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杨鑫:备战5G时代,运营商需打造专属MEC平台

作者:梅雅鑫 责任编辑:田小梦 2019.05.19 11:14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MEC业务总体尚处于培育期;MEC与一般的5G网元不一样,天然具有‘IT化、业务驱动特性’,不完全是标准驱动和定义,各家运营商需结合自身需求打造适合自己的MEC平台。”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视频与边缘云研发部主任杨鑫在“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的重磅分论坛---“2019 MEC技术标准与产业论坛”上再次解读MEC技术,详细分析了MEC技术的业务拓展方向和商业模式,为MEC产业带来新一轮的思考。

009.jpg

ABC造就MEC,技术发展需云网融合、协同双驱动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ICT时代即是ABC时代(ABC分别指AI、大数据、云计算),ABC时代造就了MEC。杨鑫表示,当前数据的增长远超过传统的网络和云的增长速度,此时引入边缘计算显得尤为重要,而MEC是云计算思想与技术与移动通信的融合及网络中的部署应用,主要面向广义IoT场景的数据洪流采用AI等方法进行数据分析处理并获取数据价值。

从业务推进角度来看,MEC的价值也体现在对边缘云部署业务的支持。杨鑫介绍,目前MEC业务推进以场景验证和培育为主,MEC业务场景有VR/AR、CDN、车联网、虚拟专网、工业互联网、安防监控、室内定位等。他表示,当前MEC业务以技术验证、业务展示为主,商用交付类较少且主要集中在虚拟专网场景。

从技术角度来说,MEC不仅具备云网融合的特征,其发展还需要云网协同的支持。

首先,3GPP明确定义,MEC作为5G网络核心网用户面下沉网元,具有移动网络的天然属性,同时MEC是NFV云化的平台,所以具有云网融合的特征。

其次,MEC作为平台时还需要承载网络的协同,杨鑫介绍,MEC当前主要面向移动网接入,固网接入较少,随着中国电信综合接入区的规划建设,有利于MEC的移动固定多接入以及跨网的互通;MEC电信边缘云之间以及边缘云与中心云之间需要引入SDN组网,通过统一云网编排实现边缘业务与网络的协同,让MEC更好地支持业务发展。

不难发现,MEC的热度仅次于5G,为何MEC备受关注?杨鑫提出的MEC质能方程或许给出了答案,E=MC²(注:M=Multi-Node多网络节点,E=Energy网络能量(效用容量),C= Communications*Computing计算与通信融合。简言之,5G的信道编码 (LDPC码和Polar码)已接近甚至达到香农极限,未来通信的提升更多是“网络系统”方法提升综合性能,计算与通信融合的融合从单技术单设备走向网络系统层面,提升全网的效率。

部分标准尚未完善,运营商可按需部署

产业发展,标准先行。今年世界电信日的主题是“缩小标准化工作差距”,目的是为助力缩小全球标准化差距,推动5G行业发展,加大5G示范应用推广力度,因此,标准对于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类比最新变身“网红”的MEC而言,标准同样不可忽视。杨鑫分别从边缘平台能力、边缘管理编排、边缘云设施、边缘云运维等四大块分别介绍了目前MEC技术发展的标准进程以及遇到的问题。

在边缘平台方面,MEC技术中参考ETSI标准定义的大部分技术成熟和获得一定验证,部分接口标准尚不完善;但目前MEP平台架构与能力对边缘商业运营与应用的吸引力不足。

在边缘管理编排方面,MEC平台构架里面新增MEAO,并与NFV MANO协同,实现边缘云的网络的编排管理,这个技术基本成熟,但在ETSI的规范到运营商各家的规范标准方面还有待统一。

据了解,MEC实际上是建立在边缘云的基础上,当前边缘云设施主要基于NFV,依赖NFVI的部署。虽然技术以及基本成熟,但是由于NFV和云计算等技术在不断发展演进,所以对于是采用ICT综合云还是CT+IT两朵云形态尚存不同意见。杨鑫表示,针对不同的业务场景可以采取全不同的部署形态。

最后在边缘云的运维方面,杨鑫表示,现在总体试点比较多,规模化的边缘部署缺少标准和验证,仅在Openstack社区里面有一些标准定义。在运维方面将来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包括边缘设施与应用的管理监控、边缘安全防护、自动化运维等多个技术层面。杨鑫强调,给客户提供边缘应用的devops的支持是边缘云运维中很重要的一点,用来互联网合作伙伴的一些需求。

