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常玲:从2G到5G,见证中国通信繁荣

作者:耿鹏飞 责任编辑:吕萌 2019.09.29 11:21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我国的通信事业发展日新月异。从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到如今迎来5G时代,每一个通信人都在用不同的故事为我国的通信事业发展书写共同的华丽篇章。

“作为一个通信人,现在回头来看我国整个通信事业的发展历程,我觉得还是挺自豪的。”中国联通智能网络中心核心网架构师兼物联网室处长王常玲这样对记者讲道。回首往昔,王常玲满怀激动也颇有感触,作为一名从业近30年的通信人,她亲历见证了我国通信事业腾飞的每个阶段。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341.jpg

2G到5G时代 我国通信发展实现大步跨跃

王常玲回忆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是纵横制交换机向程控交换机转换的时代,也是电话比较紧缺的时代。“那时候去程控机房觉得很激动,可以用终端来操作了,因为不用再像操作纵横制交换机那样的大型机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还要拿着电路图去交换。”

“1997年我开始接触CDMA,那时候北京电信长城公司与摩托罗拉合作。摩托罗拉的工程师每次来了都很得意洋洋,说是坐头等舱去安装基站,给我的印象还挺深刻。”王常玲这样讲道。

当时,由于中国发展的迫切需求和核心技术的缺失,“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成为中国通信行业发展的一个基本策略。在以市场换技术的背景下,外国企业纷纷进入中国市场,市场上主要由加拿大的北电网络以及摩托罗拉等国外通信企业占据。之后5年时间左右,华为、中兴等企业开始崭露头角。

“2G时代,我们是全面学习;3G时代后期时,我们与国外基本处于平行状态;4G时代基本是并跑 ;5G时代,如华为等在5G方向的‘黑科技’可能要远高于国外的厂家。”王常玲说道,从最早的引入技术,到现在能够自主创新、参与标准制定,再到深度参与,可以说我们抓住了发展的机遇。

“随着国际标准统一,互联网产品逐渐渗透,无论从终端还是网络设备,我国通信行业从全面跟随,一直到目前在部分领域的引领,作为一名通信人,我觉得非常骄傲。”王常玲笑言。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347.jpg

回忆联通3G招标 见证中国通信市场繁荣  

王常玲回忆自己参加招标竞拍的工作。“在3G时代,中国联通首先开创了竞拍模式,将部分市场以竞拍方式招标,并从中选出最优的供应商。那时,在我国,中国联通是唯一获得WCDMA牌照的运营商,并无任何借鉴经验可循,所以招标团队从上到下都承担着巨大的压力,我们团队连续3个月基本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王常玲回忆那段奋斗的艰辛岁月,虽苦但仍然感到快乐。

大家不断讨论,再优化,从技术选择,设备规范、设备测试,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时恰值第一条高铁线路“温福”高铁的开通,车内覆盖,高速移动都给网络建设和设备选型带来极大挑战,为此,我们技术小组队伍在温福高铁线路上来回进行了大量测试,通过大量数据确定整体建设方案和设备要求,所以我们是第一批高铁体验者。通过各个环节的细致工作,保证了招标选型的最优和建设的顺利推进实施,保证了网络的建设工作。

5G时代 网络架构迎来新生命

谈及移动通信,都绕不开当下大家最为关注的5G网络。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在王常玲看来,“业内常讲5G聚焦于超大带宽、超低时延、超大连接等场景,但最根本的变化在于5G网络架构的变化。”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352.jpg

图注:2019MWC中国联通CUBE-Edge 2.0及行业实践白皮书发布现场

在接入方面,5G优化了呼叫流程,最重要的是其架构采用云原生架构。CT和IT架构开始走向融合。

在能力开放方面,因为原有的移动通信网相对封闭,只是内部实现语音的交换连接,外部联网则通过出口统一进行。在5G的服务架构上,其能力如认证能力、数据转发能力、安全连接能力以及语音交互能力等都实现了原子化。

此外,5G架构逐步向智能化方向演进,能够更好地感知业务的需求。为MEC、网络切片等技术提供一个可保障、可确定性的网络。MEC关键起到业务的分流作用。当访问企业专网、信息化系统时,MEC的作用就在于它直接在边缘侧就将对应的业务流分离出来,实现与信息化系统地融合。MEC因此被视为,最快能够实现CT和IT业务融合的起点。

“3G时代成就了智能手机的发展;4G时代,成就了OTT和移动互联的发展;5G时代,希望能够成就融合的大产业。”王常玲说,在5G新的网络架构上,可以推动工业互联网的标准建设,推动医疗、教育行业的转型,也希望我们能够占领制高点,进而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憧憬未来 新时代带来新机遇

面向未来的发展,王常玲认为我们仍然面临诸多挑战。以工业互联网为例,它除了低时延的要求近乎苛刻之处,更重要的是对确定性时延的要求,工业的生产制造需要同步确定的时延,所以工业互联网最大的挑战其实是确定性时延的问题。但不管如何,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这些问题都将得到很好的解决。

微信图片_20190929112356.jpg

图注:中国联通、华为、吉利代表在MWC“5G Edge-Cloud赋能智能驾驶”展示现场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王常玲已在联通工作了19个年头,拥有了20多年的通信工作经验。对于年轻的从业者的来说,王常玲拥有的不仅是宝贵的工作经验,更多的是对于通信行业的前瞻观念和整体认知。

在采访中,王常玲强调了夯实基础的重要性。经历2G到5G时代的各种变迁,她最感谢的还是地方实践的工作经历,让她可以把各种空口协议结合实践真正地理解领会。在2G CDMA网络学习工作的经验,为后续3G/4G网络的工作开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如今,处于5G变革时代,希望大家能够以更开阔的视角,迎接更多的发展机遇。2G时代,购买安装摩托罗拉的基站需要几十万元左右的费用,4G时代基站不足10万元。从价格的变化我们看到,其实国内具有了可以抗衡甚至引领的技术和产品,这也带动了国家的信息化发展。”王常玲表示,“从通信产品的标准制定逐渐有了话语权到如今各种便捷应用百花齐放,我们引以为豪。”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