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东:人生况味,在于探寻通信真理

作者:蒋雅丽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9.09.11 11:16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绵延6公里的海岸线一望无际,它属于毗邻太平洋的纽波特海滩市,是徐晓东一个月后将赶往的地点。区别于大多数人前往此处打卡美景,徐晓东是带着团队去参与3GPP的常规会议周。

这样的节奏,徐晓东差不多已经习惯了12年。在两年前,他以150:72的大票额差异赢得了3GPP RAN副主席的一个席位,实现了连任,这也是目前我国运营商在3GPP担任的最高职务。

如今,以徐晓东为代表的中国通信人积极贡献于3GPP无线网4G/5G立项规划、标准推动、工作流程制定与优化等的成果,让中国力量在全球权威的移动通信国际标准组织中,变得更加坚挺。见证了中国通信从起步到崛起,再到突破的他,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颇有感触。

1568165519940043351.png

缘起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是一种情怀,悄然间还会改变人生的走向。少年时期,某天听到一个传言发笑的那一刻,怀揣对电话如何接通的好奇和兴趣,徐晓东便产生了想要探索通信世界的念头。

“以前的带宽可以达到5M(兆)或者10M,但是有些人把M理解成了米,就开始怀疑‘什么十兆到户,我们家门都没有那么宽,这个东西进都进不去!’”徐晓东一脸笑意,“当时大多数人,包括我对这个东西都不是很了解,数据怎么传输,信号如何调制,频谱效率是什么样,所谓的带宽是多少?”

天下哪有什么偶然,每个偶然只不过是化了妆的必然。当“未知”来临,和源自骨子里的“执着”碰撞后,徐晓东开始投入大量的精力学习和研究通信。

对徐晓东而言,追求于物理层的研究更能让他有掌握通信真理的感觉。而这种观念,多多少少也始于知其所以然的情怀。“后来在跟其他公司人聊的过程当中,包括现在和其他各个不同领域不同组同事的讨论当中,也有这样的感受。”

大学四年,徐晓东一直畅游于通信底层技术的世界,但这点成果仍然不够。2002年,徐晓东考入东南大学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师从尤肖虎教授。“实际上当时有偶然的因素,也有一些必然的因素。偶然的因素是我爱人要去东南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同时她要在那边读博。当时也是考虑到可能他一个人读的比较辛苦,是不是两个人会同时好一点。”当然,徐晓东攻读博士也是出于更加了解整个物理层的想法。虽然原来在本科、研究生的时候懂得了一些,但他仍想做更深入、更系统的一个研究。

徐晓东在博士期间选择研究OFDM无线自适应传输关键技术。当时,OFDM已经成为未来4G 储备技术,是业界研究的主流技术。相对于2G/3G,4G更多要基于用户不同的通信位置、通信环境、通信需求来考虑,而这些改变会使所有信道发生变化,从而带来整个通信质量的变化,具有抗多径干扰、实现简单、灵活支持不同带宽、频谱利用率高、支持高效自适应调度等优点的OFDM技术非常合适。“怎样能够基于这些变化的因素来调整通信流程,保证通信质量,实际上是整个移动通讯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徐晓东表示,虽然只做了这一方面的研究工作,但是其涉及到的知识点非常多,为打好基础帮助极大。在认识与实践的不断迭代中,显然,这份课题让徐晓东在后来的标准化工作当中迅速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很快融入了整个标准过程。

出发:2007年

2007年是徐晓东最难忘的一年。那一年4G如火如荼,徐晓东在博士毕业后正式进入中国移动研究院,并开始参与3GPP标准化工作。“如何定位4G标准的思路在最初并不清晰,但3G的策略已经明确,当中国移动扛起TD大旗的时候,就意味着中国移动必须在TD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徐晓东回想,在中国移动加入标准化工作之前,LTE TDD部分并不是3GPP标准的主流标准,只有国内几家公司有较多的投入,除了诺基亚、爱立信等公司及一些终端公司,其余对LTE TDD部分基本上不闻不问。

虽然LTE TDD部分在4G标准的框架之中,但它相对边缘化。为了使3GPP加大对TDD的投入,让TD-LTE标准成为国际性标准,并让更多的力量加入,中国移动需要衡量两方面:一方面是保证标准的质量;另一方面是让这个标准易于产业推广,才能使更多的公司愿意参与,这才能保证TD-LTE标准的质量。

