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成绩之下短暂挫折,反思“打铁仍需自身硬”

作者:孙永杰 责任编辑:田小梦 2020.08.24 07:38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随着过去几年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结构的固化,流量与用户渗透率基本上已经见顶,对于互联网产业来说,转向海外市场是破局利器之一。而近来由于疫情影响以及国际关系紧张,出海的互联网企业有人黯然离场,有人逆势掘金。重压之下,互联网企业又将何去何从?

中国互联网企业布局广泛,游戏、短视频表现出色

根据今年发布的《2020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白皮书》,游戏出海是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亮点之一。近年来,国内互联网企业将海外游戏业务作为营收突破的重要关口,一大批中国企业制作的爆款产品,在海外APP商店下载和营收榜中居于前列。

APP应用数据平台APP Annie发布的《2019中国移动游戏出海深度洞察报告》显示,中国移动游戏占海外移动游戏市场的份额,已经从2017年上半年的10%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6%,趣加(FunPlus)、腾讯、网易等企业成绩亮眼;来自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的报告也指出,2019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营销收入115.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825亿元,同比增长21%。

业内人士认为,国内互联网企业在布局海外市场的同时,也实现了文化出海,为海外年轻一代提供了认识中国文化的新渠道。

短视频也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向海外的重要阵地。以中东市场为例,2018年中东下载量前20的短视频和直播APP中,有15个来自中国。其中,欢聚时代旗下的Likee和Bigo Live是头部APP。而除了新兴市场外,日韩、北美等成熟市场也是中国短视频APP“出海”的热门地。

Sensor Tower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出海短视频/直播TOP20》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应用下载量最高的是TikTok,欢聚时代的Likee、字节跳动的Helo、快手的UVideo、UC的VMate、欢聚时代Bigo Live分别位列下载量第二至第六名。

在收入上,全球视频社交平台Bigo Live稳居榜首,同时是海外收入最高的直播应用。在泛娱乐视频平台之中,仅次于YouTube、Netflix和Disney+。今年上半年,Bigo Live在海外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应用内购预估收入达到1.77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2倍。

中国互联网企业应用频频遭下架或禁止,我们应有的反思

虽然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成绩斐然,但这两年随着非市场竞争因素的增加,开始遭遇挫折,尤其是在今年,这种挫折体现得越发明显。

例如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发布消息称:由于担心一些应用程序,会威胁“印度国家安全和防卫,并最终侵犯印度的主权和完整性”,印度政府将禁止使用包括TikTok在内的59个移动端APP。这59个APP几乎都与中国互联网企业有关。近期,印度政府还草拟了275个中国应用程序的清单,将对它们进行审查。

除了印度,7月以来,美国多次宣称可能封禁TikTok,众议院已经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这股禁用中国互联网APP潮甚至蔓延至美国企业、境外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澳洲。

为什么国外掀起了禁用中国互联网APP潮?除了所谓的安全因素之外,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以今年谷歌一次性下架猎豹移动45款应用为例,其实上述并不是猎豹移动第一次因违规被谷歌下架。

早在2014年7月,猎豹清理大师曾因为推广猎豹浏览器时,违规使用系统通知推送广告,同时恶意误导和鼓励用户卸载Chrome浏览器,触犯了Google Play多条规定,从而被Google Play下架长达一个月时间。

同年,又有多家国外媒体曝光,发现猎豹安全大师会在安装后自动获取多达29项隐私权限,包括通话记录、短信、联系人列表等,对用户隐私造成严重威胁。

2015年,猎豹移动因在海外涉嫌色情推广而遭Google Play下榜惩罚,主要是因为其利用WhatsApp的品牌标识,用色情的图片诱导用户下载猎豹清理大师,对WhatsApp和Google Play都造成了严重的品牌负面影响,还严重损害了中国公司在国际上的形象。同年6月,猎豹移动安全大师遭Google Play全球下架处罚。

