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取消漫游费带来消费增长新机会

作者:特约撰稿人 云晴 责任编辑:刘婷宜 2018.03.07 10:14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政府工作报告》中取消数据漫游费的提法引起了多方的积极探讨和响应。笔者认为:数据漫游费取消的重要因素还是为了持续推进信息消费的发展,并借此形成其他行业发展的动力。信息基础设施的发展毋庸置疑已经成为信息消费重要的前提条件和基础。

这从近几年来信息消费的快速发展中可以窥见端倪:2013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从产业供给、国内需求及市场环境等方面提出若干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首次将信息消费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工信部总工张峰在2013年曾经提出“信息消费”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突破口。2014年7月,张峰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我国信息消费整体规模达1.34万亿元,同比增长20%,当时给出的评价是“信息消费落地成效初显”。

在这个时期,从政策面因素和相关产业发展趋势看,行业内许多人感受到“信息消费”这四个字蕴含着巨大的社会资源投入需求和社会前进动力。在信息行业产业链各方努力之下,不仅信息服务的种类得到极大丰富、服务可用性得到有效提升,用户使用信息服务所支付的费用降幅也非常明显。这种情况让政府进一步消除信息消费中的各种门槛和障碍,使得用户更有信心消费的愿望更为强烈。

信息不对称导致消费市场的瓦解

在信息经济学中,有一个基于阿克洛夫模型的理论——“逆向选择”理论。通过“逆向选择”理论可以得出,信息不对称往往会带来市场的瓦解。对应到电信市场来讲,就是当客户在一定应用场景下使用某一服务时,如果他感觉到所付出的费用自己无法做到有效的计算而变得不够“透明”(注意:这里并不一定是价格高,而是客户感觉无法掌控)时,部分客户会倾向于不使用这样的服务——这就会导致消费市场的瓦解。前一段时间“不限量套餐”出现后迅速形成规模,一定程度上也是相同的道理。

如果客户对通信接入的刚性需求很大(例如本地的话音和数据需求),客户因没有太多投票的权利而只能选择接受,那么如果存在一定弹性需求(例如漫游时使用大流量用户场景)就有可能被消灭掉。如前文所说这些被消灭掉的潜在市场对鼓励“信息消费”的发展,带动价值链上端的应用、内容、各类经济服务等是会起到负向拉动作用的。所以流量漫游费的取消,在“不限量套餐”成为主流之后快速被提出,也就能够理解了。

然而对于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市场——或者说由于地区差异造成的多个不同特征的相对市场的运营商而言,这样的实现需要解决一些现实的困难。漫游费的产生在于移动通信网络建设的高成本和客户期望能够得到随时享受服务之间的矛盾。不同区域的服务运营商携手一起共享网络资源就能够相对快速地为客户提供更为普遍的服务,为了弥补不同区域经济水平、运营成本带来的运营差异运营商通过结算的方式来调节。因此要解决好一体化的问题,需要考虑不同运营(或同一运营商的不同区域)之间的结算价格、以及销售给客户产品的最终价格。

欧洲历经10年取消漫游费

在欧洲取消漫游费的讨论和实践由来已久,历经10年终于最后得到取消。欧盟电信委员会很早就尝试对欧盟范围内的漫游资费制定相关规范。在漫游数据资费方面,封顶控制通常分成两个部分:运营商之间的批发结算资费标准和运营商销售给客户零售资费的标准。

欧盟电信委员经过和电信运营商的多次博弈,在运营商之间的批发结算资费标准方面实现了封顶控制(流量封顶目前是7.7欧元/G)。但是这种批发结算的封顶限制也已经传送到消费者手中——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的全体会议上投票决定,于2017年6月15日起取消欧盟成员国之间的手机漫游费用(包括通话、短信和流量费用)。

欧盟之所以能够实施一体化价格管制是因为其做为多个欧洲国家经济共同体下组成的机构,具有协调各个国家运营商之间的利益关系的意图和可能性。同时,电信运营之间竞争比较充分,即使在监管部门没有要求的情况下,运营商也会为提升客户服务水平或者提升自身竞争力而推出相应的产品包。

