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半辈子的通信人生,接触了几乎所有的系统和设备

作者:石林 责任编辑:吕萌 2019.07.29 17:16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人生过了大半,几乎全部都是沉浸在通信行业中。在其中摸爬滚打、在其中磨炼成长。经历过通信行业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年代,也经历过通信行业作为国民经济动脉的年代,也正在经历或者即将经历迎接通信改变生活、改变社会、改变未来的年代。经历了通信行业的改革开放,经历了通信行业的大干快上,也经历或正在经历着通信行业的江河日下、日渐平庸。

小学时代

其实在我的小学时代,家里就已经和通信行业沾边、结缘。在经历了几年被闲置的状态之后,父亲在1972年被安置到邮电部门,先后在自治区邮车总站和电信器材厂担任领导工作。那个时候只是经常听到父亲和别人谈论工作时说起的邮路、邮车、押运以及工厂生产出来的接插件、直流铃、继电器等等,虽然这些东西都和通信有关,但脑子里并没有形成真正的通信的概念。那个时候,中国的通信行业还是极其封闭、特别落后的。

大学时代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父亲被落实政策,重新回到了电力部门工作。1981年,我经历了生死拼杀、越过了千军万马争抢的高考这座独木桥,考出了自治区前30名的自认为非常满意的成绩。那一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五年。大家也只是埋头读书、应对严酷的高考。但是很少有人去了解各大学的情况、各行业的情况、各专业的情况。填报志愿,是每个考生面对的最困难的事情。正巧母亲单位的一个同事的一双儿女前后脚考进了北邮,加之父亲曾经的邮电行业经历,我也就毅然决然地填报了北京邮电学院。后来,听父亲说起,在我上大学之后,他的同事、朋友知道我进入了邮电学院后,有些人会表现出非常诧异:难道送信还需要上大学吗?

进入大学学习之后,才算是真正进入了通信行业,真正了解了通信行业。几年的大学生活,参观调研过平谷邮电局的公电制式交换局、沈阳市话局当年依然在使用的30年代日本人留下的步进制交换机房、北京市话3分局的纵横制交换机房,也见证了1982年福州市话局引进的日本富士通F150程控交换局的正式开通运营。80年代后期,有幸被选中公派赴法国留学,期间,也真正见识到了先进的通信系统与领先的通信技术。这个时候,也是逐步开启中国通信行业的大干快上的大好时代。

上世纪90年代

上世纪90年代,通信行业蓬勃发展,设备引进红红火火,全国邮电系统真正进入了所谓7国8制的年代。仅局用程控交换机的国外设备供应商就有:美国朗讯、日本富士通、NEC、加拿大北电、德国西门子、瑞典爱立信等等,数不胜数。90年代,还出现了中国通信发展史的几个重大事件:国产程控交换机的面世,进入了“巨大中华”与进口交换机抗争的新时代;中国联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邮电通信行业从严重封闭到逐步开放、进入市场化竞争;GSM系统的引进也标志着中国移动通信进入迅速发展的新时期。我也曾经作为某省运营商甲方代表参与了意达太尔(意大利的一家电信设备制造商,后被西门子收购)的GSM系统、美国数字微波公司(DMC)PDH微波系统、日本富士通干线SDH微波系统等设备的引进招标谈判工作。后期,我也曾经作为设备厂家乙方代表参与过辽宁省联通接口汇接局采购华为C&C08程控交换机、云南联通采购华为GSM系统设备、中国联通长途干线传输采购阿尔卡特2.5G SDH和10G DWDM光传输设备等重大销售活动。

二十一世纪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中国移动通信进入了井喷时代。用户数从几十万发展到今天的超过15亿,移动网络从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到今天我们期待的第五代。在这近20年时间里,我也经历了移动通信支撑系统从诞生、成长到今天的成熟、壮大,领导的团队参与了北京联通的营业账务系统和中国移动两个省公司BOSS系统的开发建设全过程。曾经领导的生产型公司参与过3G、特别是国内自主产权3G(TD-SCDMA)移动通信系统天线的研发以及生产制造工作。

进入通信行业近40年以来,惊奇地发现,我亲身接触过全部通信系统中从核心交换机系统、传输系统(包括微波传输、光传输)、无线接入系统、供电系统、天馈系统、业务支撑系统等几乎所有的系统和设备。历经中国通信事业的风风雨雨,如今又加入了通信行业新势力,从事虚拟运营商行业,继续扮演通信行业弄潮儿的角色。

人生的大半已走完,大半人生又奉献给了中国的通信事业。见证了改革开放后中国通信行业的起起伏伏,经历了人生的潮起潮落。一生无悔、回味无穷。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