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智慧城市研究院宋跃武:大数据助力创新体系重构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8.10.19 14:24 来源:通信世界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10月19日,“智慧城市和政务大数据论坛”在京召开。天津智慧城市研究院技术总监宋跃武《数据“纵横”与政府数据治理》。

演讲全文如下:

宋跃武:其实上午我听了好多不管产业界还是学术界对智慧城市也好,数据治理也好一些理解。我比较认可的,我觉得对让我比较认可的一个是北大老师讲的那个,一个叫技术逻辑,一个叫政务逻辑。其实我下面跟大家聊的,可能偏政务逻辑这个口。

首先谈谈数据纵横这件事,这张图相信大家都看到过,国家十三五规划,这是很多IT行业企业都在盯着国家的大数据、互联网+等等,但是大家有没有关注到下面四个东西,怎么解释?有一个重构社会形态,咱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形态?要重构到什么样的社会形态状态下?如果你不你理解这个的话,玩数据也好,玩社会化都是进行不下去的。大家可以回去查一个东西,叫无身份社会,现在我们还是有身份社会,将来社会是无身份社会,这是国家已经重点推动的一个概念,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重构国家治理,现在国家的治理方式是什么?现在政府的手伸到无处不在,你会看到从最近两三年开始,也就是十八大往后推,政府的治理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一个什么变化呢?政府回归到权力层面,把治理放给谁了?放给第三方组织。所以说为什么很多搞IT的企业能将来有可能转换成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的一个中间组织这个层面上,这是一个很重大的一个变化,也就是政府不再仅单单关注于我自己做所有事情,而是多元共治。你如果做电子政务,做智慧城市,你将来不能够只是政府多元共治,这个事情等于没做。

第三个方面,重构经济形态,以前的经济形态是什么形态?咱们国家经常谈我们的三架马车是什么?出口、投资和消费。这是什么情况下的经济形态?这是工业环境下的经济形态,叫出口、消费和投资。理论上来讲,我们现在的经济社会体制是比美国要落后一代的,人家在信息社会,我们现在在工业社会。在信息社会里面的主打经济和工业社会的主打经济一样吗?不一样,以后是服务业的天下,并不是说,工业不重要的,就像工业社会农业也很重要一样。

那么我们通过上面这些互联网+也好,宽带也好,主要干吗呢?是重构我们现在的经济形态,要把现在的很多工业变成什么?工业服务业,以后政府做的是产业治理,而不是简单的营商环境的问题。所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最后一个方面,重构创新体系,我们现在国家的创新体系是什么?咱们现在的国家创新体系是什么?高校、研究所,这是咱们国家现在的创新体系。那么以后的创新体系是什么?咱们经常会提的一个概念,就是说高校缺案例,企业缺理论,以后它是一个广域的协同创新环境。包括我们做智慧城市也好,做电子政务也好,我们在这里头有没有构筑一个广域的协同创新环境?

上面是手段而已,下面是真正的目标,如果说没读懂这些内容的话,我相信很多企业最多也就是通过企业关系拿到一些简单的信息化项目而已,它做不了这个行业或者时代的引领者,这是一个概念。

前面北大的教授说的那句话,政治思维一定是什么?优于什么?在这个政府口里面,一定是要大于我们的技术思维的,这是一个概念。

第二个来讲,我们来谈谈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概念,现在很多单位都是从做信息化的企业转化为做数字化的企业,现在都谈大数据。它俩什么差别?很简单的一个逻辑,信息是讲流的,数据是讲对象的。我今天很欣喜的看到了两个企业谈到了两个事情是跟对象有关系,一个是数据孪生,另外一个政府虚拟化,政府仿真。这些才是真正的数据思维,如果我们现在还谈说一窗子、一口子那是信息化的范畴,而不是数字化的范畴。数字化,我能够把一个对象完整的表达出来,就像现在大家都在谈政府数据很重要,我可以这么来说,因为我在政府和非政府之间,我可以这么来说,民间数据比政府数据多的多。所以说在这里头来讲,在座的各位数字营销随便描述你,描述的比政府数据还准,甚至你什么性格,什么喜好都知道?它就是面向你这个人做了一个完整虚拟化,它在做你的孪生。

我们谈数字化的核心是什么?大家可以看看美军,美军的变化,如果在北京的话,都听说过前几天一个案例,海底捞说阿姨能免单,老太太一看阿姨能免单,真的是把权利给了阿姨了吗?真的是这样吗?不是这样的,阿姨只是数字计算之后的一个执行者而已,真正决策体系是她后头数字化的内容。真正我们将来做数字化的核心是什么?数字化的本质就是说把原来权力集中化变成每一个层次都有自己的决策能力,而决策规则在哪掌握?在数字体系里掌握。

比如政府说了,以后一个窗口的人都能PD,不是真正给他PD的权力,而是他是这个权力的执行者。整个PD的计算过程在哪做呢?整个计算的规则在数据体系。所以大家可以去看看,研究一下,这也是数字化的孪生。

所以我们结合这个我们看看智慧城市四个大的发展方向:

1、新技术应用。

2、信息化深入应用阶段。

3、城市大脑。

4、产城治理新格局。

简单说数据纵横,其实我说这个纵横不是说纵横四海的纵横,是讲咱们国家行政体系造成数据纵和横的问题。对于国家来讲,国家治理结构是什么?以专业口作为一种治理结构。公安也好、统计也好,这都是垂直领域的,这是面向以权力为中心的一组。还有一类,以地方政府,是面向谁的?面向我的社会治理和产业治理。

在这里头来讲,谁最需要数字化?不是这些部门,而是这些,也就是说现在数据很难打通,现在大家都知道数据很难融通。而真正现在需要数据的是谁啊?不是这些部门,而是做社会治理和产业治理这方面的,也就是现在越往基层政府走,越需要数字化。

能不能简单说一下?当然这个治理方法不提太多。我稍微说一下数据治理过程中的一个矛盾问题。这里面很明确一点是什么?政府的数据是政府吗?你的身份信息这个数据是谁的?所以说他没有权力做到真正的开放。咱们国家还没有宣布一件事叫数据国有化,现在还没有到数据国有化的情况下,所以说在这时候来讲,当然作为IT行业来讲,很希望能够把这个数据国有化把这个矿自己挖走,但是真正的数据来讲,同样一种数据,比如说医院的数据,医院只是数据的保有和存储方,真正最麻烦一件事就是在责权里面,三方现在叫不下阵,第一就是真正数据的所有者;第二数据的主权,是谁啊?数据主权一定是归政府的,数据所有权归个人,但是数据主权归政府。第三数据应用又是一个层面,如果你想在一个政府、一个领域把数据这件事做起来,你就把这三方的责权利画张表就可以做好。

这里面政府面临着很多问题,不再说了,前面也提到了一些内容。

我核心就是建议大家,一方面知道政府想干什么?第二怎么去把这个事情跟每件事情谈清楚?所以说我们现在说很多政府如果想做的话,都要把原生数据做成真正的政府数据。

比如举个例子,咱们现在都用导航,导航都有流量,其实这个流量怎么来的?大家都知道吗?咱们现在交通信息的流量是怎么来的?都是手机上来的,其实原生数据上主权是谁的?是我们每个参与交通这个人的。但是我经对你数据加工之后,我新成了流量数据是谁的?是加工者的。所以这里头很多时候,如果想用公共数据来做的话,一定要什么?要明确哪些数据是你的,哪些数据不是你的?

好吧,我简单给大家分享到这儿谢谢!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