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变者”田溯宁:产业互联网大幕开启

作者:刘启诚 张鹏 责任编辑:吕萌 2019.09.29 11:26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提起田溯宁这个名字,行业内恐怕无人不知,不仅因为他是我国电信行业最大的软件产品和服务提供商亚信科技的掌门人、宽带资本董事长,更因为他过往的职业生涯曾创下很多个“第一”,而这些“敢于吃螃蟹”的开创之举,对中国近30年的通信和互联网产业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意义和影响。

1569727709665001367.jpg

比如,由田溯宁和丁健一手创建的亚信是最早“将互联网带回中国”的公司,帮助中国互联网第一次与世界接轨;之后又陆续承建了中国第一个商业化互联网骨干网ChinaNet、当时全球最大的VOIP网和全球最大的宽带视频会议网等大型骨干网络工程。

“当初我们与Sprint开通那条64K拨号上网线路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中国互联网会发展出如此波澜壮阔的诗篇。”田溯宁告诉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有幸采访了田溯宁,听他讲述从海外归国布道互联网,到出任国企老总试水体制创新,再到投身资本运作挖掘优质项目,直到5年前回归亚信扛起“产业互联网”大旗这近30年的心路历程。在这位充满传奇色彩、满怀激情与理想主义的创业家背后,一幅通信行业70年发展的生动画卷也在徐徐展开。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119.jpg

图注:亚信公司在美国成立早期照片(田溯宁右二)

赤子归国  做中国互联网的拓荒者

1987-1992年,田溯宁在美国德克萨斯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作为科学研究的重要工具,他很早便接触了互联网和计算机,这也让他意识到了信息技术对人类科学和文明进步的重要作用。在随后的日子里,田溯宁将学习重心放在了计算机方面,与丁健的结识,更加坚定了他创业的决心。

1993年,田溯宁、丁健等几位中国留学生共同创办了亚信(AsiaInfo)。同年,他还在《光明日报》上刊发长文《美国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对中国现代化的意义》,呼吁国人重视计算机和互联网,同时也暗暗埋下了回国报效的种子。1995年,成功开拓了国内市场的亚信回归,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专注于网络系统集成和软件开发,亚信也成为最早将互联网带回中国的公司。

田溯宁告诉记者:当时中国互联网用户大概只有几千人,基本上都是高能所的科研人员。他希望将互联网商业化和普及化,让人人可以随时随地使用互联网。

最初的互联网开拓之路并不容易。“如何引入互联网,我们面临抉择,采用通信协议还是开放TCP/IP协议,当时甚至对于网络开放还有很多争论,有声音表示希望一部分走向内联网,一部分走向外联网。”田溯宁如是说。

面对未知的新生事物,如何抉择考验着人们的眼光和智慧。几经研讨和论证,当时的邮电部还是决定拥抱真正的互联网,采用TCP/IP协议,而这一决定奠基了中国互联网产业后来30年的高速发展,也成就了如今世界第一互联网大国。“如果当初没有这个大格局的决策,中国的互联网恐怕要落后很多年”,田溯宁这样说。

“我很幸运能够全程参与其中,从最初的决策讨论,到建设上海热线试点,再到163、169专线乃至全国大范围的网络覆盖。”田溯宁回忆起那段岁月思绪万千,不仅是规划和建设,更多时候是在传播和普及通信网络和互联网的知识概念,“那时候我经常出差,为各地电信局做报告,都是从Web基本概念和架构讲起,逐渐培育大家对互联网的认知。”

对互联网事业的坚韧与执着,让田溯宁这样一位布道者,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开始了漫长的互联网“垦荒”之路,因此,业界称田溯宁为中国互联网的“建筑师”。

也因为早期在互联网产业辛勤耕耘,亚信几乎承接了当时国内所有关于互联网的重大项目,如中国电信ChinaNet、中国联通CUNet、中国移动CMNet、中国网通CNCNet等上千个大型互联网项目,公司规模和市场份额也在快速扩张。不过,此时的田溯宁,却选择了一段全新征程。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123.jpg

图注:亚信在美国成立初期,田溯宁(左二)一行与中国前驻美大使李道豫等见面

“互联网布道者”变身“宽带先生”

从1998至2012年间,邮电系统多次重组,政企分开、邮电分营、移动剥离、电信拆分等,这一连串的改革动作,都是为了适应不断增长的通信市场需要。如何建设高速的宽带网络,是当时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中国网通(中国网络通信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的,1999年4月9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广播影视信息网络中心、铁道部中铁通信中心、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98亿元人民币成立了中国网通。严义埙为首任董事长,田溯宁为总裁。

中国网通成立的意义重大,当时技术上主要解决两个问题。首先,IP技术能否应用于骨干网,当时通信骨干网均基于DWDM建设,虽然实验室情况下IP可以运行在光上,但现网部署在全球并无先例;其次,基于IP技术的宽带高速互联网能否打造全新的开放电信平台,加快中国信息网络从窄带走向宽带。

就这样,田溯宁勇挑重任,秉持着“要给国家做点事”的初心,毅然扛起了中国网通建设和打造中国高速互联网络示范工程的国家使命。从一名海归创业者转型为国企掌舵人,带领着新成立不久的中国网通开始了长达7年“中国网 宽天下”的征程。

这7年间,中国网通不断引入外资、国际化、吸纳人才,开通了覆盖我国东南部17个城市的CNCnet,走出了一条体制创新与技术创新相结合的发展之路,也为探索国企改革、电信改制等提供了很多参考和借鉴。

