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小村庄的“前世”“今生”

作者:程琳琳 责任编辑:田小梦 2019.02.07 07:34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我的老家坐落在山东一个不起眼的农村,是我国众多村庄中十分普通的一个。根据我国民政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国范围行政村总数为691510个。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习俗。我们家属于村里的大姓家族,不管是红事、白事还是过年、过节,都有特定的习惯和行为要求,也许,这就是“礼”。今年过年,我回到老家,听大爷爷讲起了我们村子的“前世”,原来连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也有自己的故事。

旧社会的寺庙成为时代的剪影

在旧社会,不论村庄大小都有一座或数座神庙。我们村有一座多神的庙宇,名曰“九聖堂,和九聖堂庙有关的民俗有很多。每逢过年(春节),初一五更第一顿饺子,必须包素馅的,因为菩萨奶奶忌荤;煮熟后先由家长端着饺子带着纸香到庙里去上供。人死后,子孙等人要立即哭着到庙上烧纸报庙。直到第三天上大庙之前,每顿饭前都要哭着去上庙。所谓上大庙,就是本家和至亲家的晚辈男女都参加。二月十九是菩萨的生日,每年从二月十六起打三天大醮,由十来个道士参加为其庆生日。二月十六打醮不知始于何时,直到一九四六年只请一名道士打过小醮后才终止。

从前,村民的很多美好愿望都和这个寺庙有关,天旱时会村里会组织几个寡妇和未婚少女扫菩萨祈雨。边用笤帚扫边念顺口溜:三个寡妇五个女,扫扫菩萨就下雨;扫扫头,往下流;扫扫脚,下满了筲;扫扫肩,下满了湾;扫扫胸,下满了坑……

据说,一进腊月就开庙门,每晚上添油点灯,直到来年出了正月,才停止点灯。负责此事者,有的是还愿人,没有还愿的就由村公所找人负责。有的两人发生纠纷,到庙上“压黄表”,请菩萨秉公而断。有的有病有灾请菩萨保佑,并许愿。

亭子的东边有一个小广场,在村中赶集时是禽蛋市场。西边紧接着是敞棚茶馆,敞棚底下也是一对夫妇放案板,安炉鏊烙油饼、卖油饼的地方。

1549496217003068884.jpg

(图片来自于网络)

有的年份,亭子和亭子下边的庙台还曾作为演文艺节目的舞台。开庙门期间,庙内常有青少年敲夯,赌铜钱,捉迷藏……也有时听老年人讲历史故事。

村庄今生已迈入信息化新时代

想想过去的年月,虽然回忆是幸福的,但是经历之时却是十分痛苦的。有病只能去祈求菩萨,说明没有好的医疗条件;没有雨时去扫菩萨,说明对于天灾根本无能为力。一座小小的寺庙承载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为一个时代的剪影。

如今,距离那旧社会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寺庙早已不复存在,跟着一起消失的是人们对旧社会的无奈。如今村子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村民只要识字都可以上网,春节期间人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摇一摇红包、二维码支付玩得不亦乐乎。

回到老房子,看到满仓的粮食,就想问问现在种地是否还那么辛苦。婶婶告诉我,现在耕种、收割都机械化,喷药开始用无人机,到了收割季节,群民们会在微信群里吼一声,现在收割到谁家了。婶婶摇一摇手里的手机,笑着说,有了这个实在是太方便了。

去邻居家串门,一进门就被大屏电视吸引了,邻居家妹妹高兴地跟我介绍新换的电视机,可以看4K高清视频且价格不贵。“有的演员妆没画好还能看到脸上的痘痘,真是太清楚了。”妹妹欣喜地说。我还依稀记得小时候跑来他们家看20寸彩电的场景,仿佛是发生在昨天。

来到奶奶家,奶奶正举着儿孙替换下来的4G手机和远在邻市的老姐妹视频聊天。由于奶奶腿脚不便,已经多年不去看这个老姐妹了,现在两个人聊着天,唠着家常,奶奶抱着手机,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医疗也是村民关心的头等大事,因病致贫的事情小时候听得太多。如今那个缺医少药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村民们都有合作医疗,再也不用因为大病致贫。回到家,听说5G时代,大夫可以远程医疗,二舅妈十分高兴,说自己腿脚不好,看病跑远路十分不便,如果有远程医疗,不用跑远门就能让大医院的大夫治疗,委实方便许多。

我这次回家,顺便给父母办了个中国电信畅享套餐,一个主卡、一个副卡、一条宽带足够满足父母对信息社会的全部要求了。两个人每月总共69元话费,速度快也不贵。

我家所在的小村庄,只是全国大大小小村庄中十分不起眼的一个,但是小村庄的前世今生也反映了时代的变革,折射出了国家生产力的提升。无数小村庄就如一条条小溪,一起汇入国家发展的滚滚大潮中。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