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业“变法”:提速降费需更多引入竞争机制

作者:郄勇志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8.03.09 11:17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上,明确指出要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让群众和企业切实收益,为数字中国建设加油助力。这意味着,自2017年长达23年的语音漫游收费一朝作古后,取消流量“漫游费”也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电信业“变法”正在从容拉开改革大幕。

电信业变法箭在弦上

过去,我国基础电信市场主要有三家国有企业运营,“套餐多”、“资费高”、“全国漫游”等形式电信资费被消费者一直诟病。彼时,如何为广大电信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如何激发电信业务创新活力,如何进一步挖掘电信业务市场潜力等,摆在了相关监管部门的面前。

“穷则变,变则通”,电信业变法箭在弦上。2012年6月,工信部下发《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明确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八个重点领域,其中不乏参与基站建设、开放移动转售业务、宽带接入网业务、增值电信(ISP/IDC)、参股基础电信运营市场等先前号称“垄断”的业务,开放力度之大堪称电信业首次。

对广大电信消费者而言,电信业改革感知最为明显的当属能否降低移动语音资费和移动流量资费。毕竟,打电话与手机上网是一名普通消费者对于电信业务最基本诉求。于是,伴随着监管部门不断地政策出台与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在电信领域落地最为经典的代表:虚拟运营商正式诞生了。

对于虚拟运营商的定义,其特点有几个关键属性:一.均为国内民营资本;二.属于B2C业务,直接面向广大电信消费者;三.能够提供语音与流量资费。由此一来,在面向广大消费者电信业务上,基础运营商不再“寂寞”,与之既竞争又合作的民营企业扑面而来,这也为后续基础运营商加大提速降费力度埋下了伏笔。

民营电信企业充分发挥鲶鱼效应

自2013年底国家发放首批11张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以来,目前国内共有42家虚拟运营商企业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目前,随着虚拟运营商临近“转正”,如果细数其在四年试点期对广大电信消费者发挥的价值,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率先推出流量不清零服务:2014年4月,蜗牛移动在国内率先推出流量不清零政策,随后国内三十余家虚拟运营商纷纷效仿紧随其后,终于2015年10月1日起,三大运营商正式实施流量不清零方案,虚拟运营商“鲶鱼首秀”宣告大功告成;

二.语音全国无漫游:虚拟运营商自开展业务始,多数语音资费方案均为全国无漫游,这一点在全国前十大虚拟运营商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几乎清一色“语音全国无漫游”,并且得到超过千万的电信消费者广为好评。终于,2017年9月1日起,三大运营商彻底全面取消语音长途漫游费。就此,尽管不能将所有功劳归属在虚拟运营商身上,至少有其鲶鱼效应在推动;

三.流量全国无漫游:除了极个别虚拟运营商推出了少数本地资费套餐外,多数虚拟运营商在流量资费上均采取的是全国无漫游服务。并且,虚拟运营商推出的流量全国无漫游业务至少服务着全国二十多个省份超5000万人,这也成了商旅一族格外青睐虚拟运营商业务的理由。终于,随着今年两会召开,三大基础运营商纷纷表态将在2018年7月1日前充分落实流量全国无漫游。至此,语音与流量全国无漫游时代将正式开启。

提速降费需更多引入竞争机制

当然,以上列举多数针对于广大电信消费者感知层面,毕竟语音与流量消费为刚需存在。其实,民营资本取得的成绩、发挥的鲶鱼效应远不止此。不过,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回归到为用户提供更好服务,进一步激发电信市场活力上来。所以说提速降费没有终点,电信行业需要更多的引入竞争机制。

前不久,工信部公开征求对《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从意见稿中可以看到,除了现有的民营企业,后续国有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均有望依法申请经营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这无疑是对国内电信市场进一步保持开放能力的一种积极推动,也是对国内电信业始终保持市场竞争机制的一种充分肯定。

当前,4G广泛应用,5G快速推进,物联网业务风生水起,以电信能力为根本的连接规模正急剧扩张,连接应用日新月异,可以说电信业务将深度嵌入至全国各个垂直行业,广泛应用于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工业制造等领域。而电信业进一步向全社会民营、国营、外资市场开放,则可以充分“因地制宜”、“尽其所长”,传统电信运营商不擅长的事情,就交给更懂的企业去做,充分开展差异化运营。

当然,电信业不断提速降费有着不断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的因素,也有着其电信业发展历史必然性。随着5G与物联网业务的飞速发展,电信业务更多的应趋向于类似收取水电费一样的基础民生服务,将电信业务作为串联其他垂直行业的基础能力,真正为老百姓和社会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务。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