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许立东:我国移动虚拟运营业务发展的几个关键问题

责任编辑:刘婷宜 2017.08.23 10:28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经过3年多的发展,虚拟运营企业商业模式初步形成,实名登记问题基本解决,移动转售产业链上下磨合基本成熟,可谓试点期发现了问题也有效解决了问题,已经达到试点目的。

8月23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和中国通信企业协会虚拟运营分会指导的,人民邮电报主办,通信世界全媒体承办的2017移动转售产业雄安研讨会在雄安京汉酒店举行。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陈家春、中国通信企业协会虚拟运营分会常务副会长于生多、河北省通信管理局副局长闫宏强、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许立东、中国联通监管事业部总经理周仁杰、人民邮电出版社副社长刘华鲁等出席了本次会议。会上,许立东发表了以“我国移动虚拟运营业务发展的几个关键问题”主题演讲。内容如下:

尊敬的陈司长,闫局长,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下面我来汇报一下作为一个研究人员对这个行业观察和思考。

三个方面问题:个人角度分享一下如何评价目前整个发展的情况。

整个用户规模突破了五千万大关,从我们用户角度来讲我们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虚拟运营市场,尽管我们有短短三年发展时间,但是中国虚拟运营商已经引起了国际广泛关注,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这个成绩来自于在座各位创造的,我们知道从整体上来讲,五千万用户的规模,在全球来讲是非常大的规模,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我们国家整体市场规模非常大,区域差异比较大,运营市场发展空间存在的。

第二我们整个参与试点这些企业本身实力非常突出,他们都是各个行业领头性的企业,总之两个方面来看我们不仅对过去发展取得很大业绩,并且对未来发展我们充满信心。

从我们发展模式上来看,我们第一阶段主要依靠了社会代理渠道,实现了用户快速增长,它的优势是实现了快速发展,但是带来了实名制压力比较大,因为整个社会代理渠道末梢网点非常多,每家合作伙伴非常多,尽管虚拟运营商努力加强自己管理,但是确实营销末梢太多,已经超过了我们可以完整或者是完全控制的局面。所以过去带来了实名制的问题。

在观察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现象,政府实名制检查时候往往是行业用户增长比较缓慢的时候,另外一个方面看到凡是在整个企业,在它的各个阶段,凡是政府检查中发现问题的阶段基本都是这个企业大规模的阶段,过去发展模式它所带来的一定程度上来讲,非实名制用户水分存在的,这个是第一个阶段特点,用户高速增长特征。

区域市场数据分析包括中部省份用户发展比较大,启动之初我们知道经济发达地区,用户规模非常可观的,但是增量尤其这几,河南增幅最为显著,了解了移动虚拟运营业务,下一步发展过程中希望虚拟运营重视中西部地区。

从企业结构来看,整个结构基本上保持了一个比较稳定结构,前10名的占整个行业用户比例保持80%左右情况,而且近几年来,排名靠前的企业用户增量在行业保持比较大的份额。部分企业有一些其他行业的企业,在发力,包括一些互联网企业,用户增长比较快,但是整体上我们看到行业架构还是基本上比较稳定的,集中化的格局进一步强化,也就是说先发企业获得了一定先发优势,包括蜗牛等等这些企业,已经收割了最早接受移动转售运营这样一部分用户,已经收割了一部分目标市场中的优质用户,先发企业它的优势。

作为后发企业来讲,本身来讲有自己的后发优势,我们后发力的企业避免前面企业所走过的路。双方来讲都有各有优劣。

从行业盈利状况是今年比较大的变化,通过调研发展6月份当月实现盈利企业已经达到了12家,整个上半年累计实现盈利企业达到了8家,行业状况来讲得到了很好的改善。我们从全球来讲大部分在三到五年实现盈利,我国国家发展状况基本正常,目前行业处在非常关键的点上,能否进一步扩大盈利覆盖面,能否更多企业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对整个行业发展将来是至关重要的。

从前一段用户高速增长为主要特征,目前来看,经过三年发展整个行业发展进入一个平稳增长阶段,从用户规模增长来讲用户质量更高以后,用户量上进一步放缓,其次看到整个行业收入来看,大概两位数左右的增量。主要原因一个方面基数已经起来了,和前期因为基数比较低,百分之几百的增长,目前进入相对平稳的阶段。这是我们一个判断。

