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建华:韶华48年,见证通信业8个“跨越”

作者:张鹏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9.09.11 18:32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如果说历史是一面镜子,那么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通信业的历史更是我国从最初的“一穷二白”发展成科技大国、信息通信大国的一面最生动的镜子。这面镜子不仅映照了通信时代的数次更迭、一代代新旧技术的更新淘汰,更映照了无数通信人前仆后继的努力,映照了我国通信行业70年来跨越式发展的波澜壮阔。

扎根在这个行业,将48年韶华都奉献给通信业的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苗建华,正是这场通信大变革中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一个初秋的午后,苗建华以其“通信业前辈”的独特视角,为我们生动讲述了我国通信业70年尤其是近40年奋进、创新、跨越、赶超的光辉历程。

1568198193846059184.png

70年通信业:从奋进到赶超

1971年,19岁的苗建华从农村知识青年招工进入电信局工作,成为了一名线务员,从此便与通信结下不解之缘。尽管先后调任过很多岗位,但再没跳出通信的圈子,即便是如今已经退休,苗建华依然担任着中国通信企业协会会长的职务,竭力以行业协会之力搭建行业桥梁,协调企业市场关系,协助政府监管部门,合力共促通信行业的健康与和谐发展。

至今,苗建华从事信息通信行业整整48年,不仅见证了我国通信行业从过去传统、落后状态下的蹒跚起步到今天的成熟和壮大,而且还亲历了很多通信发展的重要节点。

尤为难得的是,尽管接受采访时苗建华的手中只有简要的大纲,但他却清晰地回忆起很多数据和故事,娓娓道来地详述了几十年通信业的巨大变化。

“70年风雨历程,通信业变化如此之大,太多的事件和人物值得被记录。”苗建华如是说。

1949至1978年:待兴的30年

新中国成立后,百业待兴,从1949到1978这30年,全国固定电话用户才达到192.54万户。尤其在1978年改革初期,我国电话普及率只有0.38%,在当时全世界185个国家地区中(包括香港地区在内)排名161位,薄弱的通信业现状,激励着全行业从固定电话的普及入手,以匹配改革开放的市场需求。

1978至1998年:改革春风20年

改革开放初期的20年,全国电信业务总量达到2264亿元(人民币,下同),与之前30年累计的19.2亿元电信业务总量相比,增长了117倍,电话普及率也增长了26倍,达到了10.53%。

当时,交通、电力、通信是制约改革开放和国民经济发展的三大瓶颈,而通信业采取积极引进与自我研发相结合的方式,从加快实现电话程控化入手率先实现了突破。不过,虽然装机量得到了大幅提升,但电话的总体普及率在当时还是偏低。“居民对于电话的需求缺口仍然很大,装机难、通话难、缴费难、装机贵、话费贵的‘三难两贵’问题比较突出。”苗建华说。

“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从1991年开始,在当时邮电部的统一部署下,举全行业之力建设‘八纵八横’光缆骨干网,从没有光缆到引进光缆,再到自主研发、自主生产光棒、光纤、光缆,国家采取了‘大胆引进’和‘以市场换技术’的发展思路,推动我国进入光网时代。”苗建华回忆当时感慨地说,“‘八纵八横’对于中国通信事业实现现代化的意义重大,也是我国通信业务大发展和光网普及率大提高的重要开端,特别是兰西拉骨干光缆联通了很多偏远地区,对于拉动地方经济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

1998至2012年:电信体制迎来重大变化

邮电系统多次重组,政企分开、邮电分营、移动剥离、电信拆分、组建网通等,多轮重大的电信体制改革都发生在这14年间。苗建华回忆说,这一连串的改革动作是为了适应当时不断变化的通信市场需要,整个行业也在这一期间,实现了空前发展。

对此,苗建华给出了具体数据:截至2012年,全国电信业务总量12984.6亿元,相比1998年时增长了4.7倍;实现电信业务收入10762.9亿元,相较于1998年增长了5倍。全国电话用户总数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包括移动和固定电话在内的综合普及率达到了每百人103.3部,中国由此一跃进入到世界电话普及率的领先国家行列。

2012至2019年:正式迈向网络强国

遍布城乡的光纤网、4G网络的全面盖、5G的研发建设与商用,以及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支付等各类现代信息通信新技术、新业务、新应用都在这一时间实现了飞速发展,这7年中,电信业务总量增长了4倍,较好地满足了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的新需求,但运营商的收入只增长了20%。

“这说明,‘互联网+’、信息消费等政策发挥了巨大作用,提速降费、网络强国建设等落到了实处。”苗建华说,“在业务总量和收入‘剪刀差’效应不断拉大的同时,我们更要看到,包括互联网业务、设备制造、光纤光缆等围绕通信行业的产业在快速扩张和上涨,这体现了通信行业的社会价值,虽然运营商没有得到成正比的业绩收入,但却为发展国民经济和拉动相关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

1568198260968051423.png

苗建华还向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伴随通信行业的发展、信息消费的增长,国民经济和数字中国的稳步发展,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实现了31.3万亿元,占GDP比重的34.8%。

8个跨越,奠定非凡成就

通信业的高速发展成为了祖国经济腾飞的基石。回顾过往,苗建华感慨万千:“中国通信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世界通信的舞台上逐渐由追赶者转变为共舞者,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通信技术、设备、网络和服务在中国这片沃土上实现了 “跨越式”发展,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为此,苗建华用他深刻而清晰的回忆,为我们总结了“8个跨越”。