2006年,田溯宁离开中国网通,创建了宽带资本。“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下半程,伴随着云计算概念进入中国,信息产业在不断地变化和调整,我希望将过去在通信行业的经验分享出来,在战略和投资的层面,为更多的年轻人提供平台和机会。”

虽然转向了投资,但田溯宁的关注依然聚焦于电信、互联网、媒体和科技产业,先后投资了世纪互联、途家、分众传媒、百视通、LinkedIn、Airbnb等多个热门项目。

重掌亚信  紧扣互联网的下半场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对于自己热爱的事业,田溯宁似乎总有使不完的热情和精准的触觉,从最初的互联网、通信、宽带,再到后来的云计算,这些IT时代的脉动,田溯宁没有错过任何一个重要节点。一路走来,他似乎总是不停地“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田溯宁非常欣赏乔布斯的一句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翻译成中文就是“求知若渴,处事若愚”。

大约5年前,田溯宁回归亚信,再次出任亚信科技董事长一职。提到亚信,田溯宁坦言心情很复杂。

虽然亚信是互联网初入中国时的主力军,但随后十余年,在中国互联网产业快速崛起、BAT等巨头不断涌现、新业务新模式不断更迭的阶段,亚信却与互联网的潮头渐行渐远。

“亚信是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高科技企业,正值国内通信业大建设,我们顺势承接了大量IP网络的建设与运营。”田溯宁说到。亚信科技如今已成为国内电信行业最大的软件产品和相关服务提供商,在BOSS领域拥有着无可匹敌的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企业自身也伴随着业务服务逐渐走向“幕后”,变得异常低调,但这不是最紧要的问题。

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突破电信行业市场“天花板”是回归后的田溯宁面临的首要问题。回忆当时的情形,田溯宁印象深刻,“当时我和丁健刚开完公司董事会,对于亚信下一步发展形成了一个基本共识是,经过20年互联网在个人消费领域已经得到了充分发展,在互联网的下半程,机会一定在企业级市场,如何制定出清晰的战略和市场定位?我们最终提出了‘产业互联网’的概念。”

随即,田溯宁和丁健联合在《财经》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成为了“产业互联网”最早的提出者和倡导者。很快,亚信也基于产业互联网的市场定位做出了全新调整。

微信图片_20190929113129.jpg

图注:亚信科技在港交所上市,田溯宁发言

如今看来,“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再度验证了田溯宁对互联网的把脉能力。2014年“产业互联网”概念提出后,那些to C市场上风光无限的互联网大佬们陆续将目光转向to B市场,在通用型应用的基础上升级推出企业级服务,而电信运营商也在4G时期蓄力企业市场,并在已经到来的5G时代剑指行业应用。

“概念的提出很快,但真正落地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田溯宁告诉记者,“消费互联网用了近十年时间才找到了适用场景和商业模式,比如搜索、支付、游戏等等,产业互联网的落地也是如此,可以肯定的是,运营商将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扮演重要角色,而5G最大的赋能就是充当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5G  与其纠结场景不如踏实建网

如果说3G和4G是消费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那么5G则是产业互联网的基石,是未来“万物互联”的重要载体,也是我国IT能力从信息化到数字化,最终走向智能化的关键一环。

对于万众瞩目的5G,田溯宁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5G虽受热捧但产业发展需冷静。尽管政府、民众和产业链对于5G高度重视,但在商业模式比较模糊的情况下,如何准确定位5G,如何开展投资和建设,都需要冷静分析和考量;其次,一味讨论应用场景不如踏实建网,5G最大问题确实在于缺乏应用场景,但一味寻找和预测并没有太大必要,回顾通信发展过往,每一次变革都超越了人们设定的想象。

“还记得,当初规划ChinaNet骨干网,预测互联网用户是80万,结果年底就突破了2000万;短信刚出现时,多次验证场景失败,后来成为了运营商的杀手级应用;3G刚建网时,业界对其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甚至有声音表示3G无用,结果中国成为了移动支付第一大国,APP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田溯宁认为,事实证明了产业的变革力量永远超乎想象,5G充满着不确定性,但可以确定的是,5G时代必将是万物连接的时代,构建一张安全高质量、可管控可运营的物联网显然更加务实。

事实也是如此,预计5G将带来几十万亿的连接,如此庞大复杂的网络需要全新的架构和管控系统。“无论5G还是产业互联网,首先要解决的是物与物的连接,手机和各种智能终端的连接非常简单,但物与物的连接场景太复杂了,毕竟连接一辆汽车和连接一个停车场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网络连接的需求也不一样,对网络互通度、网络服务质量、安全度、时延标准甚至是计费模式的要求都有所不同。”田溯宁解释道。

在以上领域,产业链还未能准备充分,物联网标准、5G建网乃至面向行业的物联网应用也才刚起步,这让亚信看到了商机,也让田溯宁这样怀揣梦想的创变者们感到无比兴奋。

展望5G,田溯宁提出了大胆的设想:“全球数字化刚刚开始,万物互联最终受益的还是各个行业,5G与垂直行业的深度融合需要的是深厚的行业理解和为客户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未来将出现行业运营商(或者区域运营商),他们一方面具备建网能力,另一方面又在特定行业具有深厚背景和积淀。而传统的电信运营商也有望在产业互联网规模做大的同时,摆脱管道化的宿命,面向行业开辟全新的商用市场。”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