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人话通信 | 蒋林涛:通信网络的领跑者

作者:田小梦 责任编辑:刘婷宜 2019.08.30 20:09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篝火尚能书细字,邮筩还肯寄新诗”等诸如此类记录古代如何进行信息传递的诗句,此外还有鸿雁传书、驿站、烽火等多种形式进行信息的往来,体现出人们的智慧。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与信息技术的更新迭代,移动通信网络和互联网的协同发展,通过一张“网”,解决了日常的通信问题,通信和生活已密不可分。

立足于建国70周年的时间节点,回首我国通信的发展历程,犹如一条“长征”路,从技术上探索出“引进来、走出去”的战略。今日的成果,自然离不开一代代通信“老兵”的付出,也离不开基础电信运营商对通信网络的管理和维护。

其中,蒋林涛作为我国最早从通信领域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专家,他曾担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IP与多媒体标准技术工作委员会主席,国际电联(ITU-T)第13组副主席,现任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科技委主任。

近日,我们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拜访了蒋林涛主任,共同回顾了我国通信发展背后的故事,并对未来的网络发展诉说期望。

通信发展历程

我国的通信产业经过近40年的发展,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蒋林涛在通信领域工作近40年,他亲历了通信行业发展的全过程当回顾通信的发展历程时,蒋林涛话语不断,如数家珍。他认为通信领域是我国发展的最好的领域之一,我国的通信产业从跟随到引领,目前已处于国际第一梯队。他认为中国在通信领域取得巨大成就,与通信行业的主管部门的正确决策和中国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的努力奋斗是分不开的。

蒋林涛认为我国的通信产业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技术落后完全受制于人,第二阶段,技术跟随和仿制研发(部分自主创新),第三阶段,技术紧跟和产业的并跑,第四阶段,自主创新,技术引领。

极难起步、标准引领

第一阶段是我们最困难的阶段。电信业务单一,电话七国八制,国外技术严格禁运,国内通信产业起步艰难。

这一阶段最值得一提的是,通信行业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国际标准工作,这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举措。当时国内外通信技术差距很大,参加国际电联(ITU)的国际标准化工作,主要是“听会”,有的甚至连听都不能完全听懂,但是积极参加国际标准化的战略上是非常高明的,通过参加国际电联工作,我国的通信行业首先融入国际先进技术的环境,由此奠定了我国通信业腾飞的基础。

蒋林涛讲道,他自己从1986年开始参加国际电联(ITU)会议的,至今已参会数十年,他也是我国最早担任国际电联(ITU)研究组副主席(SG13副主席)的专家。目前我国国内最著名的电信专家,几乎全部是长期参加国际电联(ITU)工作的专家。标准国际接轨最早的通信行业,造就了今天国内发达的通信产业。

1567167104798097930.png

技术跟随、仿制研发

第二阶段是技术跟随和仿制研发阶段。对我国通信业的发展来说,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阶段。这一阶段,蒋林涛亲历的工作是可视图文(Videotex)系统的研究、开发和产业化。可视图文是重要的电信增值业务,其功能大体等同于目前的互联网业务系统,它的承载网是X.25分组数据网。当时可视图文的技术国际上的主导国家是:法国、加拿大和日本,当时可视图文的技术成熟度远远高于互联网,法国又是其中最领先的国家,已实现了全法国范围内的用户全覆盖。科技部和邮电部决定在可视图文领域与法国合作,设立中、法国家级科技合作项目,蒋林涛被任命为中法科技合作项目的中方组长和国内项目总负责人,通过四年多的努力,双方合作得非常好,在法方专家的悉心指导和帮助下,中方掌握了完整的技术,自主开发完成了全套中文的可视图文系统,国内11个城市开通业务和稳定运行,项目进行得非常成功。项目获得邮电部1994年科技进步一等奖,获1995年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1567167066515025895.png

当时,在可视图文领域,我国处于国际前列(国际上排名第四,法、加、日为前三)。在但随着后期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相比可视图文在技术路线上更加合理,我国开始逐渐过渡到互联网,也因此蒋林涛主任得以结缘互联网,成为最早从通信领域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专家。这个项目的启示有正反两方面,正面的启示是我国有能力在通信领域上进入国际技术的第一梯队,反面问题是,我国在技术能力上还处于跟随的状态,还没有能力判定正确的技术方向,可视图文最终被互联网取代就是当时技术能力不足的反映,当然这在第二阶段是可以理解的。

技术紧跟、产业并跑

第三阶段,技术紧跟和产业的并跑。这个阶段的最大特点是电信设备制造业和电信运营业发展起来了,在国际上已经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讲到技术紧跟和产业的并跑,大家立刻会想到第四代移动通信。其实在通信的其他领域,技术紧跟和产业的并跑也同期发生了。通信产业是国内发展得最好的产业,特别是出现华为、中兴等一批世界一流的企业,大大增强了我国通信产业的实力。

以IP电话为例,蒋林涛畅谈道,当时研究IP电话的主要目的有两个:其一是为了民生,因为当时打长途电话太贵了,一般人轻易不打长途电话,打国际长途更是一种奢求,要将电话费降下来,必须采用新技术,VOIP(Voice Over IP)是一种有潜力的新技术;其二是要从理论和实践来证明,在以统计复用技术为承载网的系统中,能够提供电话质量达到用户能够接受的水平。

