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泽智云CEO孙昕:探索工业智能

作者:向坤 责任编辑:甄清岚 2019.11.03 19:46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工业互联网正在全国范围内蓬勃兴起,成为了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方向。在2019年的中国信息通信博览会上,工业互联网也成为了热门话题。作为一家聚焦工业智能的技术公司,北京天泽智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昕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1572781747232015175.png

孙昕介绍,工业智能,全称是工业人工智能,2018年在美国人第一次提出工业人工智能和传统的人工智能应该是不同的方法,甚至它延展的路径都是不一样的,在国内天泽智云也第一家提出人工智能的公司。相比于其他的人工智能领域,工业领域有所不同,工业做的方法更多是找因果关系,有因必有果,往往是结合大量的机理模型来结合一些人工智能的方法,用数据+机理的驱动,从而来寻找答案。所以和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相比,由于需求不同,而导致整个的路径是不一样的。

工业智能这个概念在美国2018年提出后,大量的公司已经开始在这方面进行储备,目前处在探索期阶,目前中国和美国处在基本并排的位置。孙昕指出,中国拥有海量的工业数据这个重要资源,“只要我们找对了方法,其实中国应该是有后发变成一个先发的优势。”孙昕表示。

回顾创业历程,孙昕感叹机缘,孙昕经历多年国内的探索后,正好和海归知名专家的博士团队走到了一起,并一拍即合决定开始一起探索工业智能,到目前为止已经三年多了。成立之后,天泽智云一直希望能够通过系统性的方式来给制造业带来价值,天泽智云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方法,一方面是搭建了整个从工业人工智能算法的开发到部署,到整个应用的完整生命周期的体系。另一方面,又用这样的体系能力,再去探索工业很多核心的项目,给工业带来价值。同时,天泽智云还把很多项目转换成产品。

孙昕概括,天泽智云可以给客户带来三个“零”:零宕机,是指设备未来什么时候会坏,可以杜绝它意外的宕机; 第二种叫做零浪费,机器在整个生产过程当中会耗费大量的能量,或者可能会产生很多能量,天泽智云的产品如何让发电效率提高,或者让耗能降低:第三个是零次品,提高良品率。 另外一方面,天泽智云不仅是授人以鱼,还要以渔,赋能工业企业和行业,怎么能够自己去创造做这样应用的能力。

天泽智云2016年11月11日成立的,经历了三年的发展,每一年的收入,或者说合同都有两位数的增长,甚至都是翻倍的。像今年2019年比去年可能会翻三倍的增长。天泽智云也积极参与了很多政策和标准层面,其中包括CPS相关的工业领域的国家标准、国际标准、工信部的一些白皮书。工信部跟信通院联合举办的工业数据大赛,包括同济大学举办的第一届工业数据竞赛,天泽智云基本上都是参与者和评委,也获得了投资结构的认可。

孙昕认为, 谈到工业互联网的碎片化现象,工业领域有些场景其实是可以通用的,企业要深入到行业找到共性化的场景,提炼出来产品功能化能力,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也是漫长的,但是能够决定企业的市场地位。

孙昕举了中车的案例“天泽智云已经帮着中车做了国家重大专项PHM,就高铁的轴承,我们通过这个项目的技术,帮助中车拿到了去年英特尔唯一全球物联网大奖,为什么?技术难度最高,数据也是中国人自己的,而且又顺应了整个分布式边缘计算的一个体系架构,所有东西促成了我们走到了世界的前沿。在这上面我们是有信心的。”

孙昕总结,工业智能最重要的是能够给制造业企业带来价值,一步一步地扎实帮助企业提升效率、提高质量。面向未来,才会有宽广大海

北京天泽智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昕专访

记者:孙总你好,我是通信世界的,我主要关注互联网方面,我学习一下贵公司的官网以及相关资料,你这边是从工业智能这个方面切入,现在国家在大力推进人工智能,你觉得工业智能它和人工智能有什么样的区别和关系?

孙昕:工业智能,其实全称应该叫工业人工智能,2018年在美国人第一次提出工业人工智能和传统的人工智能应该是不同的方法,甚至它延展的路径都是不一样的,在国内天泽智云也第一家提出人工智能的公司。

我们可以看到在传统的互联网或者金融,或者安防在做人工智能的时候,他们很多都是在海量的数据当中通过数据找大量的关联关系,但是像李教授的书提及到,工业领域不一样,工业做的方法更多是找因果关系,有因必有果,往往是结合大量的机理模型来结合一些人工智能的方法,用数据+机理的驱动,是走这条技术路径的,所以两种是因为在不同的领域场所的需求不一样,而导致整个的路径是不一样,所以我们在看工业人工智能和传统赛道人工智能的时候,就是因为应用场景不同,导致整个延展的技术体系和技术路径不一样。

