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华为郝应涛:5G要规模部署,需做好"站点极简创新"与"产业开放合作

作者:黄海峰 责任编辑:刘婷宜 2019.05.31 11:52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随着5G产业商用成熟、多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全球运营商在5G基站建设上投入加大。比如在中国,有预测认为三大运营商2019年将建5G基站将超过10万个。

相比4G,5G天线等主设备刚推出,且5G建站数量更大。所以,在疯狂建设5G基站的同时,运营商屡次表示承担着巨大的成本压力,5G基站TCO(总体拥有成本,包括购买、使用、运维成本)有逐步走高的趋势。

但很多人误解为购买设备成本高,其实基站设备购买费用只占基站支出的10%到15%,其余则由基站的铁塔、土建施工、租金、电费等配套占据。运营商该如何降低5G基站TCO?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城市中到处是电力杆、路灯杆等,这些社会站点资源能否共享复用呢?

为此,华为提出Open Site建设理念,即“站点方案的极简创新”和“更开放的站点产业合作”。华为无线站点产品线总裁郝应涛近期告诉笔者,Open Site从2017年一经提出,就获得了运营商,尤其是铁塔运营商的欢迎。在今年5G建设中,Open Site正在全球多国大放异彩。

1559274972543032018.png

5G基站建设的钱花到哪里?

在中国,中国移动规划在2019年完成5G基站建设3万到5万个,5G投资约为172亿元;中国电信2019年5G基站建设计划为2万个,5G投资额为90亿元;中国联通2019年预计将建设约2万个,计划投资60亿到80亿元。

在海外,韩国、日本、美国、欧盟、中东等国家和地区,也在加速5G基站部署步伐。其中,韩国三大运营商在短短半年建设了数万个5G基站,规划今年内在韩国85个城市建设23万个5G基站。

可见5G建设正如火如荼。但是,很多运营商专家指出5G站点建设面临成本挑战。去年,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对5G成本的观点,备受关注。

他当时表示,5G基站数至少是4G的2-3倍,基站单价至少是4G的2倍,功耗至少是4G的5倍,投资至少是4G的1.5倍。韦乐平主要谈到了基站设备购买成本以及能耗带来的电费成本问题。

对此,郝应涛介绍,由于5G制式频段变高,覆盖范围变小,站点密度增加,导致站点TCO的确不断提升。

但是,站点TCO增加的主要矛盾不在基站设备,而在于站址获取成本,基础设施建设成本,站址租金、运维人工费、站点电费等,基站有源设备仅占总TCO少部分(10%~15%)。

“10%~15%”这个统计数据,估计让很多圈外人“大跌眼镜”。原来买基站并不是运营商花钱最多的部分,使用才是最多的,还包括看似不起眼的“电费”成本。

“5G站点的建设包括多个环节,不能只将站点设备割裂出来单独看,更因该考虑相关的配套设施面临的挑战。”郝应涛解释说。

一方面在站址方面,5G对连接数量及低时延有更高的要求,因此5G基站在建设时需要更接近业务端,站址数量成为挑战。而且,由于运营商的服务对象已经由4G时代的人,转为5G时代的行业,站点也需要根据服务对象的转换而发生改变——从宏基站走向小型基站。

“比如车联网,需要在公路上建设更多的5G站点,大型宏基站显然不符合要求,需要更多的小型站址来满足车联网的要求。”郝应涛说。

在电源方面,由于基站侧通道由4G时代的4T4R,变为5G时代的64T64R,通道数增加了很多。因此,设备能耗自然就会增加很多。目前中国运营商站点在升级为5G站点时,约有70%到80%的站点电源需要改动。

GSMA Intelligence最新数据显示,运营商每年站点投资的80%以上集中在机房租赁、配套设施改造等非核心资产上;在农村场景,这一比例更是高达90%。

显然,站址少、电源功率低、建站TCO升高已经成为运营商站点建设面临的主要挑战,严重降低了运营商的投资效率,阻碍了5G基站生态建设。

Open Site两方面谋求破局

不能让站址与能耗成为部署5G的拦路虎。”郝应涛说。

有个好消息是,一方面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在摩尔定律驱动下,基站设备越来越趋向高集成、小型化。比如华为发布的全球首款5G 基站核心芯片华为天罡,该芯片实现基站尺寸缩小超50%,重量减轻23%,功耗节省达21%,安装时间比标准的4G基站,节省一半时间。