当时,VOIP在国际上是热门技术,国内有迫切需求,邮电部决定在国内发展IP电话,邮电部科技司指定蒋林涛牵头和组织IP电话产业和创新联盟,并担任联盟总负责人。组织国内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吉通公司)和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中兴、上海贝尔等),还有国外的电信设备制造商(美国的思科公司和以色列的多家公司)制定了全套IP电话标准、IP电话的设备制造和实现国内IP电话的大规模运营。

在邮电部相关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政产学研用结合,相关部门精诚合作,我国的IP电话发展取得巨大成功,长途电话费用大幅度下降,网络规模全球第一,技术国际领先。IP电话系列标准获中国通信标准协会科技进步一等奖。IP电话的成功,使我国在VOIP方面(包括:软交换、IMS等电话技术)长期处于国际第一梯队。技术紧跟和产业的并跑成为这一阶段的特点。

自主创新、技术引领

第四阶段,自主创新,技术引领。说到第四阶段,蒋林涛是很兴奋的,也为长期从事的通信事业取得的成功而自傲。蒋林涛说道,我国通信技术的发展快速,已进入无人区,也迫使我们去自主创新。

讲到这里,蒋林涛就兴致勃勃地谈起IPTV。发展IPTV的起因是,我国的宽带网络发展非常块,互联网业务发展也很快,相对而言,高可信、高安全、高服务质量的电信宽带业务则没有,不仅严重制约了宽带网的持续发展,无法满足高端宽带用户的需求。为此信息产业部决定发展IPTV(在IP网上提供电视及高端视频服务),要求蒋林涛来组织IPTV的研究、开发和产业化工作。为此信息产业部成立互动媒体产业联盟,科技部设立IPTV专项,中国标准化协会成立IPTV标准特别任务组,指定蒋林涛担任IPTV项目的总负责人。

在政府的引领和指导下,政、产、学、研、用协同配合,相关参加单位精诚合作,IPTV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目前,IPTV是电信宽带网的核心业务,国内IPTV用户为2.81亿户,渗透率为67.4%,能提供高安全、高可信、高业务质量、高网络利用率的电视业务、视频业务和有高服务质量要求的全部宽带业务,它也是目前唯一能提供商用‘4K’超高清电视的业务系统。目前,我国IPTV在标准、技术、产业、网络规模、用户数量、业务水平和生态链建设上都处于世界第一的位置,IPTV的设备和系统已经大量出口。我国在IPTV上拥有完整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是完全自主创新的电信业务,目前在国际上位于前列,充分反映了我国在通信行业的技术实力和产业实力。

说到自主创新,技术引领。蒋林涛说目前还有一项工作在进行中,这就是网络5.0,这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网络5.0研究数据网技术,针对目前的IP网存在的问题,提出一种理论上有突破、技术上可实用的先进数据网,它是对IP网络的继承和发展。

1567167023636055011.png

在蒋林涛看来,IP网可以称之为奇迹般的存在,在通信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在IP网技术基本不变的情况下,持续用了50年,至今还没有出现可以改动它的技术,IP真是个奇迹。虽然因不停打补丁和充分利用传输红利(轻载),缓解了很多矛盾,延长了IP网的使用寿命,IP之所以能用50年,的确是改不动,没有思路上的重大创新,根本改不动,硬改或者乱改将会“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从上世纪90代起,国内外已经认识到网络存在的问题,提出下一代网、新一代网、未来网等研究计划,但都没有取得重大进展,原因是设计理念和理论没有根本的创新。目前,随着工业互联网、移动承载、ICT基础设施、车联网、远程医疗、全息通信等新应用的出现,社会进入了万物感知、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IP网已经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必须要有改变。

“网络5.0主要针对IP网技术继承和发展提出的,目标是源于IP、高于IP、突破IP。”蒋林涛介绍道,2018年6月,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华为、三大运营商联合发起成立了网络5.0产业和技术创新联盟,网络5.0的研究范围不会无限扩大,只专注于最急迫的需求数据网技术,比如这次确定的三大场景达成共识,并计划分2020年、2025年和2030年三个阶段逐渐完成总体目标。这项工作正在进行中,从目前的进展来看,由于大家的精诚合作,并已经有很好的技术基础,会有很好成果的,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未来:未知大于已知,通信产业前景无限

在即将结束采访时,我们谈起了通信的未来,蒋林涛说,他对通信的未来是充满信心的,他认为通信领域仍是一个朝阳领域,未知大于已知,大量的技术领域有待探索和开发,通信产业还是一个有待深耕的巨大“蓝海”。“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蒋林涛认为这个巨人就是对已有技术和理论的深刻认识。我们处在通信技术发展的新阶段,理论基础非常重要,技术突破首先是理论突破,要重视基础理论的研究。在通信领域,我国已经处于国际前列,前面已经进入“无人区”,不创新、不开拓我们就不能前进。

“在技术创新的路上,我们从落后、跟随到紧跟和引领,目标从明确到探索,这一切是我们成长的印记,如今我们处于第一梯队,前面的方向都是未知的,但要保持‘自信、自主、自立、自强’的初心,勇往直前地去探索。”蒋林涛说道。

对如今的蒋林涛而言,三人行必有我师,在学习的道路上无止境。在和蒋林涛交流时,他笑着说道,在私下也会经常和同事交流心得,通过和他们的交流,可以了解到很多好的想法。

通信领域是各国争夺的技术高地,目前我国已经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技术上已经处于国际第一梯队的位置。蒋林涛认为,面向未来行业的发展,通信行业的前景是一片蓝海,但现在学者或工作者依旧存在自信心不足、过渡依赖跟随、急功近利、缺乏理论突破等问题亟待解决,人才的培养便也成为重中之重。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