记者:这个概念在国外的发展阶段是什么样的?天泽智云不是国内第一家注册的公司。

孙昕:整个的概念在美国也是2018年刚刚提出,在提出到现在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从企业界,大量的公司已经开始在这方面进行储备,比如在工业领域,利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工具、平台去落地,去实现,它给整个工业界带来的价值,大家都是在探索,开始推广期这个阶段。

国内在这方面,我认为我们并不晚于美国人,应该说美国人在这个领域还是在全球是占据了一个相对领先的位置,但中国人并不晚。这里面在中国拥有美国非常缺乏的一个资源,海量的工业数据,这些其实是中国在历史的浪潮当中,在谈智能制造转型的过程当中,我们几十年工业所积累出来的场景和数据是全世界最丰富的,只要我们找对了方法,其实中国应该是有后发变成一个先发的优势。

记者:你能不能说一下你这个公司创业的历程?创业的缘起?

孙昕:总结来说,可以用天时地利人和来总结。天时,在中国最近五年以来,我们从强调制造,再强调制造强国,强调智能制造,发展实体经济,大力推动工业互联网,从整个国家发展战略来说,都把工业作为中国的脊梁,当成重中之重。

地利,中国有非常大的优势,在过去发展制造业的很多年,中国并没有意识到,我们足够多的工业场景和足够多的工业数据。过去的历史是我们产生数据,而整个数据中转换的知识经验就给到德国人,给到美国人,他们就把机器造得更好,用更高的价格卖给中国人。现在情况变了,我们自己掌握数据,可以自己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了,这是地利。

人和,也是一个时机比较好,大概在三年多前有这个机缘,李教授的团队希望能回到中国来创业,有很多优秀的博士生在全球做了大量的制造业和工业的项目,我们另外几位合作人也是在中国从外企到创业摸爬滚打很多年,在这个时间点大家能聚合在这个点,所以说天时地利人和,造成了三年前天泽的成立。

成立之后,对我们来说,也有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到底只是利用我们个人的技能,去改变一个企业,一个客户的某一个点。还是用一套体系的方法去做,这是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难题。

天泽当时选择的路线,从现在来看是非常正确的,我们当时自己内心的疑问,李教授的团队在过去,李教授的IMS(智能维护系统)中心在美国拥有这么高的江湖地位,那他19年跨不同的行业做了这么多事情,他这样的工程体系方法能不能变成一套可复用、可利用的实践的平台,这样我们就不是在单点利用一些个人的能力做事情,我们首先讲的系统工程化。

第二点,利用系统工程化能不能直接给中国各个行业的工业带来价值,给它做一些工业转型核心应用。当时两条腿同时在走,一方面是搭建了我们整个从工业人工智能算法的开发到部署,到整个应用的完整生命周期的体系。另外一方面,又用这样的体系能力,再去做工业很多核心的项目,给直接工业带来价值,这是两条腿在走。

另外两条腿,不仅做项目,我们还要把很多项目变成产品,项目和产品化也是天泽过去三年里一直两条腿并行在走的,这是整个天泽的大概发展历程。

记者:刚刚您说到这个价值,你觉得天泽智云能够给制造业企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孙昕:最核心的,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讲三个零。

零宕机,是指我的设备未来什么时候会坏,我可以杜绝它意外的宕机。

第二种叫做零浪费,我机器在整个生产过程当中会耗费大量的能量,或者我自己可能会产生很多能量,如何让我的发电效率提高,或者让我的耗能降低。其实GE提过一个概念,叫做The power of 1%(1%的力量),在一个风力发电企业,只要提高1%风力发电的效率,一个风场在十几年的生命周期大概会创造出超过十亿元人民币的价值。工业领域哪怕改变一点点,也是海量的价值。

第三个是零次品,提高良品率。这三个零代表什么,代表工业在生产过程当中的安全、排放,以及很多的维护、生产制造、排产全部跟这三个零相关。我们不会去做传统的供应链,也不做传统的仓储,更聚焦的是工业生产当中所有的设备以及通过三个零围绕核心生产这种核心价值,这是天泽智云能带给企业的。

另外一方面,我们不仅是授人以鱼,还要以渔,教会工业企业和行业,怎么能够自己去创造做这样应用的能力,给它打鱼的能力,不仅仅是捕来鱼给它吃,帮它构建自己的体系。在我们的世界中,天泽智云提出来我们十年要做100个无忧场景,每一个场景是改变工业很多点甚至更大价值的应用,一个价值的系统也好。但10年100个无忧场景,不可能靠天泽智云做下来,这是整个工业的人一起做的,所以这时候授人以渔的赋能能力,用这套体系一起去做这个事情。