“MEC与一般的5G 网元不一样, 天然具有“IT化、业务驱动”特性,不完全是标准驱动和定义,各家运营商应遵循通用的标准,结合自身需求打造适合自己的MEC平台。目前我们希望看到的情况是按政企ICT项目运作的、面向特定场景的是MEC相对简单可管可运维,但是目标都是打造一个海量节点全网部署的平台,各家整个产业还在往这个方面研究和推进。”杨鑫总结道。

5G促进MEC发展,商业模式呈多元化

近几年,边缘计算的热度直线攀升,究其原因便会发现边缘计算已经无处不在。快递柜、零售柜、无人超市、便利店、社区店、连锁店等这些都是一些边缘的服务模式,这种边缘服务模式不单单对用户有益,更是对整个链条上效益的提升,不仅方便了生活,还节省了人力成本。此外,MEC边缘还要结合到整个大的业务发展中去,比如5G大带宽的业务才能真正促进MEC的发展。

“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的部署边缘的场景都能够成功,背后还是由商业运营的效率来决定。”杨鑫表示。对此,他对MEC未来发展的商业模式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以业务经营为主,与IDC差异化发展。杨鑫认为MEC的商业模式整体上包括了To B的ICT的本地业务和ToC和ToI的全网业务两种服务。

To B的ICT的本地业务服务面向本地本地政企客户(复杂环境工业园区为典型),采用租赁的虚拟专网,以网络为切入点,带动运营商的移动和宽带的基础业务以及行业应用(天翼对讲、视频监控等),其核心是以4G/5G替代WIFI和有线, 4G/5G基站+MEC提供的低时延、高安全、高可靠的边缘网络连接。

To C和To I的全网业务面向以视频场景为主,包括最终C端用户(运营商提供2C服务)、互联网/游戏/CDN提供商 (2I2C服务) 等客户,ToC业务可以通过边缘资源构建差异化的竞争优势通过业务服务收益;ToI业务不仅是运营商边缘云网资源出租与能力开放服务,还是云网融合云边协同类业务 (如电信CDN)。

但是因为边缘是各个地市省公司分别部署的,需要统筹经营获取规模化的议价收益,才能保证这个商业模式良性发展。从商业模式来看,不能把MEC这个边缘云做成一个简单的边缘数据中心,MEC一定要与IDC差异化发展。

二是规模化可复制发展的业务模式是关键。“目前的低时延业务对MEC发展的驱动力还不足,5G超低时延业务以及自动驾驶等对MEC有相对较强需求的业务自身产业发展是长周期型,目前还是培育与导入期。”杨鑫表示,希望找到一个“杀手级”的业务,同时对已有业务加强优化。而从哪个业务切入十分关键,首先是业务跟MEC本身是不是强相关,这是MEC对它的吸引力。其次,这个业务本身的规模和商业成熟度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点。

对此,杨鑫总结出三种探索方向,对于边缘强相关、市场规模大的视频监控、CDN等业务,基于边缘计算增强优化,提供边云协同的服务;对于边缘相关、市场规模大的工业、医疗等垂直行业市场,以企业移动虚拟专网+垂直行业应用切入,打造电信特色的垂直行业解决方案并复制;对于边缘强相关,整体尚未商业成熟还处在新兴培育阶段的智能网联车、云VR/AR等业务开展积极试点探索。

整体而言,MEC的商业部署可以从点到块再到面逐步演进。第一阶段实现移动边缘连接,打造基于MEC的本地分流以及上网访问控制和分析等功能,面向特定客户区域部署;第二阶段实现多接入边缘云,打造ICT统一边缘云,支持UPF等CT服务同时面向视频监控、CDN、VR等业务提供边缘IaaS、边缘PaaS以及云边协同的IT类服务;第三阶段实现大规模边缘计算,海量的MEC边缘节点形成统一的边缘计算网络,计算在云和边缘以及边缘节点之间流动分发并对应用透明,以最大化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最终实现泛在计算。

MEC对网络演进、业务创新、商业创新的影响目前还是早期阶段,MEC对现网的规模部署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相对长期的渐进式的演化。“MEC处于一个比较长的赛道里,我们要有马拉松一样的精神,路遥知马力,最后在MEC赛道上马到成功。”杨鑫最后总结称。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