“当时中国移动研究院在工信部的领导下,一起发动了TDD帧结构的融合,把跟FDD差异非常大或者是说稍微异类的一个帧结构,与整个产业进行了统一,然后在这个主体框架下考量了TDD设计,借鉴原来TD-SCDMA当中的经验教训,借鉴FDD参数设计,同时把能够提高TDD性能的关键技术保留下来,这样在保证TD-LTE性能独有优化的同时,又有助于TD-LTE的产品设计以及整个产业规模的推广,保证了TDD、FDD标准同时同进度推进在此基础上,中国移动竭力推动TDD、FDD标准的同时同进度推进,保证了TD-LTE在标准和产品实现了4G标准的真正统一。”徐晓东表示。

而后,在2007年9月召开的3GPP RAN 37次会议上,几家国际运营商联合提出了支持TYPE2的TDD帧结构,同年11月在济州工作组会议上通过了LTE TDD融合技术的提案,基于TD的帧结构统一了延续已有标准的两种TDD(TD-SCDMA LCR/HCR)模式。“27家的公司签了协议,这当中不仅包括了沃达丰、AT&T,还有很多日本、韩国、欧美公司,大部分公司都开始一起推动产业进程。”圆满完成任务,让刚进入中国移动,并承担起标准化工作的徐晓东认为自己是幸运的,“打心底感谢领导的信任,也很欣慰自己没有辜负大家。”

再出发:2015年

在8年之后,徐晓东仍然保持一腔热血。区别于2007年“只想一心向前冲”,徐晓东已是整个中国标准化军团的骨干人物。

2015年,从现网重新回到标准的徐晓东,又开始驱动5G需求的定义。5G的重新起跑,也是徐晓东通信生涯中重要的一个节点。

4G标准化工作的成功,让中国移动开始思考5G的未来。于是中国移动在牵头定义5G的需求和愿景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这使3GPP发起需求立项,进而把5G的前景、需求明确出来,形成了5G设计的一个蓝图。

“实际上,基于这个蓝图,大家知道未来5G的设计需要什么指标,满足这些指标需要哪些技术,而这些技术组成部分是什么。所有专家都瞄准目标,努力去做设计。”徐晓东认为,这么多年在标准上的投入以及运营上的经验,让中国移动能够极早发现5G设计需要有基础、有目标的进行,并不能盲目开展,“这就叫做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

在5G立项规划、标准推动、工作流程制定与优化等过程中,中国移动做了很多调研和准备工作。在设计上,与以往通信系统不同,通信行业和垂直行业的跨界融合是5G发展的关键之一,将他们的需求引入才能描绘一幅完整的5G蓝图。为满足垂直行业的各种差异性需求,并应对部署场景的多样性与复杂性,5G在帧结构等方面提出了全新的设计。

之后的2018年6月13日,在美国圣地亚哥,3GPP全会(TSG#80)批准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功能冻结。此次SA功能冻结,不仅使5G NR具备了独立部署的能力,也带来全新的端到端新架构,这意味着5G正式可进入到商用阶段。

在5G SA标准的形成中,中国无疑是重要贡献者,中国移动功不可没。3G跟随,4G并跑,5G突破是中国通信力量在全球标准形成中角色变化的真实写照。

传承

因为参与3GPP的公司更多来自于欧美,其工作习惯和假期规律等大多按照欧美的节日安排。“像2008年2月份的会,我从大年初三就从家出发了。那时候的很多会议,都安排在中国的节假日前后,其实包括到现在,大家面临的很多问题就是一旦跟上了标准化工作,可能意味着会没有节假日。”徐晓东说,这些原因让他陪伴儿子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但徐晓东和妻子对工作的热爱,让儿子深受影响。身行一例,胜似千言,当徐晓东在闲暇时刻无心询问儿子未来的梦想时,他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他说‘我也想做你们这样的工作’”。谈起儿子,徐晓东的表情从严肃认真转而放松欢喜。儿子坚定的回答,给徐晓东的慰藉不止一时,也稍稍抹平了他为中国通信贡献而偶尔疏于照顾儿子的内疚。

现在,5G受到全社会的关注,是2019年最具有热度的词条之一。由于父亲深度参与5G工作,徐晓东的儿子常怀骄傲。那天,徐晓东和儿子在小路徐徐而行,照常聊起通信中的趣事。徐晓东问起,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想起今日我们父子的美好吗。儿子望向远方,并未确切,但眼神藏不住肯定。他们也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

徐晓东父子的背影坚定而又踏实,通信的传承悄然开始。而他们父子不过是千千万万个通信人的缩影。在新中国成立的70年中,在通信发展的这条高速公路上,默默耕耘的通信人为人民美好生活所创造的精彩,所付出的辛苦,我们绝不会忘记。继续前行,不忘初心。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