另一方面,运营商联合设备商推进工程创新,使基站设计可模块化拼装,提升易安装性与更美观的工业设计。

这两个变化趋势,使得站点从封闭结构走向开放结构,从室内走向室外成为可能,去机房、去机柜及提升环境友好性。要知道,开放的站点能够适配更多建站场景,持续降低建站TCO,促进5G站点快速高效部署。

华为很早发现了“站点方案的极简创新”和“更开放的站点产业合作”这两个突破口,所以提出了Open Site。郝应涛告诉笔者,通过构建Open Site开放合作的站点产业生态,业界从政策开放、资源开放、设计开放维度,加速促进站点从封闭走向开放。

1559274900075052978.png

图注,基于极简站点方案,运营商实现5G建站TCO的大幅度降低。

第一,极简创新的站点方案

在站点建设中,华为围绕“站、电、传”三个细分领域,进行大胆创新。

首先在“站”方面,在5G到来之后,如果运营商再在4G基站上进行简单叠加,已经不现实。因为许多原有基站上已经没有足够的天面空间。郝应涛分享自己近期的见闻,在俄罗斯他看到挂满了基站设备的28米基站杆,像糖葫芦一样。

为此,华为打造了Super BladeSite、TubeStar、PoleStar等场景化极简站方案。据悉,华为通过发布刀片式5G设备,包括刀片式5G微波、刀片式5G电源、刀片式5G AAU等,让运营商能像搭积木一样搭建5G设施。

而且,极简的5G基站可以摆脱机房的束缚,从室内走向室外。5G基站的部件采用模块化、组件化设计,全上杆,将空调、机房这样的配套设施全部去掉,可大大减少运营商成本。

其次在“电”方面,华为5G Power通过与无线设备的联动及AI节能,加速5G能源建设TTM,实现通信业节能减排。5G Power始终围绕5G高密度刀片,帮助运营商实现一频一刀片、一站一柜,实现基站电源便捷部署。

可别小瞧了运营商的电费支出。中国移动网络一年的电费支出大约是200亿元,中国电信、联通也达到了100亿元。要知道,中国联通2018年净利润也只有102亿元,足以看出电费开支的巨大。甚至有人说,电信运营商是在给电网公司打工。

最后在“传”方面,5G无线传输性能可匹配有线传输,无线化、场景化成趋势,5G微波可做到随时随地10Gbps。“基于该方案,在缺乏光纤和电网不稳定的农村场景,运营商也可以配套主设备,通过组件的多样性,帮助运营商在不同的场景下快速建站。”郝应涛表示。

第二,开放的站点产业合作

全球现在大约有700多万个基站,其中约有45%左右在中国,未来十年基站总数将达到千万级。因此,运营商也需要工具提升效率,对站址及和存量网络进行管理,以方便后续的5G基站建设。

而在基站建设中,我们发现有很多灯杆、电力杆、监控杆等社会杆资源,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如果能将这些资源复用在5G基站建设上,那5G建设将突飞猛进。

业界将灯杆变为通信杆方式有两种:一方面可以新建社会杆,另一方面是可以改造已有社会杆。中国铁塔公司也已经在行动。中国铁塔董事长佟吉禄介绍,中国铁塔已储备形成了千万级的社会杆塔资源站址库,预计80%以上的5G地面微站要利用路灯杆、监控杆等社会资源建设,以达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目的。

1559274805550063031.png

图注:大量的社会杆资源,可以转换成智慧杆。

建联盟、做标准,多维度开放合作

利用社会杆建设5G站点,是5G快速、低成本发展的必经之路。但是,社会杆的利用同样存在不少挑战。比如,改造老旧灯杆需要与政府多个部门沟通,需要勘探、评估、规划、布线等。新建社会杆则要构建统一的标准,让运营商、社会杆制造商等都获得价值。

