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通院孟然:移动转售企业是跨行业码号协作的主体之一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9.01.10 14:33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2019年1月10日-11日,由中国工信出版传媒集团主办,通信世界全媒体承办的“2019移动转售业务全球发展峰会暨虚拟运营商甬江潮起”在浙江省宁波市宁波凯洲皇冠假日酒店召开。在同期举办的“MVNO 2019创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孟然介绍了码号推进组的两大工作重点,一是跨行业码号如何得到更好的应用;另一个是解决跨行业码号所存在的问题

QQ截图20190110141937.png

演讲全文如下:

大家下午好,好长时间没有跟各位虚商的朋友见面,今天特别感谢此次大会,能给我这个机会,能与大家见面再聊聊虚商的事。

刚开始试用的时候码号就是一个热点问题,那么怎么利用它,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也想与更多的虚商界的各位朋友相互交流。

现在的码号资源和号码,跟传统意义上的号码不太一样,以前的号码就是用于打电话、发信息,通信行业里的路由标识,现在发短信已经很少,都用于互联网、金融乃至于其他很多行业标识自己身份的IP,比如说微信、支付宝等等,都会用号码去作为身份IP,接收验证码然后注册。并且与此同时作为通信行业的朋友,大家现在也可以说是困扰吧,因为我们是在运营和发号码的,很多的号码在用户退回的时候不会发现,号码上会被互联网应用进行标记,通过这些互联网的应用或者是整个社会各类应用的发展,推动着号码整个性质已经改变,不只是通信网的标识,更多是互联网身份标识,或者是向走互联网、物联网的标识。

然而这也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新发的号段没办法注册网站,170号段收不到验证码,银行不识,手机没办法进行充值等。很大程度上是跟用户的使用行为有关,会存在互联网标记。

还有,现在面临着比较困扰的一些问题,在码号放号的时候,这个号码前一个人不用,我们自己圈子里大家知道号码回收率非常高,但在二次放号的时候发现,这个号码往往已经在其他的应用里注册,对下一个用户带来很大的困扰,没办法注册。再有,对二次号码的应用,会收到很多无关的电话、骚扰信息。

我们概括一下,这些问题主要是因为几个原因:

一是号码归属方面的问题,包括没办法在支付宝充值、微信充值等等,主要是因为这些充值渠道不识别这个号码。

二是新网号问题。

三是号码标记的问题。

四是二次号码的问题。

我以局外人的角度做一些总结,运营商包括虚商在内,有几方面的问题。第一,在新号段启用的时候造成很多的用户层面的问题,首先用户发现问题之后想到的是卡谁卖给我的,我找谁的,找到我们客户渠道问题之后,往往是发生在互联网渠道,所以单方面没办法处理这些问题。另外,严重的影响了整个网号利用率水平的提升,因为网号资源其实大家一直都知道,包括前期很紧张的时候,因为资源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新开了16、19号段,大家觉得卡号资源得到了一些缓解。

但是,因为在网号资源使用过程中,第一可能从内在找问题,在于回收、重放号的比例,太高了,所以就造成了二次号太高,投诉很多。本质的问题是号码不受我们掌控,很大程度上,这个号码再次利用是不能能很好用?互联网影响的。

此外,前期大家一直在谈的没办法树立品牌,号段都是散的,没有一个渠道知道是哪家虚商的。第一,来电显示上标识不出来;第二,有一些充值等等行为,也标识不出来是哪家的。

正是这些问题,不光是从运营商在运营的角度里发现了这些问题,自己在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其实在媒体、政府也是特别的高度关注,包括前面的170事件大家很清楚。

再有近年来,网友对这个问题的反应也是越来越强烈,包括我们关注到主管部门收到的信息。

此外,刚才讲到的更多的是号码来注册跨行业的应用,还有一类,现在大家也亲身感受到,一直在做的两项工作,一个是防范打击信息诈骗,另外一个是骚扰电话整治。要把号码标记的资源共享工作,这里有一块,关于号码被编辑的通报,这方面也是希望大家能加强重视。我们要12321举报是一个途径,但毕竟是个案,通过互联网标记可以从大数据的角度,可以看到、分析出某个渠道或者是某个方面的业务发展,确实是存在一些问题,所以也希望大家能够对号码在被互联网被标记引起重视,能够更好发现业务发展中哪个方面存在着问题,及时的去调整,部里也提出了这些要求。