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认为移动转售存在转型问题,不仅仅基础运营商存在转型问题,转售企业也存在转型发展问题。从全球分析来看根据我们国家情况,整个中国市场由扩张用户追求价值这样大的转型过程。在这个阶段,从我个人来讲,行业发展来讲我个人认为用户增长已经不是最关键的事情,尤其对16家过百万的企业,提升用户价值上,拉动我们整个企业盈利状况以及行业整体状况可持续发展。我们希望经过三到五年能够进入价值收割期,第三阶段希望转售企业相对稳定,可以收割用户,包括流量消费红利,能够实现企业收割。在于价格收割,我们知道大家作为民营企业来讲挣钱是一个基本的要求。所以想在试点进入3到5年阶段希望转售产业自己财务状况上能够得到明显改善,不光是某一个企业健康发展的问题,也是整个行业能否健康持续发展的一个保障。

通过今年上半年分析我们看到整个企业之间差异化还是比较大的,我们看到蜗牛,包括三百万到五百万之间也有好几家企业,二百万7、8家企业。我们看到追求规模化发展是大家普遍一个选择,但是我们分析追求规模发展最终能否成功需要具备三个方面能力:

第一具备一定财务实力。不能出现财务问题,如果中间资金链断裂企业发展产生很大影响。

第二有很强的渠道管理能力。前面发展规模比较大的企业发展模式基本类似的,代理渠道撬动发展规模,这种情况下存在一定实名制风险以及用户风险,需要很强用户管理能力。

第三能否实现用户价值业务运营能力,我们增值服务叠加的能力,对转售企业的要求,能否让用户消费更多通讯业务以及转售产业自己的原有的业务,规模化发展以后更关键这三个阶段。目前来讲大量企业进入这样阶段。

用户规模一百万以上16家,占了试点企业40%左右,整个业绩比较突出的。各位在国内没有感觉到,我们跟国际同仁交流时候用户一百万以上虚拟商都是巨无霸,参加过亚洲虚拟运营论坛,国际虚拟运营论坛,介绍中国企业时候,大家得到的反响都是非常好的,老外非常惊诧,中国搞的这么晚,搞到这么大规模。下一步一方面对我们自己发展阶段,对自己发展成就有一个正确认识,在这个基础上希望大家能够业务运营能力持续发力。

对于稳健型的,盈利大部分企业都是中间稳健发展型的,较好的做好了平衡规模和盈利的平衡。尤其在内部成本管控和精细化管理,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给行业发展也是一个启示。还有一部分企业,还有五十万用户以下,大概一半企业也许选择小而美的发展模式。国外看到美国有6到8万用户小的虚拟运营商实现了盈利。对于小而美的模式成本控制非常关键的,美国一部分虚商选择非常少的人员,成本非常节约,几万用户规模情况下也实现了盈利,给我们另外一个启示。

对转售企业一个突出的建议,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伟大企业都是从活着开始,我们希望大家考虑自己生存发展不仅仅考虑今年发展,也要考虑未来五年发展,有一个长远规划,生存是基础,管控好财务模型,无论是稳健状态发展,都要考虑自己财务实力,量力而为,不要脱离财务实力片面追求扩张,这是作为企业应该考虑的,希望各位管理团队能够管理好自己老板期望,发现老板期望会对这个企业带来很大干扰这是我们调研发现的,我们发现老板KPI有几个问题,一个方面急功近利,每年缺乏连贯的长远考虑。今年老板下了指标是这个,明年是那个,今年可能快速追求用户,明年又不一样,能够沟通,规划好未来几年的路径。

