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链携手中国移动谱写5G辉煌

作者:程琳琳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7.11.14 06:33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5G即将爆发,中国移动一马当先,积极走在行业前列,牵头5G测试、联合业界进行5G技术研发、参与国际5G标准组织的相关工作、与相关组织联合规划5G频谱等。同时中国移动十分注重与合作伙伴的关系,成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与更多垂直行业合作,同时不断实现5G技术4G用,全方位布局5G能力。

而设备厂商更是千帆竞速,百舸争流,积极配合中国移动布局未来5G能力。值此中国移动召开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之际,为了解设备厂商对5G的研究进展以及与中国移动合作的情况,通信世界全媒体特邀请大唐和爱立信共同讨论中国移动5G的发展方向。

对话嘉宾:

1510727196182060182.png

大唐移动移动通信事业部副总经理                  王震

1510727215468026416.png

爱立信东北亚区CTO办公室5G专家                刘愔

华为

诺基亚贝尔

 与中国移动携手测试

《通信世界》:在5G测试方面,贵公司与中国移动是否展开了合作,取得了哪些成果?

华为:华为的5G产品研发,也一直走在世界前列。2015年7月,华为在上海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S)上业界首发全球第一个5G低频测试样机,通过Sub-6GHz下的200MHz带宽实现10Gbit/s的吞吐率。并与中国移动联合开展5G技术测试验证,在低频段和高频段的多用户测试及超低时延测试中取得丰硕的成果。2017年2月,在IMT-2020(5G) 推进组组织的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二阶段测试中,华为率先完成5G-NR下的3.5GHz频段外场性能测试,系统性能满足ITU-R定义指标,并与行业多家仪表、芯片厂商进行了互通对接测试,测试结果达到规范要求,对中国5G第二阶段测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大唐:在5G测试方面,大唐与中国移动积极合作,共同参与了工信部组织的技术研发试验一、二阶段测试,就技术、产品、方案和测试结果进行了密切沟通。目前,针对eMBB场景大规模天线技术、小区吞吐量性能、宏微协同覆盖性能、热点高容量场景的超密集组网方案、URLLC场景用户面空口时延、PDMA非正交多址接入能力、mMTC场景连接能力等已进行了测试,均取得了超过ITU需求指标的良好成绩。

爱立信:爱立信一直与中国移动有深入的合作,包括5G标准、5G技术、5G测试以及产业合作等方面。5G测试方面,积极参与测试规范的讨论,分阶段展开5G关键功能验证等方面的合作。后续计划在基本完成IMT-2020(5G)推进组所领导的第三阶段5G技术试验的基础上,2018年下半年展开面向预商用网络的规模测试,携手促进产业成熟,推动5G在2020年的快速有效商用。

诺基亚贝尔:诺基亚贝尔和中国移动共同开展了2期外场测试,现在仍在继续。重点测试了eMBB大带宽增强场景和Cloud RAN云化产品能力,外场部署了3.5GHz频段的大规模天线,计划开展外场3.5GHz覆盖测试,实验室进行了Cloud RAN的NFVI平台测试,推动RAN侧的云化考虑。诺基亚贝尔将继续与中国移动合作开展2018年的外场测试,验证5G的E2E组网能力以及更丰富的场景覆盖能力,面向2019年预商用做好准备。

《通信世界》:三阶段测试即将开始,贵公司未来的测试重点将聚焦哪些方面?

爱立信:三阶段试验期间,正值5G 3GPP R15逐步冻结,根据3GPP规范开发的阶段,将会重点关注NSA与SA的架构的差异,无线到核心网以及UE的真实的端到端成熟度,高低频段之间的互操作或配合等与初期部署密切相关的技术与话题。

大唐:工信部技术研发试验三阶段即将开始,大唐将重点关注以下方面的测试:3GPP 5G NR(新空口)基站设备、核心网设备、芯片/终端及互操作测试等;5GNR(新空口)单系统的组网性能测试,低频和高频多基站混合组网性能测试;NSA(非独立组网)架构和SA(独立组网)两种网络架构模式和组网性能验证等。

诺基亚贝尔:诺基亚贝尔将关注5G的E2E组网能力测试,包括大规模天线覆盖测试、控制信道覆盖测试、室外/室内场景测试、以及5G/TDD互操作和5G语音测试等。

与中国移动一起携手垂直行业合作

《通信世界》:中国移动成立5G联合创新中心,在此方面贵公司与中国移动进行了哪些合作?