从2017年长途漫游费一体化可以看到,中国已经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用户消费门槛的降低,但在推进包含资费在内的服务一体化方面所能够起到的作用比较有限,尤其是在客户消费感知比较突出的流量产品方面。这里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内的各个运营商的运营方式还是独立核算的,因为各个相对市场的经济发展水平、客户消费模式、需求种类等存在的巨大差异导致的差异在短期内并不容易消除。因此政府下决心要来解决这个问题,在事实上形成了对运营商当前经营方式的“一体化”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个要求是有很大的难度的,也可能存在需要在内部运营单元中找到“公平”的需求(例如某些移动流入人口比重较大的省份就有可能存在投入大量资源为外省用户服务的情况,如果不通过漫游费调节就需要想其他的规则)。

如果我们能够就这一点达成共识,我们就能理解“取消漫游费”其实重要的目的是消除消费者对产品中不够透明部分的感知,形成更强的消费信心,借而从信息消费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单纯的降低价格并不一定就完全能够达到这样的目标)。把客户的消费信心和信任作为发展的重心,或许是运营商下一个阶段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T-Mobile,去电信化的先行者

在这一点上,美国一直以“行业先锋”自居的T-Mobile的CEO Legere深谙其道。大约5年前,他就开始在T-Mobile著名的Un-carrier(去电信化)战略中推出了“流量不清零”“国际漫游免费”等概念。

2013年3月,T-Mobile启动了Un-carrier战略,鼓励用户改变原有和运营商之间的商务关系和手机的使用习惯。在随后的时间里,其推出了一系列在该战略框架之下的活动:其中就包括了取消国际漫游费,数据套餐不清零业务等我们今天看来一些阻碍客户消费信息的服务内容。T-Mobile称这一系列的活动站在客户的角度考虑,保护客户的自由选择权利,鼓励客户根据变化的需求废弃原签约合同灵活地实现非合同捆绑,缩短更换手机的时间、更多地使用数据业务等。

1520388914967024246.png

图1  T-Mobile实施Un-carrier(去电信化)战略后与主要竞争对手股价比较情况(红色Verizon,绿色AT&T,蓝色T-Mobile)

从图1股价表现中看到,T-Mobile自实施去电信化战略后,股价一路走高,和Verizon及AT&T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在竞争激烈的美国电信市场实属不易。我们无法评估在这样的环境下类似T-Mobile的行动对整个信息行业到底是否形成较大的推动作用(推动是一定的),可以看到的是将客户的消费信心作为重点考虑因素的运营商,依然能够在市场上觅得机会——当然这也与已经获得市场主导地位运营商完全可以理解的相对保守的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监管部门需考虑对运营商资源进行合理保护

需要说明的是,政策制定者和监管部门在通过“取消漫游费”来打造良好的信息消费环境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对运营商资源进行合理的保护。具体而言,就是要尽量保证长期本地使用的客户使用的仍然是本地的网络。其原因在于由于经济发展的不一致,网络的建设运营成本是不同的,在一些成本较高地区相应的本地资费可能也会比较高,如果不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本地用户就会选择资费较低区域的业务——但使用的资源还是本地的资源。这样就会有可能带来恶性循环。

欧盟在制定相关政策时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为避免用户滥用手机漫游服务,欧盟2017年推出的新规引入了保障性措施,以确保运营商能收回成本。根据新规,运营商可根据“合理使用原则”对“永久漫游”用户收取一定的漫游费用。

所谓“永久漫游”用户包括两类:一类用户因为价格原因在本国长期使用别国移动通信运营商提供的电信服务,另一类用户虽然长期在他国居住但仍坚持使用本国移动通信运营商提供的服务。国内政策制定者和监管部门也需要考虑这一方面的问题。

总之,对于运营商而言,合理理解漫游费取消是形成信息消费推动力的一个环节。在充分考虑地区差异下形成一个能够推动商业和科技环境发展的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已经成为下一个阶段重要的课题。而将关注点集中在诊断信息不对称部分及寻找解决方案,或会是下一步运营商新的机会和任务。而政策制定者和监管部门在这一过程中,也需要站在运营商角度考虑规避因为政策滥用导致资源不能得到合理配置的问题。

来源:《通信世界》杂志2018年第7期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