对此,郝应涛提出了四方面措施,可以推进Open Site产业链各方开放合作。

首先,Open Site产业链需要制定行业标准,因为只有将通信杆的接口、能力标准定下来,让通信杆同时具有车联网边缘计算、智能监控、智能消防、智能灯控的能力,才能让各种业务都可以在上面顺利运行。

任何产业链的形成,商业模式是基础。对此,郝应涛认为,业界先把杆立在那,才会有蛋糕可分。如果灯杆制造商使用了融入通信能力的标准设计,预留了标准化的物理接口, 那么未来该制造商的路灯杆,就有可能成为5G站点资源。

其次,要打造Open Site产业联盟,缩小各方认知的差距。据悉,华为2017就在全球发起站点联盟,已联合全球伙伴举办超10场峰会,参与超20个区域活动,吸引超50个 伙伴参与研讨,促成政府、组织发文,实质性简化审批。联盟将设计文档逐步开放给产业伙伴,成立开发者社区,一些推动Open Site。

在中国,中国铁塔目前已经成立了智慧杆联盟,与华为等一起在全国建立智慧灯杆试点,加速中国5G建设。而且,中国铁塔还统一与各重点领域广泛合作,促成了公共资源和社会资源的开放共享。

全球都在行动。笔者今年2月底去巴塞罗那参加2019世界移动大会时,还看到众多领先的运营商、塔商、政府通讯部、灯杆厂家、智慧杆行业联盟等与华为一起,成立Open Site产业兴趣小组。

当时该兴趣小组明确发展方向:努力打造一个开放产业平台,分享、复制和推广优秀的站点实践;推动公共资源开放的政策规划和支持;鼓励产业伙伴将入站址供给生态,共享5G产业红利。

再次,Open Site需要政府的开放政策。过去,运营商快速新建站点,有个很头痛的问题,就是政府的审批流程非常复杂。数据显示,过去站点审批在规划阶段需要20天时间,6到12个部门的现场批准则需要180天到270天,部署需要30天。这样下来,一个新建站址竟然需要约9个月时间。

而如果要是有政府的支持,运营商会的建设速度会让人惊讶。据了解,在三、四年前,深圳政府将监控杆资源开放给中国移动建设4G网。一夜之间,中国移动就建成了三、四千个监控杆基站,极大提升深圳网络覆盖。

运营商建设基站,还面临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就是站点流失。所谓站点流失,就是运营商已经建成的基站,由于用户投诉或相关合作未谈拢而被关闭。站点流失其实也非常严重,有些运营商的站点新建速度,还不及流失速度。

为此,郝应涛呼吁政府在政策层面上,对运营商的站点审批给予支持,实行开放的管理政策。

最后,Open Site需要推动资源共享理念。城市站址资源寸土寸金,各类社会杆占据不少资源。要发展5G,需要各行业实现站址资源共享。站址资源共享对社会价值巨大。

中国铁塔官网显示,4年多来,中国铁塔累计投资1600亿元,完成铁塔基站建设项目220多万个,其中新建铁塔共享率从14%提升到75%,节约大量行业投资和土地等社会资源,促进了城市美化和两型社会建设。

结语:Open Site理念对5G建设意义重大

全球领先运营商都在抢夺5G先机,所以希望利用一切资源,低成本、快速部署大规模的5G网络。Open Site建网理念,释放了社会杆这个数量庞大的社会资源,不但有利运营商建网,还有利各类社会杆制造商,有利城市5G的飞跃。

Open Site想法是很好的,但落地还需要各方达成认识,积极推进。我们看到,华为在Open Site中表现了开放的心态,贡献了巨大力量,显现出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担当。

到目前为止,华为分享了大量基站产品创新经验,发布了站点、电源、传输全系列产业白皮书,系统性阐述未来站点建设的新理念,包括《5G智慧杆站白皮书》、《5G POWER白皮书》、《5G微波白皮书》。

“华为一致以来致力于坚持解决方案的创新,解决客户建网难题。同时我们也怀抱开放的心态,期待和产业界各方一起深入合作,为移动通讯发展营造更好的环境。”郝应涛表示。

相信在Open Site产业共同推进下,缺站址与高能耗这两个5G部署的拦路虎,将被战胜。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