华为:作为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的初始成员,华为致力于携手中国移动和行业合作伙伴,共同探索5G在垂直行业领域的应用和拓展。在2017年上海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S)上,华为携手中国移动、上汽,共同展示了基于5G通信网络的汽车远程驾驶解决方案。

早在2013年,华为就与中国移动联合开展5G关键技术研究,并在2015年与中国移动研究院签署了5G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展5G技术、标准、样机和测试外场的合作。2016年2月,在西班牙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华为与中国移动联合展示性能优异的5G全双工技术方案。2017年2月,同样在西班牙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华为携手中国移动通过AR/VR联合展示5G高低频双连接技术创新最新成果,终端同时连接5G低频C-Band(3.5GHz)和高频Ka-Band网络,获得超过22Gbit/s的极致用户体验,用户面时延低于0.5ms。5G高低频双连接的成功展示,是华为与中国移动在5G新技术创新方面又一个重要里程碑。

通信产业将于2020年前后进入5G时代。5G将对整个通信产业带来革命性影响,并改变我们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使人类社会全面进入到数字化时代。5G的成功,需要建立在全球生态链健康发展的基础上,走开放创新、广泛合作的道路。华为将积极投入,利用通信行业的技术储备积累和持续创新努力共同推动这一进程。

爱立信:爱立信是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的首批成员。爱立信与中国移动合作开发了5G在工业领域的应用场景——5G驱动智能工厂,该展示在MWC2017中国移动的展台成功展出。此后,该展示被多次用于国内各种重要的展会,包含专门为迎接十九大举办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

另外,爱立信与江苏省政府,江苏移动开展基于工业互联网的战略合作,将先进的通信技术与生产制造相结合,切实贯彻中国移动NB-IoT的建设规划及战略,推动先进通信技术在工业互联网的广泛应用。项目已经于2017年初启动,目前正处在爱立信南京工厂实施过程中。

大唐:大唐是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的首批合作单位之一。2016年起,中国移动就与大唐共同开展车联网相关研究,参与“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重大专项“LTE-V无线传输技术标准化及样机研发验证”课题;此外,大唐还参与了中国移动组织的5G C-RAN相关研究等。

5G的新变化

《通信世界》:5G SA和NSA标准将会有哪些新变化?

大唐:5G标准定义了独立组网(SA)和非独立组网(NSA)两大类方案,且有多种选项,可适合不同建网策略的运营商选择。

NSA组网,主要是考虑在5G建网初期,4G网络覆盖较好,逐渐向5G过渡的组网方案。NSA的好处是可以先在前期投资不大的情况下,局部热点区域开启5G业务,后续再逐渐向5G网络过渡。SA组网,是一次到位部署5G,NR工作不依赖4G,对4G现网没有影响,使用户随时随地获得5G业务的服务和体验。

爱立信:在具体的完成时间方面,3GPP RAN在2017年3月举行的全会上决定对R15的NR立项加速,确定4个时间点:2017年12月完成NSA标准,2018年3月冻结,2018年6月完成SA标准,9月再次冻结NSA.1,同时要求版本具有后向兼容性。

诺基亚贝尔:5G标准化仍然在加速进行中,SA和NSA都会引入5G相关的新技术,比如创新的5G NR以及大带宽、低时延和大连接多种场景的支持。另外,SA更多体现在核心网的新增功能,比如SBA(基于业务架构)、网络切片等,可以让SA呈现新的网络价值。

《通信世界》:未来5G频谱如何规划才能满足多样的需求?

