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立东:虚拟运营商发展应由“扩张用户 ”转向“价值经营”

作者:王德清 责任编辑:王德清 2018.07.23 11:25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截止到2018年6月,我国虚拟运营商用户已突破6881万,2018年上半年净增836万户,在网用户月均净增139万户,与2017年基本持平,但较2015年和2016年有所下降”7月23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许立东在7月23日,由人民邮电出版社主办、通信世界全媒体承办的“2018移动转售产业乐山研讨会”上表示。

1532316441296092611.png

全球规模最大移动转售市场 未来发展可期

从2017年5月开始,我国就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虚拟运营商市场。许立东表示,从规模上来说,我国前十家的移动转售企业都超过了两百万用户以上,其中最大达到了1200万用户。用户超过百万级的运营商企业则有19家。中国的虚拟运营商企业通过四年的时间,实现了世界虚拟运营商界的突破,因为在国外来说,用户数超过百万的虚拟运营商的都是非常大的企业。

从盈利状况上,许立东表示,现今我国虚拟运营商的盈利状况是正常的,因为一个新兴产业发展初期,是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的。但从2015年开始,部分虚拟运营商已经实现了盈利,到2018年6月份有16家企业大概在40%左右的一个盈利面,所以盈利的情况还是比较好,从全球来讲,国外的虚拟商的盈利大概在5到7年实现当季的盈利,而我国在四年左右的时间40%的企业就实现了盈利。

在基础运营商方面,中国联通的用户占比一直遥遥领先,虽然在2016年12月以来,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策略不断调整,中国联通的市场有了小幅的下降,降到了72%。但在今年6月,随着联通的策略调整,中国联通的用户占比又提升到了75%。

但随着用户数量的不断增增长,很多人对于虚拟运营商未来的发展是否还有潜力产生了疑问。对此许立东表示,在试点之初,我国移动普及率就已经处于一个很高的状态,但事实证明,我国虚拟运营商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究其根本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我国市场容量较大,中国和欧洲的小国家比,我国的人口规模以及市场容量都非常大。二、我国整体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地域差别非常大,运营商是统一的标准化的服务,这里面就有一部分的细分市场需求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从业务创新的角度给虚拟运营商带来很大的空间。

行业竞争加剧 价值运营面临挑战

虽然我国虚拟运营商用户在不断的增长,但从今年1月开始到今年6月为止,连续6个月行业收入呈现负增长情况,与去年同期相比呈下滑状态。在收入排名前10名当中,有6家企业上半年收入负增长。许立东表示,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虚拟运营商的话务量,价格是一个刚性下降的趋势,从通话量的角度来讲,上半年同比下滑30%。

许立东表示,虚拟运营商的流量,从收入的拉动来讲,没法跟基础运营商相比,上半年流量收入只增长了3.3%。对于基础运营商来说,流量的拉动占他整个收入增长拉动的力度是比较大,但是今年上半年基础运营商流量收入的拉动也在减弱,基础运营商的流量收入,由于三家运营商之间激烈的流量价格竞争,导致基础运营商也是增量不增收的情况,基础运营商的流量收入现在也基本上到了一个天花板了,收入基本上不涨了。虚拟运营商原来漫游非资费设计,随着政府取消了基础运营商的漫游非,导致虚拟运营商主打的这样一个点的作用也在削弱。

同时上半年移动转售的号码供应和以前相比,也有所降低,所以导致用户对话务量的拉动作用,新的用户对话务量的拉动作用急剧减弱。对于虚拟商上半年的收入困境,许立东认为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的虚拟运营商可用来投放市场的号码供应是大幅减弱的,所以依靠新增用户区拉动收入的模式受到了影响。第二个是虚拟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之间,从统一的市场来讲还是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上半年由于三家基础运营商的竞争加剧,导致虚拟商的生存空间得到进一步挤压,目前上半年虚拟商1G流量的收入大概逼近10块钱左右了,从14、15年看的时候,那个时候基础运营商1G的流量都在一百块钱,现在十分之一了,从虚拟商流量的空间也是受到很大的挤压了,从全球的发展来看,在基础运营商竞争比较激烈的市场,基础运营商一定要关注合作伙伴,也就是虚拟商合作伙伴的生存空间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虚拟商生存能否合作共赢的一个点。

未来行业增长模式面临转型

许立东表示,虚拟运营商未来的发展环境存在着好的一面以及诸多挑战,从好的一面来说,政府给虚拟运营商的码号资源是非常丰富充裕的。其次三家基础运营商也在积极的对批发价进行联动调整,将来批发价的调整的幅度将是运营商高度重视的。另外运营商也在思考网络能力进一步开放给虚拟商,促进虚拟商的创新。中国联通就已经将智能网的资源上做了一些改造,为虚拟运营商服务。但政府的监管还是会保持严格的态势,另外许立东认为将来的竞争,由于基础运营商之间的竞争非常的激烈,导致虚拟运营商的生存空间会面临挑战。

对于虚拟运营商未来的发展,许立东表示,虚拟运营商应该由“扩张用户 ”转向“价值经营”。首先要充分的利用自己的业务布局来发展。其次一定是把创新业务作为将来持续发展的重点,在现有的模式上能够继续的探索,一个是创新产业链的规模上进一步扩张,包括国际业务、物联网、可穿戴设备等等,有的虚商也做了宽带接入,第二块就是希望有资源的虚商,包括一些集团性的企业,有集团背景的可能尝试服务主业的信息化,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也就是说以信息化业务去服务于本身的集团,找到内部的一个定位,然后获得成功的解决方案之后,再向其他集团或者是其他行业去推广。

同时许立东认为,虚拟运营商的发展发展其实离不开基础运营商的探索,在下一个阶段,我们建议基础运营商能够加大对虚商的创新支持,下一个阶段单纯的靠号码的放号来讲,不利于支持这个行业长期的发展,整个创新其实是需要基础运营商能够给虚商提供更大的支持。第二个就是资源支持上面,我们也建议基础运营商能够高度重视和高度关注,及时的调整自己的产品和批发价,尤其比如说流量,基础运营商之间的不限流量套餐这个比例在快速的攀升,基础运营商的套餐还是有一定的门槛要求,那么能否在满足一些用户流量的需求更小,门槛更低,双方还是有很多配合的空间,这里面就需要基础运营商重视虚商的合作,能够把虚商看成是一个真正的渠道。第三个就是建议探索多种方式,包括专题项目的方式等,只要是能够满足一个很高的活跃用户的要求,这样有好的项目,基础运营商应该给予支持,这样的话,双方达到一个双赢的结果。

许立东表示,在正式商用以后,虚商的生存空间,总体政策空间在扩大,从政府来说三方面给予了支持,一是对资本的限制,国有企业和外资也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对于虚商的融资,提供了极大的方便。我们调研也了解到,有些虚商正在做这样一些工作,通过引进新的资金,加大对创新的支持。第二从政策上来讲,我们看到明确的鼓励基础运营商和虚商之间开展物联网的创新型应用的合作,包括开展一些物联网业务的转售,都是支持的,所以这个有利于虚商进入新的蓝海,第三我们看到从政策角度来讲,对批发价有一个要求,包括对标的基准,对标的频率,只要基础运营商按照政府政策的要求,及时的调整批发价格,虚商依然有很大的生存空间。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