记者:介绍一下天泽智云的发展情况?目前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孙昕:天泽智云马上就到三年的时间了,我们是2016年11月11日成立的,基本上就12月份把办公室弄好,17年算第一年。回过头来从业务上的发展是比较快的,每一年的收入,或者说合同都是两位数的增长,甚至都是翻倍的。像今年2019年比去年可能会翻三倍的增长。大家也看到在整个中国目前的大市场,宏观经济下,以这样的增长速度来说,一方面我们认为是我们至少踏踏实实带来了一些价值。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确实是在整个大的浪潮下,国家对工业,以及工业智能制造的一个投入,才能让天泽在业务上发展比较快。

另外一方面,天泽智云在整个政策参与的层面,我们也做了很多积极努力,现在国家的很多CPS相关的工业领域的国家标准、国际标准,包括工信部的一些白皮书,我们都是标准起草单位或者标准制定参与者。

同时中国也提出来,中国在这个领域最缺的是人才,所以工信部信通院举办的工业数据大赛,包括同济大学举办的第一届工业数据竞赛,我们基本上都是参与者、评委,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一些微薄之力,能够参与到整个人才的培养体系当中,在这个上面天泽也得到业界的很大认同。

资本市场,天择应该发展得也算比较快,我们经历了两轮融资,基本上都是一些大的机构领投都关注我们的发展,在这个领域走得相对还算不错,这是整个天泽这几年的发展。

记者:有没有体会到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一些难点?刚刚跟你的交流,我感觉像工业互联网来讲,是不是缺乏通用的智能?它需要针对产品的开发,从它发展的阶段来讲,中国目前存在工业2.0、3.0、4.0同时存在的情况,发展阶段各有不同,天泽智云对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孙昕:这个话题提得非常好,我稍微多花一些时间,解释一下我们的看法。

第一,很多人在讲工业碎片化,工业的碎片化是不是能支持很高的复用率,变成产品?这是一个难题。第二,工业碎片化有没有难到不能做工程化和产品化?

回过头来看我们所在的领域,我们在讲三个零的时候,在这个赛道看到所有的设备,它还是有一定的共性的。比如说我们传动的设备,以轴承举例,齿轮箱,这些组成了大量的工业设备,在这个领域,李教授的IMS中心在过去的19年在不同的行业都有大量的应用和成熟的工业化体系。不同的行业,同样一根轴承在高铁上,在地铁上,在不同的车辆压力和速度下,它做法是有些不同,但还是有很多的共性。

回过头来场景最重要,我们认为在工业领域有些场景是可以通用的,举个例子,天泽智云中标了19年工信部互联网专项,也是国家级的平台,我们做能耗的优化。在工业领域所有的工厂都有空压机和冰机,占工厂发电的50%到60%,这两个可以泛化到所有大的工厂当中,我们今天先不用揪在细节中我们做了什么,而是要深入到行业找到共性化的场景,而这些场景都是由很多核心的部件组成的时候,这时候提炼出来很好的产品功能化能力,你是不是要懂行业,要跟行业的OT做结合,这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当然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也有可是漫长的,但是越漫长、越痛苦,说明大家走出来之后,我们才能走到越领先,我们才能在全球走到最领先的一个位置。

天泽智云已经帮着中车做了国家重大专项PHM,就高铁的轴承,我们通过这个项目的技术,帮助中车拿到了去年英特尔唯一全球物联网大奖,为什么?技术难度最高,数据也是中国人自己的,而且又顺应了整个分布式边缘计算的一个体系架构,所有东西促成了我们走到了世界的前沿。对这个上头我们是有信心的。

另外一点,对于现在的工业客户来说,比较大的挑战是说,大家都在做工业互联网,大家都在做平台,我回应第一个回答的问题,我们是这么看待的,真正给客户带来价值的不是平台,将来平台是给整个生态带来价值的,但衍生到整个生态带来价值,平台在真正发挥价值之前,在平台上或者是不是能够把场景直接带来价值的场景先实现,只有给客户带来价值,我知道它机器什么时候会坏,止损。知道它哪里有浪费,节约客户的能耗,降低成本。知道工艺怎么优化,提高良品率,让它订单、产量都上去,这直接是钱的价值,只有给客户带来价值的场景找到,并被实现,并被场景化之后,这一些衍生出来的场景,这些生态长在平台上,平台对行业,对地区才有价值。

上面没有东西的时候,就像李教授说的,我们到底是做阳台,还是做平台,做阳台只是上面摆很多花,天泽智云要做的不是为了点缀,而是要做平台,但首先要看在这上面客户核心价值的问题能不能被解决。这是现在很多工业客户比较困惑的。

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两条腿循环走的过程,但价值驱动永远正确,给客户带来什么价值一定要放在第一位。

记者:那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

(结束)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