大唐:针对5G的频率选择,业界普遍认为,低频适合用于基础覆盖,满足5G广覆盖和一般容量需求,高频作为低频的补充,可应用于室内或城区等高容量热点场景。

大唐认为,5G无线网络将是一个宏微异构、高低频协同的网络,可以分3个层面覆盖:第一层为宏站,通过部署大规模天线宏站解决室外连续覆盖及室内浅层覆盖;第二层为微站,通过部署小型化基站、灯杆站等,进行室外补盲补热及室内深度覆盖;第三层为室内站,通过4.9GHz或毫米波解决室内深度覆盖。

爱立信:从爱立信对5G NR(无论3.5GHz还是高频毫米波)组网的研究来看,与现有低频LTE(NR)联合组网,在3.5GHz频段可以提高容量和和数据速率增益,同时改善室内覆盖。对于毫米波而言,可以带来非常高的速率和容量提升,基于现有的城市密集地区布网,用来解决室外的流量卸载,以达到千兆级传输速率。

诺基亚贝尔:5G频谱的分配和规划体现不同区域对于5G网络的考虑,有共性也有差异性,3GPP已经定下的5G频谱应该都具有广泛的产业支持能力。5G的高频段和低频段都很重要,但当前最值得考虑的是5G频谱如何统一,从而有利于产业的加速同步支持,比如优先考虑6GHz的5G组网,尤其是3.5GHz的产业能力。后续演进规划5G高频段以及产品形态,比如小基站等。

《通信世界》:5G切片将对核心网带来革命性进展,贵公司认为实现5G切片存在哪些挑战?

大唐:5G切片场景下,基础设施在满足不同切片业务指标需求下的优化需要进一步研究,各个切片场景下的业务驱动力的发展需要关注,3层解耦后各厂家之间的协同会带来更多的挑战,需要接口的标准化。

爱立信:网络切片是5G支持多种应用的重要技术,实现5G网络切片也面临各种挑战。首先,切片是一个端到端的概念,所以需要电信网中各个域,例如无线网、传输网、核心网等密切合作,统一协调,这就对切片的编排和管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其次,虽然切片也可以由物理网元支持,但虚拟化网元可以提供更高的灵活性和资源利用率,所以虚拟化技术的成熟也是5G切片部署的一个重要条件。

诺基亚贝尔:R15标准化在2018年完成,对于早期商用的验证时间是个挑战。另外需要明确网络切片的应用场景,或按照优先级考虑,建议2020商用定位于eMBB的网络切片,后续演进到uRRLC和mMTC网络切片。还需同步考虑RAN的架构,适用网络切片的部署能力,提前规划也是一个挑战。

《通信世界》:如何实现LTE现网传输能力提升并平滑向5G过渡?

爱立信:从4G到5G,爱立信一直提倡平滑演进。爱立信和中国移动从标准化、产业化、行业推进等方面都进行了多层次、全方位的的广泛合作。

现在的部署重点主要是LTE-A和物联网。不久前爱立信发布了5G插件,准备提前把5G的一些功能逐步引入到现有网络,具体功能包括Massive MIMO、V-RAN、Intelligent Connectivity、Low Latency等,在增强现有网络性能的同时,也可以为以后平滑演进到5G做好准备,最大化保护运营商投资。

大唐:5G技术4G用,提升4G网络性能和效率,给UE提供更高的带宽来提升吞吐能力,让终端用户提前感受到速率提升的效果。

目前通过实现上行2CC CA,64QAM,UDC使得上行速率大幅提升,这些技术大唐已经和中国移动合作做过外场验证。后续会继续推动实现上行SU-MIMO、UL 3CC CA、UL256QAM等技术,将上行的速率再提升。

诺基亚贝尔:诺基亚贝尔非常看重5G技术4G化,和中国移动有广泛讨论和合作,比如大规模天线技术,如何从TDD演进到5G,优先推动大规模天线在中国移动TDD网络中的商用。考虑到未来5G RAN的架构有云化演进趋势,灵活考虑网络切片和不同场景的需求,传输能力需要根据5G网络进行演进规划,大规模天线驱动前传的传输能力,云化CU/DU的分布式部署以及大带宽的回传网络分别驱动中传和回传的传输能力,我们需要从接口架构方面同步规划业务能力和场景需求,支持平衡过渡到5G。

来源:(《通信世界》杂志2017年第30期)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