第二块希望在下一步发展以转售业务获取业务规模,在这方面走出一条阳光大道。用户发展尤其我们采取社会渠道,管理能力和双方了解程度部署我们用户发展节奏。不能说突然大范围往社会上扑,市场管理能力应该有相对比较稳定的节奏发展。在创新业务希望大家能够在通信产业继续做到规模,我们很多企业原来都是其他行业的企业,现在从事通信业务,整个集团都给予厚望,通讯模块可以继续做到,目前看到很多企业在智能手表包括国际业务等等取得积极进展,也有很多企业探索物联网业务取得很好业绩。大家抓住整个通信行业。我们看到工信部的物联网“十三五”规划,将来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增长量。按照部里规划从“十三五”期间有一亿增长到17亿,17倍,部里规划达到两千万户连接2020年达到6亿户连接,物联网发展非常广阔,基础运营商持续投入我们希望虚商这方面能够把握住行业发展风口。我们认为今年年底物联网应用爆发节点。

很多企业是集团性的企业,通讯只是其中一个模块对于这样的企业有先天发展的优势,韩国大企业来说,转售以及以转售为主体的信息化服务,首先通过服务与和集团内部主业能够促进很好的发展。

这样一些企业有很好的基础,我们现在目前问题是说很多这样的大的集团企业转入业务以后,内部存在很尴尬的空间,如何利用集团内部,需要协同,确定自己在集团内部的存在价值。

第四希望转售企业可以进一步加强合作。转售企业之间开展各种模式的合作可以进一步将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美国最大的通过资本联合方式,墨西哥通过资本收购,联合以后带来很多好处,包括终端采购成本节约,包括人员成本节约。虚商发展过程中50万用户规模可能也是那么一个团队,有的发展到几百万还是那个团队。虚商之间能否在其他业务进行紧密合作比如说包括等等方面,捆绑和采购等等这方面合作,能够进一步降低相互之间成本,提高运营效率。大家可以做探讨。

最后我想讲一下中国虚拟运营商目前发展阶段来看,能取得这样的业绩除了政府英明决策,中国联通起了很大作用。如何看待和转售企业的合作,从国外数据来看转售业务发展对基础运营商百利而无一害的,基础运营商合作伙伴争取别的技术人员客户肯定有利的,即使是自己客户,整个基础运营商利用结构来看中低端客户基础运营商是亏损的,大量的基础运营商之间,比如现在校园200块钱一年,随便用,营销费用大概100块钱左右运营商挣了100多块钱,用户基本这一年学生消费基本上都是收不来其他的钱,我们当年在学校用神州行,学生确实非常辛苦,那么穷,花6毛钱去打电话一分钟。

这个角度即使虚商分流了一部分低端用户,即使中国联通的虚商不可避免拿了一部分中国联通用户,对整个中国联通利润贡献来说还是有利的。我们算清楚这个经济帐以后我们看到整个转售业务发展对基础运营商来说应该放开思路。从过去发展来看中国联通一直转售发展过程当中投入最大,也是收获最大,从企业角度来讲过去3年以来转售业务中国联通是收益最大的一个,包括收益最大的赢家,这是我个人一个看法。

对基础电信企业建议:主动作为

转售业务发展能否成功,其实我个人认为很大程度取决于基础运营商对业务的认识,以及基础运营商的措施。目前来看主要是三个方面支持:

一个批发价格,政府已经发布了批发价格指导意见,三大基础运营商合计,每年基本30%下降的速度,尤其我们现在看到流量资费,基础运营商应该积极联动调整,支持转售发展转型,下一个阶段这个行业基础发展撬动流量的红利,如何转售产业能够获得竞争手段,决绝于基础运营商和转售企业能不能在流量批发价格进行及时联动调整。

第二块码号资源。一方面建议基础运营商根据市场趋势,码号如果没有整个市场活力没有了。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建议转售的基础运营商牵头转售部门和内部集团做好紧密沟通,共同把物联网码号用一部分,集团制定码号的政策,双赢局面,促进整个行业关于物联网新业务的探索。

最后基础运营商进一步加大定向流量开放,流量套餐的转售,这个也是撬动行业价值的手段。毕竟走的是一个低端用户模式,中高端用户肯定是流量套餐模式希望基础运营商能够把自己流量套餐及时开放给虚拟运营商,供有条件的虚拟运营进一步做大价值。

鉴于双方共同探索,创新转售合作模式。转售企业可以和基础运营商之间通过自己商务协议方式推进,不一定等待政府在政策上进行进一步突破。我的发言到这里,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