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信到“天翼”189:我的“吉祥五宝”

作者:李玲 责任编辑:吕萌 2019.07.24 14:58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仿佛白驹过隙。当人们一次次感叹新中国成立70年来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时,我不禁在心底追寻电信孜孜不倦的身影。从“鸿雁传书”到“指尖微触”,从“手摇着打”到“移动着打”,从“纯通讯工具”到“多媒体终端”,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人类用智慧和勇气不断创造出心与心沟通的通信工具。悄然无息中,当书信、电话、小灵通、宽带、天翼等相继涌现,身处时代变迁中的我不禁额手称庆。

思念在“书信”里承载

一纸虽短,爱却绵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的父亲被派往斯里兰卡学习,每隔一两个月,我和母亲都会收到他从国外寄来的信件,时至今日,我仍清晰地记得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信时嘴角流露出的幸福微笑。那时的我正在读初中,一堂作文课上,语文老师正带着学生们铺展好信纸,指导大家如何书写好《一封家书》。信里有情——驿寄梅花,鱼传尺素;信里有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我用笔用心用情写下所思所感所想,小心翼翼地装入信封,放学后飞奔至邮局,想尽快把信件寄给远方的父亲。到了邮局,我把信件交给邮局工作人员,他把信件放在电子秤上称重,我踮着脚尖看着电子秤上跳动的红色数字,零用钱紧紧地攥在手中,手心里全是汗,担心信件超重,邮资不够。当听到“请交费8元,信件不超重”时,我开心地笑了。

对于出门在外的亲人来说,在一个没有网络的时代,能够传递思念的只能靠书信了。无论你十万火急也好、情深意长也罢,信件只顾在路上慢悠悠地走着,从千里之外,飘洋过海,美丽而缓慢,浪漫而柔情。

情感在“固话”端流淌

作为邮二代,我打小生活在邮电家属院内,对当时邮电通信的发展可谓耳濡目染。每当迈进邮电局后院,咔咔咔嗒嗒嗒的声浪撞耳而来,恍如轰鸣的纺织车间,那是步进制电话交换设备发出的机械声响。市话机房一派繁忙,机架上的选组器、继电器拼命翻转起落,俨如无人指挥的大合唱。而载波室则静得出奇,机架上布满了红得发烫的电子管。彼时,最先进的载波机不过是晶体管设备,江西九江这座中小城市连接外界的长途线路不超过100条,打长途电话全靠人工接转。话务员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她们头戴耳机,日复一日地面对机台,手拿塞绳插来插去。用户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留有印象的唯有甜美而急促的嗓音,就好比电台播音员一样美好而神秘……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终于有了纵横制交换机,再后来换成了万门程控电话,老百姓有了可申请装电话的机会。

1987年暑假的一个周末,炎炎烈日下的小区格外热闹,一根根电话线在楼前楼后甩来甩去,大人、孩子都伸着头,热切盼着电话早点飞入家中。我们家拨出的第一个电话是连线远在河北老家的姥姥,犹记得母亲在轻轻应答后眼里噙满的泪花。1991年,我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大学生活。每周六晚7点,我准时守候在学校电话亭旁,接听来自父母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的问候,就像汩汩流淌的清泉:“家人健康,你在上海可好?”、“保重身体,不要感冒”……

固定电话的普及,让我们和书信渐行渐远。见字如面的美丽期待远不如声音的传递来得真切。尽管世事更迭,但我永远不会随便变更固话号码,因为电话那头,永远有我期待的消息、期盼的亲人和期翼的未来……

生活在“灵通”中尽享

17年前,初闻“小灵通”,我脑海即刻闪现出上世纪70年代风靡全国的著名作家叶永烈创作的童话《小灵通漫游未来》里那个人见人爱的小主人公。进入新世纪,这枝含苞欲放的花朵在阳光雨露的眷顾中被滋润得娇艳夺目。2004年,带着浓郁的芬芳,小灵通走进了我的生活,满脑子的灵感,满肚子的智慧,尽管有时出现信号盲区,但其清新的绿色气息让我如痴如醉。自从有了她,我开始享受移动生活的自由,领悟了“打多了不心疼,打久了不头疼”的真谛……“七彩铃音”装点了乏味的生活,“亲情乐套餐”让我与家人尽情沟通,母亲说,有了这个“亲情乐”,女儿就像生活在身边。今天吃什么?身体好吗?关心如影随形,内心又多了一份踏实。

可惜的是,2014年,小灵通基站被关闭,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2017年,作为小灵通创始人之一的王祖光宣布再次创业刷屏,让我对小灵通的独特回忆再次清晰起来。

快乐在“宽带”上传递

“光的速度,海的容量”宽带的发展,犹如把“泥泞小道”修成“高速公路”。我第一次上网使用的是Hayes33.6K“猫”,拨号时“猫”不停地叫,浏览的网页一抖一跳地慢慢展现在计算机屏幕上。由于上网速度慢,上网的同时不能打电话。从“ISDN”、“ADSL”到“光猫”直至“全球千兆第一城”的突破,我的上网也越来越有腔调了。

手中捏着鼠标,便攥紧了一份实实在在的“数字化幸福”:写信,有“伊妹儿”替我快跑速递;购物,敲个网址,“销品茂”就在屏幕上“芝麻开门”;旅游,抛开舟车劳顿,大千世界的秀美山川让我大饱眼福……我乐此不疲的在“地球村”中遨游,宽带成为我陶冶情操和品味人生的载体。如今每逢春节,不再满足于短信祝福,我开始钟情于网络拜年。借助电信宽带网,开启微信和QQ就能视频聊天,面对面的给亲朋好友送去祝福;年事已高的父母也不用担心没有学会打字,只要轻轻一点,视频就像阿拉丁神灯一样将远在异乡的女儿“带”到他们面前。有宽带的日子,生活充盈着快乐。

梦想在“天翼”中翱翔

犹如破茧化蝶之势,2008年10月,电信全业务经营掀开面纱之时,“天翼189”飞舞着美丽的翅膀来到我身边,为我开启移动互联网新时代。

2010年春节,我送给父母每人一部189手机,我手把手教会他们使用手机上网,还利用QQ和远在美国的表哥视频,网上过年,令人回味。随着技术的演进,4G网络带来的惊喜逐步融入我们的生活,我给父母的手机上安装了许多实用的APP,通过微信,他们找到了多年失联的老朋友;利用地图导航和实时定位功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老两口还学会了移动支付,他们常高兴地说,有了这个小小的二维码,不仅在商场购物能打折,连买菜也不用带现金了。

那随身而行的“天翼189”就像007中詹姆斯邦德身边随时随地出现、还能助其一臂之力完成任务的高科技武器。从3G到4G甚至5G,你方唱罢我登场,天翼,犹如一朵祥云,将我的梦想与未来紧紧相连。

70载逝水流年,70载沧海桑田。通信工具的碟变,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和腾飞。新时代,新征程。期待信息通信业的中国故事越讲越好,带给我们越来越近的亲情、越过越好的生活、越走越宽的道路、越来越真的心灵、越变越美的未来……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