针对这些问题刚才也讲,单方面没办法去解决跨行业的码号使用问题,一头使劲也不能一头热,需要对方共同去努力。所以在2017年5月份的时候,在工信部指导下,成立了码号服务推进组,解决前面所说的各方面的码号的问题。

目前来讲,码号服务推进组成员单位50几家将近60家,覆盖了银行、互联网、证券、征信,软件开发,SP,这里除了我们运营商之外还包括18家虚商伙伴,马上还有第19家进来。大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努力的去探索,跟着我们一起去努力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我们整个码号服务推进组,这几年来重点工作的方向,一个是现在号码标记的问题;二是二次号码问题。因为不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对运营商有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对用户有影响。

再有号码识别问题,前面提到了,虚商朋友特别关注这个问题,此外有些创新的应用,当然这个创新的应用希望更多的虚商朋友跟我们一起来开拓应用点以及市场。所谓创新,对于技术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创新。

给大家汇报一下进展。第一是号码标记这件事情,其实我们也是从2016年开始做,年底的时候开始的,从2017年的时候,形成了常态化的号码标记共享机制。通过平台,我们把数据分发给运营商,包括三大运营商还有标记企业。可以通过这些高危标记数据驱分析、处理存在不良使用行为的主体,再把这个结果反馈给互联网标记企业,这个是形成常态化的标记的共享机制。

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平台已运行了一年半的时间,从2017年10月份的时候,数据也是纳入到了网安通报里,后面的机制来会常态化去运行下去,包括在骚扰电话治理里,希望发挥更大的作为。

此外,标记服务行业里,其实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包括去年11月、12月份的时候,《东方时空》有一期报道,报道了标记企业存在恶意标记行为,或者是标记审查问题,不严格,而造成了一些误标记情况。针对这个情况,在整个标记共享机制过程中,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第二是标记号码服务平台。第一我们支持用户通过服务平台来查自己的号码有没有标记,当然了,我个人的想法是,可能最多的是服务于咱们二次号码的用户,有的时候很被动,拿到一个新号,有一个电话来,给你标记什么什么,营销或者是推销,这种情况下,其实我们希望用户可以通过我们的平台看到,是谁标了他,因为现在的标记服务提供商,最主要的是6、7家,现在是7家接入平台里,可以查自己的号码是否被标记。如果被标记的话,他可以在平台上发起号码误标记的恢复申请,对于符合条件的,比如说二次号码的用户,前一个标记行为是前一个用户的,平台可以处理。

这个用户号码被标记成张三,他给标记成李四,这种情况也是可以处理的。此外标记服务平台可以做一项工作,好多的二次号码被标记的情况,等到用户投诉已经是有事后的行为了,希望用户拿到号码的时候比较顺利的去使用,所以也是加了回收号码标记的一站式清除服务机制。

目前来讲,号码标记查询主要是查互联网企业,这个运营商参与的工作不需要那么多。第二个是号码误标记的清除工作,这项工作不会任何用户来都清,因为从第三方平台来讲,要保证确实存在问题才会帮你清掉,不是说打骚扰电话来就要清,这项工作不做,因为要保护权益的同时,也要保障标记的公正性和准确性。

首先我需要运营商来帮助我验证身份,是不是一个二次号码,运营商知道什么时候开户的,这方面需要大力配合,这方面中国联通已经跟我们平台完成了对接,整个平台的实验、试点的工作。我觉得如果虚商有这方面的想法可以进一步的去沟通,介到平台里来。

第二个是二次号码,这件事从很早就开始探索,比标记工作早的多,因为一方面用手机注册的地方简直太多了,第二个,二次号码的事情,是要谁主动实行?因为二次号码的事情,第一,我们有回收的号码,但是回收的号码互联网企业不知道哪些是回收的,不知道怎么解绑,还有解绑有没有法律风险,所以可研究的点特别多,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是一堵墙,想办法翻墙,拆墙,翻过去之后前面是一座山,我们一会一直做下去无论有多难。

第一,近期开展了法律问题的研究,法律成果相应的法律部门的人会做一个成果的汇报,第二个,启动了行业号码应用,以后怎么用,大家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互联网企业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

