通信市场,并不只是依靠某一运营商。

其次,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的经营模式大相径庭,双方如何避免水土不服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互联网企业注重轻资产、轻管理,那么混改之后是否会派遣高层管理人员参与新企业的运营?或者将管理触角局限于业务合作层面?众所周知,运营商的网络建设投入和运营维护都是典型的重资产,是互联网企业最不愿插手的部分,管理方面更是令人头痛——流程冗长、界面繁杂、处处存在各种各样的掣肘。新企业的管理体制如何定位,是影响未来发展的阻碍,如果还是按照国企的模式,那新“搭档”恐怕也会面临束手束脚的尴尬局面。最直接的方式,是通过事业部制来快速构建合作体系,但如果新“搭档”进场之后却只是独立运营、独立核算的事业部,那对于中国联通原有的机制能够带来多少促进,也是个未知数。

最后,价值链地位的提升恐怕更是一厢情愿。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类OTT得到飞速发展的机遇,其中的重要因素就是运营商流量业务的质量快速提升和资费下降。这既有外部政府和民众“提速降费”的要求,也有运营商之间同质化恶性竞争的作用。在目前OTT们已经占据了运营商原来把持的价值链核心地位,运营商的“比特搬运工”角色基本坐实的今天,除非有更大的利益,否则互联网企业又如何帮助运营商提升价值链地位和话语权?对互联网企业而言,自身的发展是“主业”,和运营商的合作只是“试验田”而已。

由此可见,中国联通和新“搭档”们的合作之路恐怕还是“路漫漫”,仍需“上下而求索”。马化腾就微信提出了“互联网元器件”的战略理念,清晰地阐述了微信等OTT的发展之道。从这个角度看,互联网企业想要的,中国联通不一定能给,而且互联网企业也无需通过入主运营商来获取。

混改是否是一场彻底革命?

上述的种种障碍,或许有人认为并不算什么。既然开展了混改,除了所有制的改革,中国联通自上而下也要进行彻底的改革。或者说,要对中国联通来一场颠覆式的革命。然而,对于“国”字当头的中国联通,习惯了老旧做派,甚至是官僚做派的大型企业,混改是否是彻底的革命?笔者认为,这恐怕需要超常的胆识和力量。

索尼公司前董事天外伺朗曾经说过,是绩效主义毁了索尼。在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某些国企氛围下,即便是有利发展的事情都不一定有人做。因为合理的事情不一定合规,规则的条条框框高于一切;有利的事情不一定有据,如果找不到可靠的依据而冒然开展就算是证明有利发展的工作,在今后的各种审计检查中恐怕也难辞其咎。存在即是合理,旧体制的“理”显然大于有利发展的“理”。

因此,混改的未来究竟如何,关键还取决于国家和主管部委对混改的定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有困难不是不改革的借口,没先例也并非没机会的理由。中国联通如果能够借助混改再立新功,再一次推动通信行业再上新台阶,再上创新领域,也是功德无量。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