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资分羹宽带接入仍有坎 撬动市场格局需有新思维

作者:浙江省通信管理局 王君兰 责任编辑:王德清 2018.03.14 07:57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进入电信运营市场,工业和信息化部先后出台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等文件。2015年3月1日工信部正式实施《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向民营企业开放宽带接入网业务。2015年末,工信部发布了《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调整并设立“网络接入设施服务业务”,并在该类别下新增“有线接入设施服务业务”,为具备条件的企业申领相关业务经营许可奠定基础,进一步理清了民资准入的范围。

民资入市在竞合中前行

曾经,宽带市场的“最后一公里”掌握在传统基础电信运营商、驻地网运营商以及无数ISP手中,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1万多家小型宽带服务商。驻地网多年来的发展其实一直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有些“擦边球”意味,惟有获得试点牌照,这些企业提供宽带接入业务才会名正言顺。

现今,信息通信市场面临传统业务收入下滑的窘况,基础运营商一直在努力提供价廉物美的服务,但用户获得感不强的问题如鲠在喉,整个行业已经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之一就是要深化电信业改革,通过加强市场竞争来促进技术进步、业务创新、资费下降和服务提升。民资进入宽带市场,被认为是深化通信业改革的重要一环。

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如果引导得当,将有许多驻地网企业实现转正,同时清理出一部分不具备网络运营能力的驻地网厂商,从而进一步规范接入网市场,有效确保用户的宽带上网体验。国家“提速降费”各项举措执行以来,网络覆盖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提升,固定宽带单位带宽和移动流量平均资费水平逐年下降,“升”与“降”之间,不仅有基础运营商的大量付出,也有新入局者的不遗余力。

沉疴依然不容小觑

截至2017年末,已有70余家民营企业在地方通信管理局申请到了试点牌照,民间资本在宽带领域投资超过百亿元,民资企业发展宽带接入用户同比增长超过40%。民资试点企业打破了运营商囿于体制、宽带沦为管道的固有模式,正在尝试寻找更多缝隙机会,以宽带为基础平台,通过更灵活的资费设计方案有效改善用户痛点。

长远愿景和政策红利总是美好的,参与方也都是满满的热情,但民资试点企业也正遭遇现实难题,宽带接入市场放宽民资进入条件这一利好政策究竟能否换来预想中的发展成效,如何真正发挥“鲶鱼”效应,还需要多方努力共同解决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和阻力。

牌照难解“黑宽带”隐患

政策东风让此前行走在灰色地带的诸多民资宽带企业一夜“漂白”,但工信部颁发牌照只是给了这些企业一个营业的资格,并不能真正解决“黑宽带”问题。“黑宽带”不仅在于没有正规牌照,更重要的是在服务上欺骗消费者。与基础运营商相比,民资试点企业无主干网和资金优势,在三大巨头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民资试点企业夹缝求生,造成一系列乱象。

虽然《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要求有线宽带接入速率的平均值能达到签约速率的90%,但由于目前尚未有一个明晰具体的测试标准和方法,用户实际感知的网速与企业承诺的有所出入。一些试点企业通过偷偷将独享宽带变为共享、一根网线给多家使用等方式来降低成本,就像不少消费者经历的那样,付的是百兆的钱,享受的却是10M的网速。

“最后一公里”乱局未被打破

当前,国家出台了诸多推动光纤到户的政策法规,要求涉及的相关部门为宽带入户放行,各省市也纷纷出台落地措施。浙江省内新建住宅按光纤到户国标建设,要求预留足够的空间和资源给其他基础电信企业和符合相关条件的民营企业进入,否则不能通过验收。《浙江省通信设施建设和保护》对保障通信业务经营者公平进入做了要求。2017年起浙江出台政策明确将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企业纳入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协调机制,进一步推进了民营企业在电信领域的发展。但对于既有老小区的改造,由于历史原因,接入垄断现象仍然存在,宽带接入网试点企业进入已建成小区、城中村难度较大。

价格战重启过度竞争顽疾

按照工信部规划,民资进入宽带市场采用自建、资本合作和宽带转售3种模式,这些模式都与基础运营商关系紧密,业务也往往受其掣肘。

一方面,基础运营商在监管政策要求下进行合作,当民资试点企业的发展威胁到存量市场份额时,基础运营商会采取各种手段控制自有用户流失,试点企业受制于基础运营商网络议价谈判能力;另一方面,试点企业必须通过业务、资费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来实现发展目标,但实际上创新乏力,随着通信市场开放的鼓点更加密集,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和中国广电先后入局,试点企业的发展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恶性竞争事件频繁发生,给市场环境造成不良影响。