去年的时候,我们也承担了实验的工作,也是为了探索出解决的方案。第一,我们推动当时是联通和部分的虚商和小米、360开展了两个实验,一个是对于小米来讲,帐户体系的号码注册,可以发现小米帐户体系里已经是二次号码的,做了这项实验,在5月份大会的时候,小米的陈阳(音译)也做了详细的情况的汇报。

第二,还做了跟360号码标记的清除实验,整个实验下来,坦白的说,实验的方式是让号码绑定时间同样让虚商确认,实验完了之后,从实验数据来讲,这个事情特别有意义,因为在整个互联网应用里二次号码的量很大,超过我们的意料。当时的实验只实验了几千万的数据,这个方式来讲,如果要是做下去,需要和虚商投入的量整个IT系统的量非常大,后面也在探索其他的方式。

第三,刚才讲到的号码识别的问题,最开始的时候,大家特别的干住。运营商也很关注这个问题,主要是在于第一,前一个166放号,很多的手机不认识166是联通,不知道是上海、北京还是什么地方的,当时跟联通这边沟通的特别频繁,在推动这个事情。对于虚商的各位朋友来讲,除了这方面之外,还更关注我们的号段,是不是显示是自己家,比如说小米或者是远特等等,所以虚商方面今年也是做了一个立项的智能终端及后台服务端电话号码识别技术要求,终端厂商拉进来,实行标准的落地,以后在新号段放出来之后,会正确显示号码。

同时搭建了跨行业码号服务平台,来向各行业的企业来发布号码归属的信息。

此外,在我们码号行业,也是做了一些创新的应用,也不一定是创新的应用,最主要的是哪点?因为我们在跨行业码号沟通的时候,比如说跟金融、证券或者是征信等等行业去沟通的时候,这些行业用户去注册的时候有很高的门槛要求。比如说去银行开户或者是去证券公司开户,会干嘛?首先会对用于跟运营商之间做一个三要素的验证,目前来讲,三大运营商技术都比较成熟,对于虚商来讲,因为我也跟他们沟通,因为没有这个渠道,所做的是什么?不容许虚商的用户来开户。但是从业务发展角度来讲,提高客户满意度来讲,这个是对虚商是一个很大的困扰。

所以这方面我们也是做了一些应用和探索,包括去年的时候,和爱施德等几家虚商做了用户三要素的接口,征信做了一些三要素接口的实验。后面的过程中发现,用户的银行开户、股票开户,包括很多的银行的互联网平台,比如说微信绑定银行卡各个环节都是需要用户三要素验证的,只有验证通过,业务才能往下继续。所以我想讲,对于银行来讲,包括对于证券公司等等,和虚商对接的话,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反过来讲,真正里面的注册的虚商量没有那么大,对于它来讲,逐家去接的话,投入产出比没那么高。

但是对于虚商来讲,角度跟它完全不一样,用户如果不能去银行办卡的话,长期的客户会存在一些流失。所以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建立转售企业之间的协调统一对外的服务能力。

现在的虚商已经很熟悉码号平台,已经有18家接入到里面,统计了上周,已经有13家获得了开销户的数据,每天定期的同步到我们的平台上。目前来讲,拿到了这些虚商的数据,覆盖将近4000万的用户,这些拿到之后做什么事情呢?第一是标记清除,传给我回收号码的数据给这些互联网企业,他们会看这些是否存在标记,如果有标记的话,会及时的去清除。

第二,我们当时用这部分的数据跟小米做了帐户的绑定实验。再有是创新应用方面,当然目前来讲,因为我们目前只有号码,在做创新应用的时候,不是说接到我们平台就可以做三要素验证,因为我们涉及到因素,创新应用的时候还是通过实时接口,当时是和爱施德等企业做了一些实验。

以上是我们码号服务推进组所做的工作,主要讲了两点,第一点,跨行业码号的应用事情很重要,也是困扰我们的。第二点,跨行业码号的问题的确是存在,也避免不了。但是我觉得,目前来讲,从数据上看,大家的号码的回收比例特别高,在这种情况下,码号资源有限的情况,势必有一天没有可用的号,所以还是要从自身做起,从我们业务来讲,还是要发展一些有效的,必须健康应用的业务,以避免最后这些号码因为前面的问题,导致以后这些号码资源没有用,真的去开展,发展长线用户的时候到了无米下锅的局面,以上是跨行业码号推进组所做的工作,也希望虚商能够更多的关注我们,有更好的建议,或者是有更棘手的问题可以一起来探讨。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