跨越1:机械式交换电话→程控电话

“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我是一名线务员,那时普及率只有0.38%的机械式交换固定电话主要是为党、政、军、企服务的。那时电话只有4位号,通信网分五级,每级都设有通信机构,而且每级都有自己的区号,每个省、每个市,甚至每个县、乡都有自己的区号。”苗建华说,用户装机难、打电话难、缴费难的现象非常突出,外商在中国至少一周需要打一次电话,但那时打长途电话都需要到邮电局的营业室去挂号,长时间地排队等候。“80年代中期迎来程控交换机时代,当时为了加快安装程控交换机、铺设传输线路,我们加班加点地施工会战,这才逐步满足了社会需要。”

引进程控交换机后,上述瓶颈立刻得以缓解。回忆起当时,苗建华激动地说,这是我国通信业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跨越,几年时间里,电话用户由几百万迅速增长至上亿的规模,普及率由0.4%迅速达到10%左右,这个跨度让“全世界都很惊讶”。

跨越2:固定电话→移动电话

技术的进步,需求的增长,让已经很先进的程控电话也开始变得“不方便”。进入90年代,寻呼业务兴起,但很快被新引进的模拟移动通信设备“大哥大”所取代,但是模拟移动通信设备的容量小、手机笨重、价格昂贵,远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于是邮电部开始寻找并跟进新的技术——开始了以2G为突破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艰辛探索之路。

“从这时开始,移动电话开始从模拟走向数字化,并逐步地取代了固定电话,移动通信时代就一发不可收地到来了,移动电话用户从当初的几百万到今天的15亿以上,这也是几十年来通信发展史上最大的跨越式变化之一。”苗建华感慨地说。

跨越3:电缆传输→光纤传输

建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从铅皮电缆、明线为主到现在的全光网,通信的传输方式也经历了一个巨大变化。“宽带中国”战略(光进铜退计划)目标提前实现,我国光通信技术、设备、网络已经发展到世界领先的地位。

苗建华感言:“目前我国地市以上的城市全部实现光纤化,2019年上半年,我国行政村光纤普及率达到98%以上,3G、4G基站已遍布农村,很多偏远贫困的农村已经开始使用光纤和宽带上网做电商。这是从明线/电缆传输为主到全光网传输的历史性大跨越。”

跨越4 :报话业务→“云大人物”

“打长途太难,发电报太贵!”和苗建华一样,很多前辈提起我国70年代末80年代初电报业务时都会微微一笑。时至今日,国内移动电话数量已超过15亿,其中手机上网用户超过90%,与此同时,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迅猛发展,“业务上的巨大进步,不仅满足了社会和经济发展需要,更满足了人民对信息消费的新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说,从报话业务到‘云大人物’的变化,中国让世界刮目相看。”苗建华感慨地说。

跨越5:桌面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业互联网

90年代末期,PC端的互联网应用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将中国正式带入桌面互联网时代。2010年前后,以3G智能终端为标志,我国开始进入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时代。时至2019年,以手机端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已经搭乘着4G和5G的快车实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应用,而垂直领域也迎来了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时代,并刺激了人工智能、智能制造、万物智联的迅速发展。

苗建华坦言:“这种跨越不是简单形态上的跨越,而是从技术、业务、应用的内涵上,对人们的行为习惯以及国家的经济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跨越6:1G空白→5G领先

从1G的空白、2G的起步、3G的跟随,4G的并跑到5G的领先,可以说,中国通信业用30多年的时间,以全行业不懈的努力成就了移动通信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这是不断飞跃、不断跨越、不断赶超的过程。”苗建华感慨地说。

尤其对于当下的5G,苗建华直言:“5G的建设与发展,是实现网络强国、制造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战略目标的重要基础保障,是当今世界各国激烈竞争的制高点。美国举全国之力对中国5G领域的代表企业华为进行全方位打压,以遏制中国的5G与高科技产业发展,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跨越7:IPv4被动受制→IPv6加快部署与突破

跨越8:受制于GPS→北斗导航完成全球组网

对于跨越7—从IPv4被动受制到IPv6加快部署与突破,跨越8—从受制于GPS到北斗导航完成全球组网并正式应用这两个跨越,苗建华也都强调了“自主可控”的必要性,“5G提前商用布局,IPv6的加快部署,北斗导航的全球组网的圆满成功,历史将会验证这些重大决策的重大价值”苗建华坚定地说。

大挑战仍需足够重视

细数了70年通信业四大阶段特点和8大跨越细节的苗建华,对于当下信息通信行业的发展,有着相当清晰的认知,他总结了4个关乎通信业发展的现实挑战。

一是来自复杂的国际形势,复杂的国际形势对我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以5G建设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带来了严峻挑战,但我们加快实施网络强国、制造强国、数字中国等重大战略的决心不会变。

二是5G商用前景非常广阔,关键是应用引领,重点在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核心是支撑和保障数字经济和高质量发展。

三是5G商用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安全问题,大需求、大应用、大普及带来的高风险,我们在安全意识、安全技术、安全措施、安全人才等方面还有许多短板亟需弥补,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严峻挑战!

四是建设5G网络意义重大,但成本高昂,运营商在任务艰巨、资金紧张、经营艰难的情况下,能否实现联合建网、共建共享、集约建设,将是一个重大课题,建议国家相关部门给予足够关注和有力指导,必要情况下给予政策扶持,让运营商在5G建设的关键时期继续发挥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的“顶梁柱”作用。

在采访结束前,年近70的苗建华也对行业里的年轻人提出了殷切的希望——

“希望年轻人要清醒地认识到他们所面对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也是中华民族将要实现伟大复兴、百年梦想的新时代。有幸赶上这样一个时代,是这代人的幸运与光荣,希望他们‘坚守初心、勇担使命、奋发有为、不辱韶华’,在伟大的新时代留下奋斗的足迹。”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