2018年,猎豹电池医生和猎豹清理大师等多款应用被发现存在广告欺诈行为,即在后台模拟用户点击广告进行获益。当时猎豹移动给出的声明是“出现欺诈行为的是第三方广告网络的开发工具包”,最终猎豹移动系列应用也恢复上架。

同年,猎豹移动涉嫌广告欺诈一事在国内互联网上的热度还未消散,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又对猎豹移动发起了新一轮的声讨。根据当时的消保委通报,猎豹浏览器存在Android目标API版本过低、申请了与电话相关的权限、与短信相关权限、具体用途不明问题,猎豹浏览器甚至默认开通监控外拨电话、位置信息、发送短信的权限。

除了猎豹外,由于谷歌去年对于与其Google Play相关政策的收紧,中国诸多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公司的应用频频遭遇下架处罚,相关广告欺诈和影响用户体验的问题浮出水面。

例如中国公司iHandy(北京汉迪移动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涉及“欺骗性或破坏性的广告”,被谷歌悄然下架近50款应用程序。对此,谷歌指出,这些应用程序包含“欺骗性或破坏性”广告,这违反了其政策。这些应用程序甚至耗尽了用户的电池和积木式设备,而这些应用在被删除之前已安装了150万次以上。

2019年4月,北京小熊博望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DO Global因存在广告欺诈行为,违反了谷歌的政策,导致所有应用程序均被下架。

这之后,谷歌又对另一家中国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公司CooTek(触宝)关上了大门。安全公司Lookout当时披露,触宝的238款应用程序中存在软件插件。手机休眠、锁定或是其应用程序不再使用时,这个插件就会触发破坏性的广告。Lookout公司的工程师表示,这个插件触发的广告让手机“几乎无法正常使用”。

至于此次被禁的TikTok,早在2019年2月2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因Musical.ly(被字节跳动并购后与TikTok应用合并为一)非法搜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电邮地址和住址,向在2017年获抖音收购的Musical.ly处以570万美元重罚而以和解告终,创下美国侵犯儿童隐私案的最高记录。

时至今日,即美国封杀TikTok之后,据《纽约时报》看到的公司内部数据和文件,今年7月,TikTok将其在美国的4900万日常用户中的1/3以上归在14岁或14岁以下的年龄段。

不知业内对于上述中国互联网企业应用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作何感想?我们想说的是,去除非市场的因素,仅从商业的角度,我们的企业真的符合海外相关市场的运营法规?是不是有屡教不改的嫌疑?

打铁先需自身硬,合规合法是根本

针对上述问题,我们认为,国内互联网企业出海,必须要做到“打铁先需自身硬”。

具体表现为,首先,国内出海企业需要加强对数据隐私和网络安全的合规控制。2019年印度个人数据保护法草案已经通过国会审核,出海印度的企业为预防整体风险,需要对运营合规性更加重视。由于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中包含了大量用户资料,在产品设计时需要对相关数据进行加密保护,防止数据泄露。此外,应用内容、知识产权、应用分级等层面也均需要做好合规操作。

其次,中国企业在国外通常不关注和参与政治,往往缺少对政治事件带来影响的预判,且很少会在当地设有专门的政府公关岗位,共同导致了此次封禁事件中,部分企业没有做好准备,事后也很难去做政府公关。我们注意到,Tik Tok已开始专门招聘国际形势研判专家,在关注当地政治生态的同时,积极维护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培养彼此间的信任,这是非常积极的举措。

总之,当非市场因素不断增加之时,中国出海的互联网企业更应该在自己可控的商业因素中(包括技术、产品、服务、所应了解和遵守的法律、法规、策略等)尽最大努力,不要再出现有意或者无意的“违规”和“屡教不改”之举,给别人阻止自己留下“口实”。(作者为知名科技评论人)


通信世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及标有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通信世界网。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摘编及镜像,违者必究。对于经过授权可以转载我方内容的单位,也必须保持转载文章、图像、音视频的完整性,并完整标注作者信息和本站来源。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通信世界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
CWW视点
暂无内容
...
CWW专访
暂无内容
...
产业
    暂无内容