自中国移动大举进入有线宽带市场后,超低的资费攻势对于既有市场带来较大冲击,价格战已全面打响,这对于小规模运营的试点企业挑战极大,除了民营企业中的虚拟运营商,其他试点企业根本无法借力“固移”融合优势,导致个人宽带资费设计形式上竞争力不足。

鹏博士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也是国内第四大宽带运营商,2017年虽在企业营销、IDC数据业务收入等方面取得了增长,但是无法填补个人宽带收入下滑留下的缺口。而发展17年之久的老牌宽带接入商艾普宽带因为资金链断裂倒下,更是折射出民营宽带企业艰难的生存现状。

入场容易留下难,欠缺品牌服务能力

民资试点企业欠缺庞大用户群体支撑和清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导致其虽在某些微区域市场有自身优势,但在技术上不可能更先进,管理模式上也未见突破,且后期服务意识不够,难以构成可持续发展的保障。随着消费升级,直播、高清视频等大流量业务逐渐普及,消费者对高速宽带的需求日益增长,这对宽带产品的质量和服务提出更高要求,试点企业面临更大的成本支出压力。

以浙江省为例,截至2017年12月底,已开放试点业务城市8个,共有9家试点企业申请开展业务,但实际已发展用户的试点企业只有4家,共发展用户20多万户,其中仅长城宽带一家所占比例就在90%以上。

提质增效,多管齐下盘活市场

伴随着信息通信市场开放之路越走越宽,民资试点企业需在市场挤压中不断提升自我,上承国家战略,下接市场需求,找到一条更加健康的可持续发展道路。行业主管部门也需做好服务工作,引导和鼓励企业更好地参与市场竞争。

“差异化服务”有望打破寡头垄断

通信业人口红利不再,传统上靠拉用户发展市场的盈利模式将终结,价格战之后,民资试点企业需在增加附加价值、提升宽带ARPU值、提高产品服务质量等方面多下功夫。

试点企业可通过民资灵活的优势细分市场,创新商业模式,找准差异增长空间,挖掘潜在用户,唤醒睡眠用户。如长城宽带通过推出“大麦盒子”让用户享受更好的观影体验;浙江金之路和网宿科技展开前后端合作的方式,金之路以自有品牌发展用户,做好前端用户发展,网宿科技做好后端支持,搭建由内容和应用运营平台、社区云节点、智慧家庭终端以及配套的业务运营支持平台构成的系统,将业务节点下沉到社区中;中信智能工程聚焦杭州校园园区,目前已完成4个园区的接入网建设。

监管合力方能净化市场

工信部推进民营宽带准入,目的是促进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发展和业务服务水平提升,属地电信管理机构要进一步加大政策宣传解读力度,充分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释放民间资本活力,通过促进有效竞争,实现网速提升、网费下降,同时要加强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监管,促进资源共享,保障用户的自由选择权和企业的公平接入。

结合“最多跑一次”简化办事流程

浙江省通信管理局结合省政府工作报告“最多跑一次”改革要求,进一步简化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审批,将企业纸质材料核验和最后领取批复合二为一,其余步骤均线上完成,并增加实地考察环节,从企业跑政府转变为政府主动跑企业。为方便企业咨询申报试点业务,浙江管局按照事项制定统一的办事指南,明确试点办理的相关条件、办事流程、办事期限等,并在官网上公示,申请企业可以通过网站、宣传片、二维码、电话专线、QQ专线等方式咨询,从而做到咨询服务不用跑。

加强合作交流,增强社会责任意识

基础运营商与民资试点企业要积极探索互利共赢的合作方式,避免基础运营商向试点企业提供带宽资源时产生批零倒挂或者降低服务质量的情况,基础运营商需在与试点企业签署协议时明确“禁止分割入户”,并加大对“黑宽带”的检查,一旦发现要立即切除带宽服务,努力营造一个公平合理的市场环境。

民资试点企业在发展自身业务的同时,应自觉履行社会责任,致富思源,义利兼顾,在重大工作通信保障、宽带“提速降费”、全光城市建设、农村普遍服务等工作中,结合自身优势,积极发挥作用。

来源:《通信世界》杂志2018年3月15日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